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30 08:48:18   字数:2249字

每个人步入一个新的环境,都会遇到许多新的事物。

祝丁斌走出校园,步入社会,观念发生了彻底的颠覆,但是像这位女子这样赤裸裸的要求,还是未曾听过,更别说见过,但是今天他见到了,而且要回答。

祝丁斌尴尬的不知所措,他想到了一个昼夜的夫妻生活,慌张道:“这个我恐怕不行吧!”

消沉女子显得十分难过,低沉道:“不愿意就算了,当我没说,我也知道有谁会愿意和我这种的女人同处一天呢?我真是自欺欺人”。

祝丁斌一直都是善良的孩子,此刻看着女子的失望,心中不免有点难过,但想着自己也没事,便道:“我只陪你白天可以不?”

消沉女子脸色更加难看,道:“我知道,你知道我的情况后,肯定嫌弃我肮脏,我就是这么一个贱命”

祝丁斌忙解释道:“没有,没有……”但是后面的话不知如何说出口,说不嫌弃脏说明就是脏,说嫌弃更是不行。

消沉女子却打断,自嘲道:“没关系”。

祝丁斌看着这可怜之女,勉强道:“好吧,我和你就做一天的夫妻吧”。

他没有理解女子口中所说的没关系,女子的意思是说白天也行,他理解成要全天候。

消沉女子道:“我虽说不是什么淑女,但是也不是随便之人,只是正常的生活”。

祝丁斌既然已经答应,他心中也放下,道:“反正今天没事,我就当提前实习了”。

女子道:“你先出去吧,我先把内衣穿上”。

祝丁斌出了门,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回答的太鲁蒙。

不一会功夫,那女子已经出来站在祝丁斌面前,洗漱过后,脸色仍然很憔悴,但已经可以看标准的模样,衣裙下的身材更加有形。

女子突然关心道:“你饿了吧,我给你做饭吃”。

祝丁斌这时才想起自己没吃饭,笑道:“好的”。

女子道:“你叫我薇薇吧,我叫你老公”。

祝丁斌道:“可以”。

薇薇道:“老公,去提一桶水去,你老婆给你做饭吃”。

亲切的问候,让祝丁斌浑身不自在,勉强道:“好的”。

薇薇道:“你要说,好的,薇薇”。

祝丁斌重复道:“好的,薇薇”。

祝丁斌进屋找到桶,去提了一桶水。薇薇开始做饭,道:“老公,你先坐在旁边休息,饭马上就好”。

祝丁斌道:“好的,薇薇”。

薇薇做着饭,祝丁斌站在旁边帮忙打下手,真像一对真夫妻。

祝丁斌想起大学女友,以及他们的生活,不也如此,一切都历历在目,难道这就是夫妻生活嘛?

薇薇表现出非常的贤惠,饭菜一会就端上了桌。

他们并排坐在一张办公桌前。

三个菜,吃的馍馍。

祝丁斌经全力装出自己和薇薇很熟悉的样子,努力扮演着丈夫,用当时关心大学女友的办法关心着薇薇。

薇薇十分满意而陶醉在其中。

祝丁斌正井井有味地品尝着薇薇的手艺,突然薇薇道:“老公,这里条件简陋,没有煮稀饭,你喝奶吧”。

祝丁斌温柔道:“听薇薇的”。

如果不了解情况的人,一定会认为他们是真正的夫妻。

薇薇起身拿了两盒酸奶,一人一盒,她没有喝,而是放在桌子上。

祝丁斌拿起就准备喝,用力撕扯着上面的熟料,用力过大,盒中浓浓的奶液直接喷到了他脸上。

当薇薇看到这一幕时,拔腿就跑到院子,做出呕吐的样子,发出呕吐之声。

祝丁斌感觉半蹲在身边,轻轻拍着后背,道:“怎么了?不会怀孕了吧”。

薇薇道:“不可能,我结婚以来,一直吃药呢”。

呕吐了一会,把刚才吃的一点饭全部吐出来。

最后实在没什么再呕吐了,她在祝丁斌的搀扶下,准备回房子去,薇薇刚抬起头,二人面对面,她又趴下开始呕吐。这次什么也没吐出来,只吐出一些水。

祝丁斌不知什么情况,继续轻轻拍着薇薇的后背。

薇薇不看祝丁斌,道:“你把你脸上的奶……”话还没说完又发出呕吐的声音,接着道:“洗了去,我看着恶心”。

祝丁斌非常尴尬地进房间洗了脸出来,薇薇这次才没事,一共回房间吃饭。

薇薇看着尴尬的祝丁斌道:“老公,不好意思,我不是那个意思,没有嫌弃你的意思,只是那东西让我想起了……”,她又捂着嘴,但这次没有出去。

薇薇不好意思道:“昨天他们往我嘴……”这次又跑出去了,还是没有呕吐出什么,但是她的眼泪已经流出来,不知是伤心还是难受憋的。

祝丁斌知道了大概,连忙道:“不要说,我没怪你”,看着这可怜的女子,他发现女人嫁错人了生活的真难。

真是那句老话: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

吃完饭,他们真如一对夫妻,一块洗锅。

洗刷了锅碗,我们真如夫妻,围着无人的政府大院,手牵着手一圈一圈的散步,偶尔讲几句笑话。

中午时分,烈日当空,地面似乎可以蒸熟一切生食。

他们回到打字室,打开电脑,开始看电视剧,薇薇依靠在祝丁斌的怀里,是一种幸福。

祝丁斌陶醉其中,自己几乎分不清他们是真的恋人,还是一日夫妻。

如果硬要分清楚的话,那唯一的区别是真恋人的话多、动作大,他们之间只是挨着,只是一些肢体语言在代替这一切,仅此而已,几乎很少说话。

整个下午,薇薇都在祝丁斌的怀里躺着,在电脑前看着电视剧,直到天快黑时,他们肚子的抗议提醒了他们要吃饭了,薇薇才离开做饭,祝丁斌暂停了电视剧,浏览网页。

人在无聊总会想起无聊的事情,祝丁斌又想起了视频中不该想的情景,又偷偷看了一下薇薇。

善良的男人总是怜香惜玉。

祝丁斌看着可怜的薇薇,还是理智战胜了邪念,又浏览了一会网页,薇薇把做好的面食端到了电脑前,他二人在电脑前边吃边看着电视剧。

人与人之间无话时,也许只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可以化解尴尬,他们看电视一直到凌晨。

终于大结局了。

他们也该结局了。

夫妻的一天其实很简单,没有那些床底之间仅有的肮脏,只有正常人正常的穿衣、吃饭、交流。

薇薇道:“谢谢你陪我一天”。

祝丁斌道:“没关系,反正我也没事”。

薇薇道:“你睡张子东的床吧”。

祝丁斌道:“好的”,说完往门外走去。

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叫住了他。

薇薇突然发声,似乎后悔了什么,道:“丁斌,等一下”。

祝丁斌站住转过身,看见薇薇正深情而感激的目光对着他。

赤髯皂说:

各位的打赏、月票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和鼓励,各位的宝贵意见是我的写的更好的法宝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