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30 08:49:13   字数:3843字

无巧不成书,怕啥来啥。

与祝丁斌、文剑碰面的一男一女正是仇静艺的父亲和母亲。

仇静艺的父亲五大三粗,标准的北方汉子,大声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文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向仇静艺的父母前面走去,一副自我介绍的样子。

祝丁斌看出文剑的意图,忙拉着他,客气道:“我们是问路的”。

仇静艺的母亲很客气,也很温柔道:“问清楚了吗?”

祝丁斌忙道:“清楚了,都清楚了”并接着道:“那我们走了”。

仇静艺的父母就再没说什么,顺着大门进院了,祝丁斌二人忙顺着出了院,大步向队部跑去。

一路二人如做贼一般,大笑而过。

祝丁斌不解道:“仇静艺不想让她父母知道,看你的样子还准备自我介绍?”

文剑不假思索道:“是的,我就准备自我介绍一番”。

祝丁斌不理解,道:“如果介绍了,那你和仇静艺的事情不就黄了嘛?”

文剑笑道:“无所谓了,黄了就黄了,反正……”。

祝丁斌很是吃惊,真不理解文剑到底怎么想的,既然喜欢就好好的追求,为什么不在乎似的。

祝丁斌不想问文剑,转移了话题打断文剑道:“仇静艺为什么那么怕她父母”。

文剑笑道:“她父母不让她嫁到外地,因为只有她一个人女儿”。

祝丁斌略加思索道:“看来她挺孝顺的,一定是个好女人,你要好好珍惜。”

文剑道:“说的我好像是什么社会浪子,我都不好意思再找她了”。

祝丁斌想了想道:“那你现在也算是村里的人了”。

文剑无奈地笑道:“咱们再怎么说也是外地人,你自己把你当成本村人,村里人根本不把你看成本村”

在这里的村民,都一个古怪的思想,排外思想,对外来人的无形排斥,就算你落户到该村,也需要几代人的磨合才能被认可,何况一个组织上人命的。

祝丁斌听懂了文剑意思,也感觉到了,自己在吴家村自始至终都感觉到孤零零,似乎和村民中间有道无形的墙隔着。

文剑回到房间后,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叫祝丁斌给他帮忙打扫卫生。

祝丁斌不明白原因,文剑告诉他仇静艺说来一定要来的。

他们看着脏乱的房间,真是有些负担。

足足花了二个小时,才把不到30平方米的房子打扫干净。

祝丁斌一边收拾房间,一边说道:“那仇静艺来借书时,没进你的房间嘛?你房子这么乱。”

文剑笑道:“没有,那么乱怎么敢让进”。

祝丁斌道:“那这几天你们在那见面的?”

文剑道:“都是我找她的,到她家”。

祝丁斌道:“那这几天都没收拾,不怕她来吗?”

文剑道:“本来想着就几天时间,在她家一搞定就没事了,谁想到她要来”。

祝丁斌道:“你还是认真一点”。

文剑开始烧水,看了一眼祝丁斌道:“没看出了,你还是一个钟情的男人”。

祝丁斌想起自己这几次心中的不应该,道:“那倒也不是,只是你在这不太好,影响不好”。

文剑道:“我就要影响不好,怎么不好我怎么来”。

祝丁斌看着一副无赖的样子,道:“你不会是变态吧”

文剑骂道:“你才变态呢,我就是不想在这待了”。

祝丁斌道:“不想待了也不能牺牲其他女孩的幸福吧!”

