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14 07:43:00   字数:2037字

得到命令的士兵一让开,那帮难民便分散逃去,可是却有个和紫苏年纪相仿的女孩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的衣服破旧不堪。

身上,脸上都敷着厚厚的泥土,看不清面容,唯有那双漆黑的眼眸分外有神,薛少卿走过去好奇的走过去.

“哎,小破孩,小小年纪跟人家抢什么劫啊,现在小爷放你走还不快逃命去,”此时的薛少卿还不知道,这个被他嫌弃的破小孩,竟会是流落异国的公主公孙茗月,也将会是他后来付出生命也要去守护的爱人。

“我没有抢啊,我只是饿了,不知道去哪里吃饭。各位贵人能否收给蝶衣一点吃的,蝶衣什么活都可以干,只要给口饭吃就行”。声音虽然微弱,语气却坚定,丝毫没有怯意.

“这,我们大老爷们带个女子回去做甚,”薛少卿面露难色,那女孩见他犹豫,眼底的光一点点暗下去,没有多做纠缠,转身便打算离开。

“哎,你等一下”,紫苏小跑到女孩身边,友好的伸手拉着她的手说到,“我最好的姐姐出嫁了,我身边现在没有可以说话的姐妹,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做我的姐妹吗?”

紫苏说这话的时候无比真诚,当她看到这女孩的眼睛的时候就喜欢上她了,因为这是她见过最美的眼睛。她是真心想和她做朋友。

紫苏不知道她当年的这个举动虽小却深深温暖了一个女孩冰冷绝望的心。

亲人的背叛,一路隐姓埋名逃亡的心酸,这一切把十二岁的蝶衣推向冰冷的深渊,然而在她对这个世界绝望的时候,遇到了那个比她还小的女孩,她毫不吝啬的给她温暖,让她觉得自己还有存在的意义。

紫苏和蝶衣从这里开始了长达一生的友谊,即使在此后的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她们也从未背叛离弃彼此,总是相互依靠,相互信赖。

洗涑干净后,紫苏发现泥垢之下的蝶衣竟生得这样精致,比起姐姐竟也毫不逊色,她对蝶衣似亲姐妹般,有什么话儿都愿意给蝶衣说,不让蝶衣干活,蝶衣却从不逾矩。

偏要照顾她的衣食起居,她发现蝶衣似乎念过很多书,懂很多很多她不懂的东西,也很会写诗作话,但是蝶衣从不在人前卖弄,而且脾气温和。

每次都微笑着静静的倾听她说各种各样的奇闻趣事,听她说她的白珏,在她不开心的时候温言开导着她,所以在天人永隔后的日子里,她的脾气才会越来越像蝶衣吧。

那时的蝶衣却似乎不太爱干净,也不对,因为紫苏的衣服和房间她总是整理得很整齐,只是对自己不上心,总是把脸弄的很脏,因此她的美貌除了紫苏一人知道外,其他人都不曾觉意。

但是后来紫苏才明白蝶衣这么做只是不想引人注意。紫苏也默默地帮她保守着这个秘密。

“怎么啦,又在跟老爷生闷气呢,”熟悉的温暖的嗓音将紫苏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蝶衣,人家不开心啦,我最近越来越难见到阿诀了,小婶死后他就不能来我们家,但我们还可以经常去少卿那里,这几天,少卿那里他都不去了,我又不能去白府找他,爹爹又不准我们在一起,这一堆子的事,我都快烦死了,好蝶衣,我的好姐姐你快给我出出主意吧。”

紫苏站起来,抱着蝶衣像抓住救命稻草般,“好好好,你别急,现下怕是两家父母都不同意你俩的婚事,而白玦早到了该娶妻的年纪,白将军怕是最近逼得紧啊,”蝶衣是看着他们俩走过来的人,这番分析也是合情合理。

“可是我该这么办嘛,大人们的恩怨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嘛。”紫苏仍旧心烦,但依旧坚定地说。

“可是我很喜欢很喜欢白哥哥,我们这么多年一起长大,蝶衣你也知道这些年我们感情一直很好,虽然白伯伯和爹都不愿我们两家有交集,所以我更要坚持,我相信白哥哥也是和我想的一样的。”

“好啦好啦,知道你想你的阿诀,这不后天就是你姐姐的寿辰,白珏作为白家嫡长子,必定会前去,到时你去仔细问清楚不就好了。

而且你不是准备在贵妃娘娘的寿宴上和娘娘和舞弹奏一曲吗,这两天好好准备准备。”

“嗯嗯,你不说我还差点给忘了,我刚刚去找爹爹就是为了后天服装的事,你知道我平日里不好打扮,都没件正式的衣裳,姐姐的寿宴断然是不能丢姐姐的脸,”紫苏一本正经的说道,

“真的吗?可是往年前去你也没这么认真过啊,是不是听说常年驻扎边关的白将军也会到场,想在未来公公面前好好表现啊?”

蝶衣一脸促狭调侃着紫苏,可是紫苏常年练就一张厚脸皮,更何况说的还是她的心上人,被说中之不但后面不改色,还一脸幸福的模样,蝶衣一脸黑线,难怪少卿说她不知羞。想到少卿,蝶衣俏脸也是微红。

白家和赵家相隔整整一条长街,赵家在东,白家在西,从白家大门出发步行需要约半个时辰才可到达赵家大门。

这条路白诀走了无数次,连路上的石子,铺设的砖块他都无比熟悉,因为从他十六岁那年遇到紫苏起,那丫头就总是跟在他的身边,他干什么她都要跟着,而且每次都要赖着让自己送她回家.

慢慢的白玦发现自己习惯她傻傻的跟在自己身后,习惯自己做事的时候有她的陪伴,习惯了她每天向全世界宣示着对自己的主权。

习惯她帮他赶走那些个莺莺燕燕,哪天要是看不见那可人儿的倩影他便会十分烦躁,借口去看望姑母而去找她,也总是在受伤后去找她,让她给自己上药,看她为自己心疼得快要哭了的样子心里又甜蜜又心疼。

明明是赵府的千金大小姐却没有一点大家闺秀的样子,活脱脱一个野丫头,可白珏就喜欢她身上那股生机,比起那些扭捏作态的小姐来说,这样洒脱不羁,敢爱敢恨的紫苏生动得多。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