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30 08:48:59   字数:2163字

中午,炊烟。

酒沟也到了中午,炊烟已经升起。

文剑已经吃完了饭,泡面的纸筒仍然仍在门后。

祝丁斌也是已经饭饱肚胀。

文剑和祝丁斌来到了院中,在健身器材前玩弄着,晒着太阳,有种老人的感觉。

文剑自嘲道:“感觉咱们现在就像那些快去世的老人,人生只有吃饭和晒太阳,马上就挂道墙上了”。

祝丁斌无奈地看着消沉的文剑,道:“你这几天是怎么过的?都干什么呢?”

文剑不假思索直接道:“反正我是来混日子,什么想法都没有,也不在乎任何的看法,这几天就是睡觉、吃饭,偶尔会去图书室看看小说”。

祝丁斌似乎发现了新大陆,道:“你这还不错,还有小说看,我在吴家村感觉真是等死的老人,除了吃饭睡觉再什么也干不了”。

文剑平淡的比水还淡,道:“你昨天在单位待了一天?”

祝丁斌道:“嗯”

文剑笑道:“那个薇薇怎么样?你收拾了没?”

祝丁斌想到可怜的薇薇,也知道文剑言下收拾的意思,就是男女之间的那些事情,他不能说,道:“胡说什么呢?”

文剑坏坏地笑道:“都男人啊,没什么?你知道吗?”

祝丁斌道:“知道什么?”

文剑坏笑道:“听张子东说,那女人是个公交车,可那个啥了”。

看了薇薇说的没错,名声真的已经坏透了。

祝丁斌想竭力帮薇薇,道:“不要听那些人胡说,薇薇其实人挺好,也挺可怜的”。

文剑更加坏笑道:“看了你以及拜倒在那位薇薇小姐的石榴裙下了”

祝丁斌瞬时脸色严肃道:“真没有,只是实话实说”。

文剑笑道:“谁信呢?”

祝丁斌心情有点不好,道:“不信拉倒”。

二人陷入了沉默,对着太阳,似乎在吸收阳光。

突然,刚才沉默,文剑主动打破道:“你们吴家村的书记给你说没说让你在村上干什么嘛?”

祝丁斌非常惊讶,道:“没有,村官在村上还有其他什么职务吗?怎么你们书记给你说了”

文剑道:“是的,他叫我给酒沟补资料,说他们都不会”。

祝丁斌道:“那你已经开始工作”。

文剑道:“我不干,叫我补资料没门,他们爱谁补资料谁补,反正我不干,哪怕工作烂了”。

祝丁斌诧异地看着文剑,道:“你不怕乡上领导吗?”

文剑道:“不怕,大不了被开除,那样更好”。

祝丁斌道:“那后来,酒沟书记和乡上领导找你没?”

文剑道:“没有,如果最后逼的实在不行,我就胡写,把事情烂掉,看他们还叫我干不”。

祝丁斌心中真有点想不明白,似乎只能用一个成语形容,无欲则刚。

文剑还告诉祝丁斌听其他地方的村官说,他们在村上基本都有职务。

当一个人没有任何想法时,也就什么都不害怕了。

队部的院中只有两个男人。

男与男之间,总是离不开女人。

文剑有起了一个话题,道:“听说你对王媛媛有意思?”

祝丁斌看着神秘的文剑,道:“你听谁说的?”

文剑还是那副坏坏的笑,道:“那你别管,是还是不是?”

祝丁斌听薇薇、文剑的话后,对王媛媛的态度有些转变,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她已经调走了”。

文剑笑道:“那是你太猛了?”

祝丁斌道:“什么意思?什么太猛了?”

文剑道:“我可听说,你赤裸裸追求王媛媛,怕人家吓着了,所以才调走的”

祝丁斌又听到了一种说法,道:“你听谁胡说八道的?”

文剑笑道:“那不能说,没看出来你还挺厉害,用的什么招数怕人吓得单位都不敢待了,直接调走了”。

祝丁斌哭笑不得,道:“我的确是看上她了,但是真没你说的那些,有的事情给你也说不清楚”,因为那晚的事情不能说。

文剑道:“那就对了,说明乡上其他人说的是真的”。

祝丁斌突然感觉这里的人怎么都这么爱胡说呢。

文剑看见祝丁斌陷入沉思道:“无所谓了,男人啊,为了女子值得”说完,文剑一副神采飞扬的表情。

祝丁斌发现了异端,道:“你有情况,说吧”。

文剑道:“昨天我发现这个村有一个美女,特别漂亮”。

祝丁斌看着文剑满面桃花的样子,道:“怎么?你有什么想法”。

文剑道:“我准备追她”。

祝丁斌道:“我支持你,但是我提前提醒你,你在这里工作,要么认认真真的,要么就不要骚扰人家”。

文剑不以为然,道:“先追上再说吧”

文剑告诉了祝丁斌那个女子的情况。

祝丁斌道:“这么快把基本情况都搞到手了”。

文剑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原来,那是一个大四的学生,叫仇静艺,某大学中文系,现在放假了就回家了,放假第一天来队部想借本书看看,被文剑给看上了。

在文剑的怂恿下,祝丁斌跟着文剑来到了仇静艺家。

非常巧的是只有仇静艺一人在家,父母都下地去了。

第一眼看到仇静艺时,她正在做饭。

祝丁斌感觉非常一般,根本不像一个大学生,感觉像是一个农村媳妇。

相互介绍后,祝丁斌有自知之明地道院中闲转,给二人留出私人空间。

仇静艺家的院没有仇任宏的家的大,也有一个菜园子,种着各种蔬菜,不过现在基本都是末季了,各种蔬菜基本都快下架,院落是土地。

从灶房中不时传出的笑声和打闹声,感觉文剑有戏。

正在祝丁斌无聊地在院中看风景时,门口进来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拉着一辆架子车,上面装着一车玉米。

祝丁斌看见了他,他也看见了祝丁斌。

祝丁斌忙大声道:“你回来了?”说着去给帮忙。

灶房中的二人应该听见了。

那男子问道:“你是?”

祝丁斌不知道如何回答,不知道文剑是怎么介绍自己的。

这时,文剑和仇静艺从门里出来道:“他是文剑的同事”。

文剑也连忙前来帮忙。

那男子道:“姐,爸妈就在后面,马上回来”。

仇静艺道:“我爸妈一会回来,你们先回吧”。

文剑厚着脸皮道:“没事,不就是见个面”。

仇静艺有点紧张道:“叫你走,你就走,,下午我去队部找你行了吧”。

文剑喜悦地告别后,二人向门外走去。

刚走到大门口,与一男一女迎面相撞。

赤髯皂说:

各位读者的打赏、收藏、评论、意见和建议是我继续写下去的鼓励和动力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