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11 21:17:05   字数:2014字

“姑娘姑娘,你醒醒,起来吃点饭。”

“大胜,你叫什么,她没事了,让她好好休养,应该就快好了”。

紫苏听见了陌生的声音在身边吵闹,她努力睁开了眼睛,然后看看周围,“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穿着粗布短衫裹着头巾的大娘微笑对她说道。

“姑娘,昨天早上,我儿子大胜去山里帮我采药,碰巧就发现了你,看你受伤了就把你带回来了”。

紫苏看着站在旁边穿着粗布褂子的壮汉子努力起身道谢。

“大娘,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大娘赶紧扶住紫苏,“姑娘快躺下,你身子还很弱,需要好好静养”,又转过头对大胜说。

“大胜,快去厨房替姑娘端一碗热鸡汤过来”。“好嘞”大胜出去了,大娘和紫苏又聊了一会儿。

从大娘口中得知她已经在无忧国境内了,她又向大娘打听了贵妃的下落,无奈大娘却不知道太多,喝过鸡汤后,她又躺下了。

此时,在无忧国宫中的紫英已经写信告诉皇上,在无忧国的情况。公孙景也写了一份致歉信,责备自己的迎接队伍没有按时到位。

皇上看信后得知贵妃身体无大碍也就放心了,一边传“血滴子”查明此事,另一边托付无忧国国王一定要帮忙找到郡主。

紫苏在大娘和大胜兄弟的细心照顾下,恢复很快。于是她便向大娘提出辞行,“大娘,在这里打扰你这么久,我想明天就走,去找我姐姐”

“姑娘,这样吧,你一人人生地不熟,还是让大胜陪你一块儿去,要是找到你姐姐,你安全地离开我也就放心了,要是万一没有你姐姐的下落,你就和我们大胜一起回来再继续找,你觉得怎么样”。

紫苏赶忙跪下,“谢谢大娘,紫苏无以回报”,说着取下自己随身携带的玉佩,递给大娘,“大娘,这个你收下”

“姑娘,你收着吧,”紫苏见大娘一直推辞不要,就只好像大娘感激得点点头,将玉佩收好。

无忧国皇宫里,公孙策每天都会去见见贵妃,紫英一见他,脸就不自觉地红了。

这点微妙的变化早就被公孙景看在眼里,在心里打着如意算盘。

第一天紫苏和大胜去到临近的镇上打听,只知道贵妃受伤了在宫中疗养。担心姐姐伤势的紫苏第二天在大胜的陪同下坐上去京城的马车。

到了皇城,紫苏便跟门卫交代,“这位官家,我是无忧国的郡主,原陪同贵妃一起来无忧国拜访无忧国王后的,路上被奸人刺杀,我和贵妃不幸走失,请你带我去见你们国王”。

门卫看上下大量了一下紫苏。

“你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去给你通报一下”。好一会儿,门卫才来传报,“跟我来吧”。

很快就来到皇宫,“皇上,云和国郡主带到”。

“嗯”背对着大殿思考着什么的皇上转过身来,“你就是云和国郡主紫苏?”。

“紫苏参见皇上,皇上万岁”,大胜也跟着参拜了皇上。

“你们都请起,贵妃已经在宫中静养好伤,你可以放心,一路上你没有受伤吧,当日你是怎么被人带走的呢,如今那个歹人呢?”

被无忧国国王这么一连串问题问着,紫苏只好从开始如何被人带走又是如何摔到谷底,又怎样来找姐姐都一一说明白。

公孙景盯着紫苏看了几秒,心想:这丫头说的倒有几分真实,看来这次又让公孙迟子给逃了,下次想要除掉他可就难了。

如今这公孙茗月又不知道下落,这得从长计议了。于是招待紫苏同姐姐见面,又带她见过王后,几天后她们便告辞了。

上马车时,紫英看着出来送行的国王王后,又看看送行的人群,眼睛里一丝落寞感稍纵即逝,但还是被公孙景发现了。

“犬子最近公务在身,不能送贵妃和郡主了,望二位多保重”。贵妃点点头,上车,紫苏紧跟着也上车…

赵云听说贵妃紫苏已经回京,就赶紧派人在路口迎接,生怕再有任何闪失。

皇上派人查了此事,也没有证据,只是很多矛头指向白府。赵云一向思维简单,四肢发达,这次的事他就觉着是白府,虽然父亲也觉着可能是白府,但是却没有证据。

赵云就此在心里记着白家的一笔账,一定要为妹妹讨回公道。不多时他就在路口看见了妹妹的马车,赶紧将妹妹护送回宫。

白晗一直都在外地经商,这些年很少在家,也赚得很多钱,近些年在南镇赚得不少钱,虽然也给赵云“孝敬”了不少,但是他现在却在想从白晗这里下手,参一本白府。

主意打定之后,回去就安排。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人在白晗的码头查收税务,远远高于其他商人,白晗上前,“赵兄近来对我颇加关注,小弟实在不敢当”。

赵云冷哼了一声,“这也没办法,上面的意思我也是无奈何,望兄弟多包涵”。

几天后,他又带了一帮人来查账,接着几天又来闹事,白晗为了此事苦恼着,就写信向家兄抱怨。恰巧白俊出去办事路经南镇就顺便去拜访弟弟。

第二天赵云又带人来查盐,说是他们的盐有沙子,白晗生气了,“赵兄何出此言?我的盐一向都是好盐,也是官家的盐,这是不能作假的啊!”。

赵云理也不理他。

“有人说你打着官家盐的口号卖假盐,我来查证的,要是真是你说你卖的是好盐,自然就会还你公道”

“查!”。

“报!大人我们没有找到”。

赵云狠狠地瞪了一眼白晗,“算你小子走运!我们走”,带着一路兵离开了。

白俊看这赵云这么欺负人,就命人偷偷查了这两年在南镇他贪污的证据,便将他的罪证上报朝廷,皇上看在贵妃的面子上虽然没有降他的职,单也狠狠地批评了他一回。

在他前去面圣的时候,白俊又派人做了他太太安胎药的手脚。他刚回到南镇,就听闻太太流产了。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