文剑却很是不肖,继续忙着自己手中的活。

最后,祝丁斌、文剑都是满头大汗,浑身灰尘。

二人忙对自己进行了打扫,打扫完刚歇下。

这时,仇静艺已经站在了门口。

上身穿着一件丝质白色上衣,印着朵朵淡粉小花,领口是黄色的衬衣圆领,下身穿着搭在膝盖上的一件黑色百褶蕾丝边短裙,腿上穿着黑色丝袜,搭在一双灰白皮鞋。

头发向后扎着,在背后有序地散开,齐刘海,圆圆的脸蛋,花了不起眼的淡妆,一副标准的诱惑。

祝丁斌眼前一亮,仿佛变了一个人,这哪是农村,比大城市中的女人更具诱惑,自己仿佛回到了大学校园。

祝丁斌几乎被迷人,他终于知道了文剑心动的原因,因为自己也有一点动心。

文剑热情地招呼仇静艺进房间,祝丁斌也配合着。

仇静艺环顾房子四周道:“没看出来,你的房间还可以,能看的过去”。

祝丁斌心想,我们打扫了2个多小时就是这样的评价,很是不满意。

文剑却很是欢喜,道:“你坐,我给你倒水”。

仇静艺犹如到了自己家一样,随便坐在了床边上。

祝丁斌看着她自然的样子,知道这女子对文剑非常满意。

女人只有在自己信任和喜欢的男人面前才能放的如此开。

文剑倒水之际,眼睛看着祝丁斌眨了一下眼,明显是叫他腾地方。

祝丁斌知趣道:“我突然想到一本书,我去图书室看有没有,你先聊吧”。

文剑假仁假义道:“坐着一块聊聊,急什么啊”

仇静艺只是笑了笑。

祝丁斌道:“我就是去看看,如果没有的话,我就马下来了”。

文剑眼睛狠狠地瞪了一下祝丁斌。

祝丁斌笑着向楼上走去。

他刚走出门,听见仇静艺道:“你还挺有意思的,把人家祝丁斌支开干嘛”。

文剑忙解释道:“他自己要找书和我有什么关系”。

仇静艺笑道:“你给他眨眼睛,还有瞪人家,我都看见了,眨眼睛是叫人家走,瞪人家是怕人家真的找不到书又下了,以为我不知道”。

文剑发下自己被揭穿,笑着说道:“那还不是想你多呆一会”。

祝丁斌在门外全部听见,笑了笑,摇头向二楼走去。

二楼图书室的门没锁,祝丁斌进去后,实在无聊,就找了一本武侠小说看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听见楼下传来“咯吱咯吱”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在摇晃,也没在意,继续看书,紧接着听见了女人的声音,似乎带哭声,他连忙向楼下跑去。

当门口时,他停住了,因为他听见了不该听见的声音。

仇静艺呜咽的声音和文剑的喘气的声音夹杂着,同时还有勾人想入非非的男女之声。

祝丁斌知道自己该回图书室了,他又悄声走回了图书室。

他一人坐在圆桌前,无心看书,脑海中再次浮现楼下情景,文剑想着把事情闹大,自己可以被开除,这次能成功吗?

第七十章悔不当初

初秋

今年的天气格外异常,依然不见秋天气息,下午还是非常炎热。

酒沟村图书室的门推开,文剑、仇静艺走进。

祝丁斌看不出任何异样,他二人也表现出正常的容颜。

相互打招呼后,祝丁斌和文剑下楼送了送仇静艺。

仇静艺慢慢地走远。

祝丁斌和文剑二人回到房子,一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祝丁斌道:“文剑,你的胆子真大”

文剑冷冷道:“我就这样”。接着笑出了声:“她真傻,还说叫我等她,她一毕业就要跟我结婚”

祝丁斌道:“感觉你在自暴自弃”。

文剑道:“随你怎么说,无所谓了”。

祝丁斌道:“那你和她以后准备怎样?”

文剑一脸满不在乎道:“以后再说吧”

祝丁斌不喜欢他这种态度和作风,道:“你就这么把人家女孩……”

文剑看了看祝丁斌,笑道:“有什么?”

