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11 21:17:59   字数:2025字

“哥,你这说的什么话,那公孙景早有预谋,野心勃勃,连父王都被他算计了,你又能拿他如何,现如今我们就如丧家之犬,必须的小心行事,只要能活下去,做什么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报仇雪恨,况且紫苏待我情同姐妹,我并没有受什么委屈,倒是哥哥你死里逃生定是受了不少苦吧。”

眼下我们既然团聚了就不要再分开了,我等下向老爷说说看能否把收留你在赵府做个家丁,掩人耳目,寻找时机再东山再起。”

“嗯嗯,我都听你的。”

“但是要留在此地以前的名字断然是不能再用了,你既为我兄长,那便改了与我同姓吕,唤名次,只是紫苏她如此信任我,待我情同姐妹,现如今我们又要欺骗于他,只希望她日后不要怪我才好。”

“月儿,不要太自责了,你我也是被情势所逼,并非是有意要欺骗于她,想紫苏姑娘日后知道实情也定不会过于怪罪,只等以后时机成熟了便再告诉她吧。”言谈间不觉日落西山了。

前来看病的人都陆续散了去,,紫苏却匆忙来到后院,看到蝶衣和那公子坐在石桌旁小声谈着什么,样子甚是亲密。

紫苏心想蝶衣不会移情别恋了吧!

少卿对她可是一往情深啊,不过这位公子生得那般英俊潇洒,为人又温文尔雅,好像是比少卿那货强一丢丢,要真是这样紫苏觉得自己罪过可大了。

“蝶衣,你们俩聊什么呢,这么入神,连我过来都没发现,小心我回去跟少卿告状,哼!”看着紫苏一脸捉奸在床的得意模样,蝶衣忍俊不禁.

“哎,哎,你这小妮子,笑什么笑,你不会真看上这小子了吧,他虽然比少卿好看但哪有少卿对你好,你可不能喜新厌旧啊,还有你,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想不起来了,但是你可不能勾搭蝶衣呢,这样我怎么跟少卿交代啊”。

紫苏一脸的气恼,全然不知旁边两人为何早已笑得不成形。

“还是这个急性子,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先做下来,喝口茶,顺顺气,听我跟你说可好。”蝶衣敛住了笑意,将紫苏扶到桌旁坐下。

“快说快说,要是不解释清楚我饶不了你,紫苏佯装生气到”“哈哈,你仔细看看,我与这位公子模样如何,”蝶衣说着,嘴角止不住的上扬。

紫苏看了看他俩“好你个蝶衣,越来越皮了是不是,再卖关子不理你了”作势将脸扭到一边。

“好啦好啦,我说还不成吗,这位公子是我失散了的哥哥,方才见了面,才告知前些日子你于他也有救命之恩,刚在商量着不知如何报答你呢,你就进来了,我想着咱们府上前几天刚走了几个家丁,可否让我哥哥也进了咱们府上,为小姐做牛做马报答小姐,”蝶衣小心的说着.

“我还当什么事呢,既然是你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哥哥,怎么能到咱家做家丁呢,只管接进府上好生招待才是,况且我和吕公子也算是相识。”

你这样说是又拿我当外人了,哈哈,以后都是一家人了,咱们不说两家话”。紫苏爽朗的笑着,公孙迟子知她是个爽快的女子便不再拘谨了。

“姑娘先是救了在下性命,现又收留在下,小生也不知该如何报答姑娘了,将来若有用得到我吕次的地方,定当竭尽全力。”

紫苏对公孙迟子本就挺有好感的,现如今知道他是蝶衣的哥哥,与他说话更加亲切起来,很快三人便熟络了起来。

“哎,刚才听你们说的少卿不知是何人?”听到哥哥问起少卿,蝶衣的脸立即红透了,“哈哈,蝶衣害羞,让我来给你讲吧,少卿呢是我表哥,也是蝶衣的心上人。”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为人也是十分坦诚,不拘小节,是王城薛家的公子,等日后见了再介绍你们认识,将来你们可是要做亲家的,”紫苏一席话说得蝶衣俏脸更红了。

“你怎么净知道调侃别人呢,怎么不说说你的白公子,不知道是谁天天的望断天涯哦,”蝶衣不甘示弱的回击到,两人很快又打闹在一起,公孙迟子在旁听着,不免心生醋意。”

对那位白公子好奇起来,究竟是怎样的男子才能让紫苏这样的奇女子倾心爱慕。

就这样紫苏将公孙迟子带进了赵府,赵丞相本来就十分喜欢温柔懂事的蝶衣,将她当做女儿般看待,加上公孙迟子模样英俊,举止文雅,便满意的将公孙迟子留了下来。

给了他一间上房,公孙迟子觉得受之有愧,坚持要求帮忙做点事情,赵丞相便让他去管理书房,赵府的书房很大,里面藏书众多。

平日里有专门的书童打扫,公孙迟子只负责将图书清点一下即可,十分清闲,正好利于他与外面的手下联系,打听无忧国内的消息。

现在离散的手下都在陆续的潜入云和,隐藏在普通人群中,时刻等待与他见面,可是现在他在云和得低调行事,不能让别人发现自己和妹妹的身份。

而公孙迟子因长得英俊,对谁都彬彬有礼,而且才华横溢,一手丹青画得惟妙惟肖,很快便在赵府招揽了一批的桃花,每天都有许多的小丫头对他暗送秋波。

最让他开心的是现在可以经常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可以陪在她的身边看到她的喜怒哀乐,可是公孙迟子常常看到紫苏一个人坐在窗前发呆,秀美微促,他总是想伸手为她将眉间抚平,让她的脸上时刻挂着笑容。

每天他起床到院子里走走,不知不觉间总会走到紫苏的院落,越过围墙,有看到那可人儿坐在窗前闷闷不乐。他仰着头看了好久。

想她为什么总是这么难受,心事重重的样子,然后很是无奈地离开了。

“蝶衣姐姐,新来的那个管书房的小厮真的是你哥哥吗,他长得可真俊,好喜欢他啊,我这里有一封情书姐姐可不可以帮我送给他”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