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14 07:44:11   字数:2056字

三天后,整个王宫铺满喜庆的色彩,挂满红灯笼和红色丝绸的王宫比平日多了几分烟火气,宴会在御花园举办。

而半年前大王命全国最好的花匠在园中为贵妃载的牡丹此时正开得异常的艳丽,微风掠过,浓郁的花香沁人心脾.

“蝶衣,你看,今年的宴会热闹得紧,而且姐姐征得王上同意请了王城有名的说书先生和戏班子前来助兴,你不会觉得无聊的,而且......少卿今晚肯定也会在场哦。”说到少卿的时候紫苏故意停顿了一下,调皮的看向坐在左边桌子上坐着的人.

“哎呀!紫苏!”

“看看这就不好意思了?哈哈哈。”说完紫苏就没心没肺地笑了,看着旁边因生气而满脸涨得通红的蝶衣。

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又对蝶衣说。

“对了,蝶衣你眼尖,待会儿你帮我看看白哥哥来了,坐在哪里的,我好去找他。”

蝶衣一听假装生气,“不干!要找你家白少爷啊!自己找去啊!干嘛来问我,我帮不了你”。

“哎呀!好蝶衣,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给你赔礼道歉好嘛”,紫苏装着一脸可怜模样求着蝶衣。

“哎呀!瞧瞧!那我问你现在你还想去少卿面前打小报告吗?”,蝶衣一脸邪恶地问到。

“不敢了,绝对保密”,紫苏赶忙调皮地回答到。

蝶衣和紫苏两人相互调侃得彼此都俏脸一红,蝶衣顺着紫苏的目光一眼看过去,就看见少卿就坐在她们的左边。

“少卿,少卿”,听到声音的少卿抬头看过来,直接越过在旁边捣蛋的紫苏,饱含深情的目光与蝶衣温柔的眸子在空中碰撞交织。

紫苏气恼的看了一眼这两个见色忘义的家伙,看了看正在各方应酬的父亲和哥哥,自觉无趣,便走开四处去找寻白玦的身影。

眼下夜幕将至,朝中大部分的官员都陆续携眷而来,刚从无忧国游走回来的说书先生正在台上声情并茂的说着他在异国的所见所闻,台下不时传来阵阵喝彩声。

因为皇上和贵妃还未到场,大家就都没有太过拘谨,这几个人在一起谈话,那几个人在一起看戏,三五几个成了群。宴会还没真正开始,御花园却已经热闹起来了。

紫苏无聊地坐在角落,目光却一直盯着花园入口,看着朝中的大臣都携眷一一前来,却迟迟不见她的阿玦,席间也有几个公子个过来搭讪,紫苏全都敷衍了,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入口。

慢慢的她的注意力却被旁边说书的吸引了过去,“话说那无忧国向来追求和平安定,常年没有征战,国土不宽却十分肥沃,国内盛产大米,玉石遍地,连寻常百姓家的床都是用大米铺就。

地板都是用玉石堆成,上一任国王公孙文重教化,因此人民多温和有礼,几位皇子公主更是饱读诗书,而他的弟弟公孙景是个性格凶残而且野心勃勃的人…

就在前几年无忧王突然去世了,不是将王位传给几个皇子中的一个,而是禅位于他的弟弟公孙景,而三个王子也在出城游玩的时候纷纷在路上离奇病死。

而无忧国唯一的公主公孙茗月在宫女们的掩护下逃离了王宫,眼下也是下落不明,这无忧国的天从此就变了,那公孙景上位后便开始大量征兵操练,对旁边的红土国虎视眈眈,这和平的天下怕是要遭一场劫难啊。”

说书先生说到此处,掠着他那花白的胡子深深的叹了口气。

天已经全黑了,紫苏正听得津津有味,急切想知道后续如何,这时一声尖细的男声响起,“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周围所有的热闹的声音一下子全都静了下来。

“恭迎皇上,恭迎贵妃娘。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千岁千岁千千岁”,众人一齐行礼。礼毕,台上的说书先生又继续说下去了,紫苏继续听着,突然想到,“糟了,我阿诀肯定早就到了。”

正准备四下下寻找的紫苏看到白家的人,他们也是刚刚才急匆匆地赶来,顿时就欣喜地跑了过去,可是却看到白玦身边站着一个她从没见过的美丽女子。

可是她没多想,上前去走到白玦身边,欣喜的说到“阿诀,你来啦。这位就是伯父了吧?”紫苏对着旁边站着面无表情,却不怒自威的白将军讨好的叫着伯父。“这位是?”最终紫苏还是指着旁边的美丽女子问到。

“哦,天骄,我来介绍一下,这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赵府二小姐紫苏”

“紫苏,这位是你没见过的楚府的大小姐天骄”

紫苏心里咯噔了一下,心里有很不好的感觉,感觉对面的这个女孩就是要跟她抢走白玦,然后她难受地看着白玦一眼,没有说什么。

又在心里自己安慰道,“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吧!一会儿再去问白哥哥”。

然后彼此微笑了一下。

“紫苏,天骄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不太适应,我先带她去熟悉熟悉,你要不要一起?”。

紫苏一听,愣住了,“白哥哥不是一直都对别的女孩子不感兴趣的吗?他居然这么关心她,而不是我!”,“没事儿,你带她先去,我去找找蝶衣去哪里了”,说完,紧张地跑开了。

可是白玦只是冷漠的嗯了一声,看都没看她一眼,便陪这旁边的女子走开了,两人模样看起来还十分亲密。

宴会上,白家的人坐在紫苏的斜对面,他看着对面的白玦,“他又瘦了,”。紫苏脸上是满满的心疼,她向白玦投去关切的目光。

可是白玦假装没看到,与身旁的女子谈笑风生,紫苏眸子一敛,眼里一点点溢满失落。“阿诀是不喜欢紫苏了吗?”

宴会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等紫苏抬头去看斜对面的白玦,两人已经不见了。

“紫苏,走了!我们回府了”,蝶衣在一旁叫到,见紫苏没有回答,啪的打在她的头上。

“在想什么你?还不回家!我们该回去了,不然一会儿老爷要催了”。

紫苏淡淡地回答,“噢”,然后丢下呆住的蝶衣,走了。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