祝丁斌有点无奈,坐下不语。

文剑抽着烟,道:“一会,我去买一瓶酒,咱们喝一下”。

祝丁斌不想和他喝酒,但是也没事,就没回答。

文剑说着就往出走,去买酒去了。

祝丁斌一个人无事,站起来,看着干净的房间,怎么这么的厌恶,当他走到床边时,看见床单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他知道了仇静艺的哭泣,感到她的悲哀。

不由的想起自己大学女友,第一次也是哭泣,并要求自己发誓这辈子只爱她一人,毕业后就结婚,但是现在呢?誓言全都不翼而飞,留下的全是仇恨。

他不理解,难道男女之间都是这样吗?

沉思中的祝丁斌被进门的文剑打扰了。

文剑提着一瓶白酒,几袋榨菜。

没有碗筷,没有酒杯。

一人拿一袋榨菜,拆开后直接吃。

文剑把酒倒进他的喝水杯中,剩下瓶子给祝丁斌。

男与男之间就是这样,酒就开始喝起。

祝丁斌有心事,文剑没有,很是高兴。

酒喝完后。文剑却醉了,祝丁斌没有。

男人有泪不轻弹,酒后男人易流泪。

酒后的文剑醉了,也哭了。

发自肺腑,真心的哭了。

开始讲述的故事。

也许酒使他良心发现,后悔认识了仇静艺,不应该这么对仇静艺。

祝丁斌说那就好好的对人家,文剑却使劲摇头,只是流泪,似乎很茫然。

文剑开始讲述仇静艺。

文剑口中的仇静艺就是天下最美的女孩,也是最好最善良的女孩,集所有优点于一身,没有一丁点缺点,既具备城市女孩的妖媚,又不失农村女孩的纯真可爱。

他开始准备玩玩而已,然后把自己的名声弄臭,但是后来慢慢的真的有点爱上她了,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办?真有点不忍心伤害她。

文剑开始抱头痛哭,她不嫌弃自己是一个小小村官,更是挺着父母的压力,与自己在一起。

最为关键的是文剑是仇静艺的第一个男人。这点祝丁斌看见床单时已经想到。

最后讲的他无法自己,决定要去找仇静艺向她道歉,还要去提亲。

在祝丁斌强拉之下,总算平静下来,回到床上睡着。

这时,天已经黑了,异常的黑,黑的有点可怕。

祝丁斌看着熟睡的文剑,不知道文剑为什么这么讨厌村官,为什么想要被开除,为什么不自己辞职呢,还有当初为什么要报考?

但是现在文剑被折磨的不像人样,更加折磨了其他,不知道正处于喜悦中的仇静艺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如果知道了文剑的想法更是一副怎样的情景。

祝丁斌想着仇静艺时,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女人。

大学女友是他的初恋,永远无法忘怀,仇恨之中,现在是不是正沉醉在即将结婚的喜悦中。

王媛媛是他现在朝思暮想的女人,但是欺骗和爱慕的碰撞下,他不知对错,更不知道此刻王媛媛在干嘛。

他看着醉醺醺的文剑,无奈地坐在沙发上睡下。

下雨了

冷酥酥的寒意,冻醒了祝丁斌。

他透过窗户,看见天已亮了,院中的雨滴敲打着玻璃,天该冷了。

他双手抱在胸前,蜷缩在沙发上。

文剑还在睡觉。

冷,是无法入睡。

祝丁斌等待着,难熬的等待。

天没有大亮,文剑却醒了。

文剑起来准备喝水,却因为被子全是酒味,没喝。

二人开始聊天。

当祝丁斌问起文剑喝酒后说的话时,文剑笑着说喝多了。

其实文剑当时的确喝多了,但是还隐约有点记忆。

当说起仇静艺的事情时,文剑有点矛盾,他内心深处不想伤害仇静艺,但是自己又不想留在这里。

用他的话说,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外面的雨太大了,没办法出去,祝丁斌和文剑就在房间里待了一上午,每人吃了两桶面,又看了一会小说,终于等到中午12点时雨停了。

雨刚停,仇静艺就来了,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也是光彩夺目。

文剑那种矛盾只有祝丁斌可以看出。

祝丁斌知道自己又该走了,这次他没有去二楼图书室,而是向吴家村走去。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