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30 08:48:31   字数:2506字

最远的距离不是遥远的天与地,而是面对面却无法在一起,更不能在一起。

万沟乡政府大院无人,只有院中的红色小轿车。

打字室门口的一男一女。

打字室的门敞开着。

祝丁斌站在门外,薇薇站在门内,一门之隔。

祝丁斌在等待,薇薇在思考。

过了许久,这种僵局也持续了良久。

僵局本是男人来打破,但此刻打破僵局的却是薇薇。

薇薇缓缓张开了嘴唇,低着头怯怯道:“谢谢你”。

祝丁斌没有想到薇薇说出了这三个字,依然故作镇定,笑道:“不客气”。

薇薇继续道:“晚安”,说着手已经将门关上。

祝丁斌嘴中的晚安还没说出口,门已经关上,他站在门外,对着门自言自语道:“晚安”。

打字室,没有任何动静,灯已经熄灭,仍然没有一丁点动静,哪怕是呼吸的声音都没有。

祝丁斌知道薇薇就在门后,因为开关在进门后侧面的墙上。

他站在原地,停留了片刻,没有点破薇薇就在门后,重重踩在地上,就往综合办公室走去。

祝丁斌知道只有自己走了,薇薇才会去睡觉的。

祝丁斌来到综合办公室后,关门的声音有点大。

看着平时张子东和王琳琳平时上班的地方,现在只有自己在睡觉。

祝丁斌穿过办公区域,直接走到张子东的床边,上了子东床上。

他慢慢躺在床上,心中却无法平静,善良的他总为别人考虑。

此刻正为薇薇感到考虑,想起薇薇说的话,想到薇薇的悲哀,一女子决定嫁给你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却得到这样的结局。

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迷雾中看见了一个背影,他分不清到底是谁的背影,好像是离去时的大学女友,又好像是做饭时的薇薇,还好像是视频中正在换装的薇薇。

最后这个背影转过身,却变成恐怖的样子。

祝丁斌被这个神秘的背影惊醒,无法入睡,刚才那个梦到底是谁?贤惠的薇薇?奴役的薇薇?还是离别的大学女友?

同样是背影,三个的区别却是如此之大,一个是男人的玩物,一个是贤妻良母,另一个则是欺骗自己的仇人。

祝丁斌的心中已经慢慢将大学女友定义为自己的仇人。

对待仇人有很多种办法,而祝丁斌决定了一种最愚蠢、最自欺欺人的一种。

有事的人最容易失眠,失眠的人最痛苦。

祝丁斌心中想着仇恨,久久无法入眠。

他起身打开了灯,准备去上厕所,厕所比较远,也比较黑,他没去而准备到楼的后侧解决了。

刚他走到门口时,看见了薇薇的红色小轿车,他停下脚步,围着车转了几圈,用手摸了摸,这是什么样的生活?

物质绝对满足,精神却出现裂痕。

祝丁斌正沉默在车辆的欣赏中时,打字室传来了哭声。

深夜的哭声足以吓得人魂飞魄散。

祝丁斌被打印室的哭声惊动了他,他走到门口,听见薇薇的哭声,关心道:“薇薇,你怎么了?”

哭声停了,打字室中传来呜咽的声音道:“没事,只是做了一个梦,没事了”,房间里又恢复平静。

祝丁斌仍然再次关心道:“真没事了嘛?”

