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14 07:45:00   字数:2004字

等蝶衣和紫苏离开了,等宫里所有的下人都开始忙碌着收拾,白玦才从舞台出来。他呆呆的望着刚才紫苏离开时的背影,心里很不是滋味。

“紫苏,你不要怪我,你白哥哥还是你的白哥哥,只是现在白哥哥得查出当年的事情真相,这对于我们两人未来可能会越来越远。你白哥哥已经掌握了一些证据,但是前途未知,还有可能会引来杀身之祸,所以我不能冒险和你在一起,但是你要知道白哥哥这辈子只爱你,最想要娶得人是你。”

“现在我把你推开一是不想让你受伤害,二是让我有更多的时间找证据,凶手可能与皇上有莫大的关系,我不想因此而把你卷进来”。然后白玦自行回去了。

紫苏回去府中一句话也不说,呆呆地回到自己的房中。

“紫苏,紫苏”,薛氏在连叫了她两声,她也不答应,然后和老爷回到自己的别苑。

“哎!这孩子!可能是今天宴会上看见了白玦带着一个漂亮的姑娘,所以心上不高兴了,这傻孩子,这男孩子多的是,干嘛就一根经非要喜欢白玦!真是造孽!”

“她喜欢谁我都可以勉为其难的接受,就算是街上的叫花子我都能接受,白家的人是绝对不能成为我的女婿的!她要是再这样闹下去,我非打断她的腿不可!”

“老爷!你!你干嘛有气就往孩子身上撒!紫苏毕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个做爹的就不心疼!”

“妇道人家,你懂什么!紫苏是不能和白玦在一起的,况且白家那位也会和我一样反对的,这丫头从小就没少给我惹麻烦,现在大了还是这样不让人省心!哎!”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破事儿?白家姑娘是你答应皇上做的吧?紫英的婚事也和这个有关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目的不就是想要在朝中的地位吗?”

“嘘!你能不能小点声,你是想所有人都知道吗?”

“老爷!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我觉得没有什么比女儿的幸福更重要了”

“说多少遍了!你这是妇人之仁,成不了大事!你当年不也是父母安排嫁给我的吗?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很恩爱吗?再说想要成大事者就要不拘小节,我这样做你有一天会明白的”说完就不在理薛氏了,自行脱衣上床睡觉了。

薛氏本来还想要说点什么的,但是看见老爷已经背对着她,只得摇摇头,在心里叹气,然后也跟着躺下休息了。

这边紫苏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她在想,今天白玦哥哥带在身边的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白玦哥哥为什么要跟她那么近?

今天我看她看白玦哥哥的眼神,好像很喜欢白玦哥哥,那我该怎么办?不行!白玦哥哥只能是我的,我不可以让别人抢了去。或许又不是呢?

白玦哥哥怎么会喜欢上她那样的,我这是在吃醋,一定是这样的,看见白玦哥哥对她好心里不舒服所以想多了。

紫苏啊紫苏,你要对自己也要对白玦哥哥自信一点,不要瞎想!脑子里又出现了一个声音,你什么时候看见过你白哥哥身边带过除了你的女孩子啊!

这个女孩子肯定在他心中有一定分量,不然干嘛看的跟你一样重,或许他就是喜欢他呢!紫苏想到这里就生气地翻来覆去更睡不着了。

此时白府里白玦等大家都睡着了,他才翻身偷偷爬起来,穿好黑色的衣服,出门了。

很快他就进入了赵府,路过紫苏的房间他本来是打算轻轻进去看一眼紫苏,但是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这趟他是来差证据的,而不是来闹着玩的,万一打草惊蛇以后想要查就更困难了,所以他得谨慎了又谨慎,于是他忍住了,迅速地走开了…

“紫苏,起来吃饭了!今天夫人让人炖了你最喜欢的菜,你还在睡,真是一只猪!要是我是白玦啊,肯定不会看上你这只贪吃贪睡的懒猪!”

蒙着被子的紫苏没有听清楚蝶衣说什么,懒懒地回答,“蝶衣,你这一大早就嚷嚷,烦不烦啊!你说少卿怎么就看上了你!”

“看上我怎么了!你这个死丫头,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说完蝶衣就掀开了紫苏的被子,两人打闹了起来,直到听见外面丫头又进来催了,两人这才停下来,收拾妥当了去前厅吃饭。

“快,快坐下吃饭!”薛氏看着过来的紫苏和蝶衣温柔地说到。

“哇塞,今天全是我爱吃的菜耶,那我可得大吃一顿了,哈哈哈”

“紫苏!”

紫苏抬起头很是委屈地看着赵父亲,父亲继续说,“你已经不小了,你看看人家蝶衣就很淑女,你看你!你这个样子真是,女孩子就要矜持点。快坐下吃饭吧,我跟你说个事。”

“我?”紫苏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问。

“嗯是的,今天皇上在早朝上念了无忧国国王的信。信上说,最近王后突然病倒了,说想要有人陪着聊会儿天。

可是她又不喜欢宫中的宫女,也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你姐温柔贤惠能歌善舞,就特地求无忧国国王写信向皇上请旨,让你姐姐过去陪同一阵。”

“噢!那是好事啊!”紫苏边吃边无所谓地回答着。

倒是旁边一直安静吃饭的蝶衣一听说无忧国王后生病了,首先抬头看了一眼赵启,然后问道,“无忧国王后?”

“是啊!这无忧国王后可是厉害,她以前可是现在无忧国国王的嫂嫂,听说后来原来的国王因病去世了,国王的几个儿子,一个女儿也失去了消息后,这王后就下嫁给了现在的公孙景,没想到这公孙景立她为后了,所以就是王后了”。

“噢!”蝶衣边回答边点点头,然后继续埋下头吃饭,其实她想知道的是母后的病,但是害怕赵启起疑心就闭上嘴安静吃饭,心里却在想:母后一向身体都很好的,是公孙景欺负她了还是?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