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30 08:48:44   字数:2447字

肩上重担压弯腰,心中有事愁死人。

男女皆如此。

薇薇心中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夜夜难免使她苦不堪言。

祝丁斌被心中的疑云愁的迟迟不能入睡,所以一夜也听见了陆陆续续的女人哭声。

深夜的女子哭声时有时无,似乎在梦里,似乎在耳边。

第二天,薇薇来叫他吃饭时,他感觉自己刚刚睡着,起床后发现已经早晨,天色早已经亮了。

起床洗脸时,祝丁斌才发现自己眼泡有点肿,眼球带有红血丝,满面憔悴。

吃饭时,她发现薇薇比自己更加严重,不仅眼泡肿,眼球带有红血丝,脸也有点肿。

祝丁斌关心地问到薇薇:“薇薇,你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没事吧”

薇薇叫他忘记昨天发生一些。

祝丁斌还准备继续关心询问时,薇薇却故意打开话题道:“祝丁斌,你今天准备干什么?有什么打算?”

祝丁斌听出薇薇的意思,不想再和他在一块了,特别是独处一天,就爽快知趣道:“我今天准备去酒沟找文剑,看文剑干嘛呢?我们出去转转”。

薇薇在没说什么,二人低头不语,默默吃饭。

不说话吃饭,都会很快。

一会功夫,饭吃完了。

祝丁斌到办公室给文剑打了一个电话,确定文剑在酒沟,这才准备走。

当祝丁斌与薇薇告别后,准备走时,薇薇叫住了他,到办公室设置了呼叫转移,然后要开车送他去酒沟。

祝丁斌坐在副驾驶座的位置。

女人和男人永远都是有区别的。

就连女人和男人的物品都是一样。

薇薇的车上有种香味,香的非常特别,特别的祝丁斌说不上来,而且有些兴奋,道:“你车上真香”。

薇薇平静道:“这是他给买的香水”。

祝丁斌知道所说的他是他丈夫,没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此刻不说什么最好,免得大家都不约。

薇薇把车直接开到酒沟村队部院子,楼前停下,车门对着酒沟村队部,祝丁斌感觉自己好像领导一样的待遇。

祝丁斌本来叫送到村口就行,怕别人看见误会,对薇薇不好,尤其发生了那些事情。

谁知薇薇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并告诉祝丁斌专门让大家知道,反正自己已经名声坏了,感觉语气中带有自暴自弃。

祝丁斌下了车,薇薇与祝丁斌飞吻后,车才缓缓发动开走了。

祝丁斌推开文剑门时,文剑还在床上睡着,没起床。

文剑看见祝丁斌进来,才慢慢爬起来,一副懒散的样子,却没有问祝丁斌。

祝丁斌没有问他,而是自己坐下。

文剑开始起床,洗漱。

祝丁斌看着文剑,怎么发现文剑这么邋遢,房间里乱七八糟,东西无序地乱扔着,起床后被子也不叠。

祝丁斌坐的地方也是自己把凳子上的东西拿掉才勉强坐下。

文剑不一会功夫就洗漱完毕,感觉非常随意,更加快。

文剑没有看祝丁斌,忙着自己手中的什么,道:“你吃了吗?”

祝丁斌平静道:“吃了”。

文剑毫不客气道:“那我不管你了”,说着开始用热水壶烧水,并拿出了一桶方便面打开,看了又是吃泡面。

这时,祝丁斌发现门后的泡面桶和垃圾几乎堆满。

祝丁斌随口道:“你怎么不收拾一下”。

文剑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肖道:“收拾什么呀?咱们被发配到这么偏僻的地方,有什么前途?还收拾个屁呀”。

祝丁斌有点吃惊文剑的口气,道:“你怎么这么消极呀,这话以后出去不要说了”。

文剑道:“就是和你说说,在这个地方就和你关系最好了,其他人我就不想和他们说话”。

祝丁斌有些无奈,原来一直不说话的文剑不是不爱说话,是对这个地方产生了排斥。

说话的功夫,文剑一桶面吃完了。

祝丁斌道:“吃好了”。

文剑还是不肖的样子道:“好不好就这样”,一副对自己不负责任的态度。

祝丁斌有点寒心,但是想到文剑什么话都告诉自己,也想说说自己,道:“文剑,我要被开除了?”

这句话吊起了文剑的话匣子,关心道:“怎么回事?”

祝丁斌道:“现在还不知道原因,但是张子东说帮我摆平”。

文剑愣了愣道:“他?他不行,他如果有这个能量,他还会这么长时间还在办公室当一个什么办公室主任吗?”

祝丁斌心中是一种绝望,失望透顶,心中透凉。

头更加糊涂,难道薇薇说的是真的,那他办不了还有谁能办?不过张子东既然说帮自己就算帮不到也要感谢张子东的诚意。

他又想了想,难道文剑知道王媛媛捣的鬼?那王媛媛到底是怎么的人?黑纸白字是证明,她调走也是证明。

文剑又道:“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

祝丁斌有点糊涂,道:“教什么?”

文剑道:“怎么开除的”。

祝丁斌道:“什么?你想被开除?”

想好好工作的人被开除了,居然还有想被单位开除的人。

祝丁斌看着文剑,心中真不是滋味。

文剑站在屋子中间,道:“我根本不想来当什么村官,我一个大学生来到这个地方,那既然来了我就混吧”。

祝丁斌有点疑惑,道:“那你不想来,为什么要报名考试?”

文剑冷笑道:“一言难尽,身不由己,报与不报有什么分别,结果都是一样的”。

祝丁斌更加想不通了,不报名怎么能考试,不考试怎么能录取?

文剑道:“不要想了,你想不到的,那你现在怎么办?”

祝丁斌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文剑想了想,道:“要不我给你想想办法吧”。

祝丁斌吃惊道:“你有办法?那真是太好了”,他想着能分到酒沟这么好的村子当村官,一定有硬关系。

文剑还是很悲观道:“不要高兴的太早,我只能尽力,不敢保证”。

祝丁斌连忙感谢,当他问到文剑昨天为什么不告而别时。

文剑歉意道:“我那天本来准备给你打招呼的,但是最后看你正睡的香,所以就没叫你”。

祝丁斌道:“哦!”

文剑又道:“当时张子东再等着走呢,我就走了”。

祝丁斌没有理解道:“张子东走和你什么关系?”

文剑神秘道:“你不知道,张子东有专门,还是一个女的,挺漂亮的来接张子东的”。

祝丁斌笑道:“真的,没看出来啊”。

文剑道:“本来也不准备走的,但是早晨听见房间有动静,就穿起衣服,就起床查看,出门遇见张子东回家,门口停着小轿车,谁知张子东说要送我回酒沟,并说你这几天心情不好,叫你好好睡一觉,不要叫了,我们就走了”。

祝丁斌道:“那薇薇没来,办公室没人,他怎么能走?”

文剑道:“薇薇是谁?”

祝丁斌道:“打字室的,昨天来接班的”

文剑接道:“那我就不知道了,我当时也问了,他说把座机呼叫转移到手机上了,现在看来是转移到薇薇手机上”。

现在一切都明了了。

祝丁斌想了想,感觉自己和张子东没什么怨恨,应该不会骗自己吧。

薇薇说子东的不是,是不是因为转移电话的事情,因为薇薇当时在家的难堪。

再看文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的话到底可信嘛?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