薇薇道:“真没事了”。

祝丁斌依然停留了几分钟,贴耳听了听,看没什么动静,就回到了办公室。

他回到办公室因为薇薇的哭声,没了睡意,也是无事可做,也睡不着,就准备找一本书看看。

在张子东的桌子上没找到自己喜欢的书,全都是一些计谋、策略、权术之类的书籍,这些书他不感兴趣,就到柜子中找。。

铁皮柜子的上层是透明玻璃,透过玻璃就可以看见里面都有一些什么书,仍然是一些自己不感兴趣的书。

世间最害怕的不是鬼,而是人吓人。

祝丁斌找书的过程被吓得半死。

这时,他正努力透过玻璃寻找自己喜欢书,突然发现玻璃有个女子的影子,眼珠园瞪着自己,披头散发的在晃动。

祝丁斌口中发出“啊”的一声,忙向后退去。

身后却跟着发出“啊”的一声。

祝丁斌忙转过身,却看见衣衫不整的薇薇不知什么时候来站在他的身后,才知道玻璃中只是薇薇的影子。

薇薇也断了下去,用手握着脚,原来祝丁斌刚才紧张之余踩到了薇薇的脚。

祝丁斌忙道:“对不起,对不起”。

薇薇道:“没事,你刚才怎么了?”

祝丁斌感到自己的可笑道:“没事,叫我看看你没事吧!”

薇薇却不让祝丁斌看,已经站了起来。

祝丁斌这次想起薇薇无缘无故来到了办公室,缓了一口气,道:“你怎么起来了?有事吗?”

薇薇红着眼睛道:“你能陪我上个厕所吗?我害怕”。

祝丁斌痛快地答应了。

祝丁斌搀扶着薇薇到了厕所。

厕所在办公楼的侧后方,没有灯,夜里黑漆漆一片。

二人一墙之隔,一个在内,一个在外。

薇薇不知什么原因闹肚子,所以时间比较长,加上她害怕,不停的说话,也许是因为没有面对面的缘故吧,也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说话中祝丁斌知道,乡上的男干部都喜欢围在薇薇周围,想尝一点鲜,也许就是因为薇薇穿着暴露的缘故,但是薇薇一直非常矜持,没有搭理那些人,这也是为什么一个结了婚的女人,发配到打字室多少年不变。

在基层的干部比较多,一般情况下忙碌的岗位都是一些年轻人和追求进步的人。

后来,她的名声也就坏了,虽然她没和乡上任何男人在一起发生不正当关系

人常言:吃不到的葡萄都是酸的。

人言可畏,最终落了一个“公交车”骂名,这个骂名依然没有影响到男人疯狂地追逐。

当祝丁斌问她老公时,薇薇生气地告诉祝丁斌,她老公似乎更希望她出轨,甚至多次提出叫乡上男女干部到她家举行聚会。

这种要求她怎么会同意呢,一个女子的男人到家中聚会始终感觉不妥,直到发现家中的聚会才知道老公的意图。

薇薇终于出来了,祝丁斌又搀扶着她回到了房间,送到门口时,薇薇停下对祝丁斌道:“晚安”说完走进又关了门。

祝丁斌自嘲道:“我是不是和乡上其他男人一样”。

薇薇不知道听见没有,没有回应。

祝丁斌等了片刻,还是没有回应,当准备走时,薇薇说出了五个字,又把他扔进被开除一事之中。

“注意张子东”。

祝丁斌非常疑惑,忙问薇薇道:“什么意思?我不懂”。

门内传来薇薇的声音道:“不管他给你说什么?让你干什么?你都要注意,你记住就行”,最后还特别强调道:“你以后一定要注意”。

祝丁斌再追问原因时,薇薇没有再说什么,脚步声已经向柜子后走去。

无奈的祝丁斌回到了综合办公室,薇薇的话让他沉思,是哪一方面还是所有的,薇薇和张子东是不是有什么矛盾?薇薇才这么说呢?

但是张子东不喜欢在背后说其他人的坏话,又莫名的相信薇薇。

祝丁斌苦思冥想着,第一个想到害怕的就是自己被开除的事情,张子东说他可以处理,到底可信不可信?

王媛媛一天之内变化如此之快,到底是什么原因,张子东说的可信不可信?

王媛媛真的是那种心狠手辣的蛇蝎心肠吗?

薇薇说的话可信吗?

……

一连串的问号又将祝丁斌推入一个不眠的深夜。

赤髯皂说:

各位的打赏、月票是我继续写下去的动力和鼓励,希望大家多多提出意见,是我不断完善的基础。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