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25 19:50:32   字数:2548字

白玦自从知道自己父亲的安排后,就再也坐立不安了。他一心喜欢紫苏,但是中间却是层层阻挠,两家的父母已经因为姑姑的事闹翻了,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办了,走着走着路过醉红楼,门口揽客的老鸨叫了他一声。

“哎哟!白大少爷,快进来喝酒”

“我才不去!我要回家”

“白大少爷是喝酒喝多了说的胡话吧,您家不是在那边吗,怎么往这边走了?”老鸨看着醉醺醺的白家少爷好笑。

“不用你管!我…我要回去见紫苏”

“哎哟!白大少爷心情不好,来小店喝点,喝点酒所有忧愁都不是事儿,再睡一觉,明早醒来保证什么烦心的事都没有了”

说着老鸨就自觉地在前面带起路来。

白玦跌跌撞撞地跟着老鸨进去了,他坐下来点了牛肉,花生,和酒,边坐着边喝边看头牌在中央舞台跳舞。

一会儿舞蹈结束了,姑娘中途休息,白玦又让老鸨拿些酒来,“我问你,这刚刚中间那个姑娘是谁?长得挺漂亮,可不可以来弹一只曲子来听听”老鸨点头答应立刻就走下去安排去了。一会儿,悠扬的琴声响起众人都拍手说“穆兰姑娘好美,”“穆兰姑娘,今晚可否留宿”…

哪知这会儿白玦直接走到舞台中央开始和着姑娘的曲子开始吹笛子。其他人在下面就开始不满意了,纷纷叫老鸨赶紧安排酒席,点名道姓也要穆兰姑娘喝酒。老鸨妈妈安慰大家一个一个来,此时已有九分醉意的白玦和着琴声吹奏,感觉就像和紫苏一起一样,和着和着就真的把穆兰当做了紫苏。众人顿时纷纷吵闹起来,老鸨妈妈只好跟其他客人抱歉。穆兰又安排了酒席,然后带着白玦进入她的房间。

白玦看着她,把她认成了紫苏,然后立马就将穆兰抱起,直接放在床上。

穆兰看着如此之今的白玦,虽说一直都知道他是京城数一数二的才子,心中本已仰慕已久。但是像如今此刻这么近距离接触,她是断然不敢想的,心上也是砰砰砰跳个不停。

之前就听说赵府的二小姐赵紫苏一直霸占着白玦,白玦对此事并不否认,所以京城的喜欢白玦的桃花才默默的成了暗恋。

但也有新的消息说,近些天不知道两人出现了什么问题,白玦没有以前那么爱紫苏了,在贵妃寿宴的时候白玦甚至还带了女眷一同前去,所以,现在喜欢白玦的桃花又在开始蠢蠢欲动了。穆兰看着酒醉睡着了的白玦,她想着…

她躺在白玦的身边,心一直砰砰直跳,看着他熟睡的脸,就忍不住红了脸想要扑上去亲两口。她轻轻地移动到他脸旁,睁大眼睛看着白玦脸的轮廓,瘦瘦的脸上透着淡淡的红晕。

“紫苏,不要你离开我”白玦边说就边抓住了旁边穆兰的手。

穆兰看着自己的手被白玦的手握着,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暖流,她微微笑着继续看着白玦。

半夜十分,白玦又大叫起来,“紫苏,你听不我解释,你不要离开我好吗?求你不要离开我”说着白玦使劲拽着穆兰的手,疼得穆兰直掉眼泪。

看着紧紧握着她手的这个男人她思考到底是怎么了?难道是紫苏根本就不爱白玦,她想到这里,心里无辜就有一阵莫名奇妙的火气。想想她穆兰,要身段有身段,要琴棋书画,她有哪点比不上赵紫苏,为何一味地默默地讨好。

之前她觉得自己是没有希望的,现在白玦就在她身边,她不愿意让机会溜走。于是,她将手轻轻地从他手心里挣脱出来,然后慢慢滑向他的腰间。

“啊!”

当白玦还在睡梦里做梦正和紫苏亲热,不料被耳边的尖叫声吓到,他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孩子披头散发地坐在床上。白玦吓坏了,赶紧掀开被子一看,这一看把他完全吓到了,他立马下床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姑娘,我不是故意的,昨晚我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呜呜呜呜”

“姑娘你别哭呀,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这件事就这样算吧”

穆兰盯着他看了3秒钟。

“真的吗?那你不害怕我要你娶我吗?”

白玦听见这姑娘让他娶她,他脸立刻就变了色,“姑娘,恕我难从命,我想你还不知道白玦这辈子除了紫苏,其他人我真的,不会娶她。

“姑娘,是我昨晚喝醉了酒,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姑娘你需要什么,我能帮你的一定帮你,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找我”。

穆兰看着白玦一脸严肃的表情,更加坚定了心中的决定。

“白玦我原来以为你会负责人,你,呜呜呜,你走吧,以后不要在让我看到你”说完穆兰捂着脸匆匆地出去了。

白玦望着离去的身影呆住了,现在的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心里一阵慌乱,不知所措。

他穿好衣服,起身离开,刚走到门口,老鸨就带着很多人冲上前来,大声哭喊,“我们家姑娘可是被他糟蹋了,众位官人你们都知道我家穆兰一直都是卖艺不卖身的,我本想来白少爷是翩翩君子一个,没想到…众位官人可要为我们家穆兰做主啊”说完又是一阵哭喊。

白玦本来头疼的不行,现在这就更乱了,“好了!吵什么吵!不就是想要钱吗!你家姑娘要多少钱,你开个数我马上叫人去取钱”。

这时候,“啪”白玦感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头也是分不清方向的。白泽的突然出现,众人立刻停止了喧闹,众人还在继续看着,白泽一声怒吼,“看什么看,还不快滚!”其他人便纷纷走开了,只有老鸨还在原地,她立马就扑倒在地抱住白泽的腿,大声喊冤,“老爷你可要为小人做主啊!”

“住口!拿去,这些应该够安抚那个姑娘的了,让她以后不要再在醉红楼出现,不然为你是问”说完气愤地离开了。

这几天城里满都是谈论白家少爷的风流,白玦自是知道理亏,被父亲囚禁在家中好好闭门思过,也一直在想紫苏知道这件事了她怎么看,怎么想,会不会不会原谅他。她是不是伤心欲绝,是不是痛哭流涕,是不是茶饭不思…

“紫苏,你快别想了,你又没见到白玦本人,这个是不能相信的,再说你认识的白玦他是那种人吗?”坐在窗前的紫苏默默揩着泪,心里一阵阵刺痛,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了,该不该相信了,还是自始至终他心中都没有她。如果传言不是真的他为什么不来给自己解释,还是说他从来就没有在乎过。

一连两个多月过去了,紫苏一直没有见到白玦,外面的流言也已经平复,但是她又听说,白玦最近要又纳了一房妾事,还听说就是那个在青楼的女子。

“哗哗哗”

一听见茶杯打碎的声音,碟衣赶紧进去,“紫苏!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了,你有多久没去帮病人看病了,为了一个白玦你就这样子,你值得吗?你看看最近大家都为了你都累成什么样了!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老爷夫人想想啊,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知道你喜欢白玦,爱到骨子里了,但是他已经有了妻室,你也不至于连醉红楼的头牌还要差吧,他这摆明了就是羞辱你”

“啊!~碟衣你别说了!你出去吧!”紫苏坐在地上伤心地流泪,心想:是啊,碟衣说的对,我又干什么一直放不下他,他既然不爱我,那么从今天开始我们便不再相见。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