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赤髯皂   更新时间: 2017-11-29 23:00:06   字数:2223字

初秋

没有秋意,仿佛烈夏。

今年的天气就是这么格外的异常,依然不见秋天气息,下午还是非常炎热,房间中反而显得凉爽。

酒沟村图书室的门推开,文剑、仇静艺走进。

祝丁斌看不出任何异样,他二人也表现出正常的容颜。

相互打招呼后,祝丁斌和文剑下楼送了送仇静艺。

仇静艺慢慢地走远。

祝丁斌怎么感觉仇静艺来找文剑,就是为了刚才楼下文剑房中的一番云雨的折腾。

他想到了嫖客和妓女,只有金钱和欲望。

祝丁斌和文剑二人回到房子,一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气味弥漫在空气中。

祝丁斌看着文剑道:“文剑,你的胆子真大”

文剑冷冷道:“我就这样”。

接着笑出了声:“她真傻,还说叫我等她,她一毕业就要跟我结婚”。

祝丁斌惊讶道:“难道你就准备这么玩玩而已?”

文剑笑道:“走一步看一步吧!”

祝丁斌有点无奈道:“感觉你在自暴自弃”。

文剑还是无所谓的表情,不肖道:“随你怎么说,无所谓了”。

祝丁斌道:“那你和她以后准备怎样?”

文剑一脸满不在乎道:“以后再说吧”

祝丁斌不喜欢他这种态度和作风,道:“你就这么把人家女孩……”

文剑看了看祝丁斌,笑道:“有什么呀?”

祝丁斌有点无奈,坐下不语。

文剑抽着烟,道:“一会,我去买一瓶酒,咱们喝一下”。

祝丁斌不想和他喝酒,便道:“我不想喝”!

文剑笑道:“那我一个人喝了”。

祝丁斌心中也不是很好,想着很多烦心事事,就没回答。

文剑说着就往出走,去买酒去了。

祝丁斌一个人无事,站起来,看着干净的房间,怎么这么的厌恶,当他走到床边时,看见床单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他知道了仇静艺的哭泣,感到她的悲哀。

现在只有祝福,希望他们可以走到一块,希望文剑不要亏待女孩,女孩也不要变心。

这时他不由的想起自己大学女友,想起了她第一次的哭泣,第一次的誓言,以及自己的誓言,说好的这辈子只爱她一人,说好的誓言毕业后就结婚,但是现在呢?誓言全都不翼而飞,留下的全是仇恨。

他不理解,难道男女之间都是这样吗?

沉思中的祝丁斌被进门的文剑打扰了。

文剑提着一瓶白酒,几袋榨菜。

没有碗筷,没有酒杯。

一人拿一袋榨菜,拆开后直接对着袋子就吃。

文剑把酒倒进他的喝水杯中,剩下瓶子给祝丁斌。

男与男之间就是这样,酒就开始喝起。

祝丁斌有心事,文剑没有,显得很是高兴。

有心事的人容易醉,这次却出现了意外。

一瓶酒喝完后。

有心事的祝丁斌安然无事,没有醉。

没有心事的文剑却伶仃大醉。

男人有泪不轻弹,酒后男人易流泪。

酒后的文剑醉了,也哭了。

发自肺腑,真心的哭了。

酒后吐真言,真言都善良,但是最善良的话却很伤人。

开始讲述的故事。

讲述他和仇静艺的故事,祝丁斌已经听过了,他还要讲,讲到他们认识,讲到他们相会,讲到他们……

看来他真醉了,他开始忏悔。

也许酒使他良心发现,后悔认识了仇静艺,后悔做出了今天的举止,不应该这么对仇静艺。

这时,祝丁斌发现了善良的文剑,但是也只是瞬间即逝。

祝丁斌酒中劝导文剑以后可以好好的对待仇静艺,文剑却使劲摇头,只是流泪,似乎很茫然。

文剑继续讲述仇静艺。

文剑口中的仇静艺就是天下最美的女孩,也是最好最善良的女孩,集所有优点于一身,没有一丁点缺点,既具备城市女孩的妖媚,又不失农村女孩的纯真可爱。

他开始准备玩玩而已,然后把自己的名声弄臭,但是现在突然发现自己慢慢的真的有点爱上她了,现在真不知道怎么办?真有点不忍心伤害她。

文剑开始抱头痛哭,她不嫌弃自己是一个小小的村官,更不嫌弃自己是一个外乡人,更是挺着父母的压力,与自己在一起。

最为关键的一点文剑是仇静艺的第一个男人。

这点祝丁斌看见床单上的情况已经想到。

文剑说到最后已经情绪高涨,不能自控,决定要去找仇静艺向她道歉,还要去提亲。

说着就往出走。

在祝丁斌强拉之下,总算平静下来,回到床上睡着。

这时,天已经黑了,异常的黑,黑的有点可怕。

祝丁斌看着熟睡的文剑,不知道文剑为什么这么讨厌村官,为什么想要被开除,为什么不自己辞职呢,还有当初为什么要报考?

但是现在文剑被折磨的不像人样,更加折磨了和他相处的一切。

不知道正处于喜悦中的仇静艺是一副什么样的情景,如果知道了文剑的想法更是一副怎样的情景。

祝丁斌想着仇静艺时,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女人。

大学女友是他的初恋,永远无法忘怀,现在只有仇恨。

仇恨之中的她,现在是不是正沉醉在即将结婚的喜悦中。

王媛媛是他现在朝思暮想的女人,但是欺骗和爱慕的碰撞下,他不知对错,更不知道此刻王媛媛在干嘛?心中想着什么?都低是不是欺骗自己的罪魁祸首?

他看着醉醺醺的文剑,无奈地坐在沙发上睡下。

下雨了,由小到大,一会大一会小,没有停的意思,看来要下的时间比较长。

冷酥酥的寒意,冻醒了祝丁斌。

他透过窗户,看见天已亮了,院中的雨滴敲打着玻璃,天该冷了。

他双手抱在胸前,蜷缩在沙发上。

文剑还在睡觉。

冷,是无法入睡。

祝丁斌等待着,难熬的等待。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

当醒来时,天没有大亮,文剑却醒了。

文剑起来准备喝水,却因为喝水杯子中全是酒味,没办法喝,就没有喝。

二人开始聊天。

当祝丁斌问起文剑喝酒后说的话时,文剑笑着说喝多了。

其实文剑当时的确喝多了,但是还隐约有点记忆。

当说起仇静艺的事情时,文剑有点矛盾,他内心深处不想伤害仇静艺,但是自己又不想留在这里。

用他的话说,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外面的雨太大了,没办法出去,祝丁斌和文剑就在房间里待了一上午,每人吃了两桶面,又看了一会小说,终于等到中午12点时雨停了。

雨刚停,仇静艺就来了,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也是光彩夺目。

文剑那种矛盾只有祝丁斌可以看出。

祝丁斌知道自己又该走了,这次他没有去二楼图书室,而是向吴家村走去。

赤髯皂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