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27 23:29:01   字数:2772字

春光灿烂的下午,紫苏在刻苦钻研医术,而薛少卿在同自己下棋。

外面树上有鸟儿在叫,枝头有花儿在绽放。天气已经转暖,他们都换了较薄的衣服,暖风和花香之中,紫苏忽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个人。

紫苏想起以前无数个这样的下午,他就坐在紫苏身旁,为紫苏传授功课。

他会耐心地把每一味草药讲解上五遍,他也会仔细地指导紫苏所写的诗里的每个错误。

其实叫他来给紫苏传授功课是紫苏她娘犯的最大一个错误。心上人就在身边,紫苏哪里还有心思学习,当然全部注意力都从理智转移到感官上去。

他挺直的鼻梁,他柔软的头发,他低沉温柔的声音,无意触碰到的温热光滑的肌肤。

紫苏忽然开口问:“先生,你喜欢过人吗?”

薛少卿抬头看我:“什么?”

紫苏望着他俊秀的面容,重复道:“你喜欢过什么人吗?”

薛少卿淡淡道:“怎么问这个?”

“有还是没有嘛?”

他放下棋子,说:“有过吧。”

紫苏好奇:“她怎么样?”

薛少卿笑了笑,陷入回忆:“她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礼。我们在诗会上隔着帘子对过几首诗,她才华横溢,在女子中少有。她本来定有亲,后来就由父母做主嫁人了。”

薛少卿等了等,他又继续提子下棋,紫苏问:“完了?”

“完了。”薛少卿说。

“你连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薛少卿笑:“不知道。”

紫苏失望:“这算什么啊?你就没有去争取吗?”

话说完就知道说错了。薛少卿纵有满腹才学,也只是不行,隔阂如此严重,怎会让他如愿已偿?

薛少卿淡雅一笑,尽在不言中。

紫苏闷着头继续看医书。

那个人写这本书,是为了将自己毕生本领传承给后人,本着一种无私的信息交流精神,所以并不生涩,紫苏读着不太难。而且上面的《毒经》篇非常有趣,有些简直像武侠

小说截选。

什么a地人士张三,与b地人士李四进行非法性质的武斗,李四给张三下了他们独家密方传男不传女一片顶过去五片的神毒“断肠散”。于是张三腹痛如绞四肢浮肿,身上出现黑斑,痛了足足七七四十九天才腹破肠烂而死。而解毒方法应该这般那般再这般。

紫苏正在笑,蝶衣来找我:“小姐,夫人叫你去一趟。”

“啊?”紫苏做了亏心事,立刻不安,心想赵夫人不是知道了紫苏溜出门的事了吧?

赵夫人仪态端庄地坐在高堂,身旁站着小腹尚平坦但是已经一身孕妇装并且装模作样扶着腰的大嫂,还有始终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赵紫玉,和几乎可以忽略的闷头蜗牛白雁儿小姐。

重点是,几位女士脸上都带着友好的笑容齐看着紫苏,让紫苏一阵毛骨悚然。

赵夫人开口:“紫苏,下个月十八,你就满十五岁了,可就不再是小姑娘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紫苏松了口气。

大姐冲紫苏倾国倾城地笑:“恭喜妹妹要成年了。”

哦?紫苏这才想起,古时候女子,似乎正是十五岁成年。之后,就可以谈婚论嫁了。

难怪赵夫人看着紫苏,就像农民看着自己下地里种出来的大白萝卜,或是饲养员看着养肥了的猪一样,有种劳动人民大丰收的喜悦。

赵夫人说:“及笄是大礼,不可马虎。我们决定现在就开始着手准备,你也要做几身新衣服。下午就不上课了,御衣局会上门来给你量身。咱们这可是沾了皇家的光,你三姐当年及笄时都只是云剪轩做的衣服。”

大姐笑道:“娘,妹妹以前那么可怜,这次把及笄礼举办隆重点,也好补偿一下啊。”

赵夫人满意地点点头,说:“你下午也去挑几块布做裙子吧。”

大嫂也吊着嗓子说:“小妹真是好命,看娘多疼你。将来若是嫁了好夫君,可不要忘了娘家人哦。”

紫苏在旁边一直干笑。

就这样,一直到生日那天,紫苏都没有机会出去。

新衣服做好送来了,色彩明丽,料子轻盈,紫苏倒有几分爱不释手。可是转头看到穿了新衣的大姐,美得仿佛随时可以腾云驾雾而去,立刻被打击得陷到尘土里。基因决定一切啊。

现在大姐时常来书院转转,送点什么新鲜瓜果点心。她每次都精心打扮过,那种受爱情影响而散发出来的美丽极其璀璨夺目,让人眼睛都张不开,可是薛少卿这个高人居然还是无动于衷。

说真的,紫苏都有点同情大姐。虽然她在自己的问题上表现得对自己极其庆幸而对紫苏又不够同情。

就这样,紫苏的十五大寿终于到了。

四月十八,春光明媚。紫苏一大早就被从被窝里拖了出来,由赵夫人亲自监督着梳洗打扮。

紫苏又被迫穿上一件桃红色的礼服,然后坐下来,由赵夫人亲自为我修眉。

她捏着镊子凑近紫苏的眉毛,然后猛地一拔。紫苏发出惊天动地地惨叫声。

蝶衣在外面敲门:“怎么了?怎么了?”

我说:“我死了!”

赵夫人拍她一下,说:“没事,你去招呼客人吧。”

紫苏哭:“娘,疼死了,别修了。自然就是美啊。”

赵夫人板着脸:“别胡闹。”然后叫老妈子一边一个按住我,大姐亲自扶住紫苏的脑袋。紫苏简直就像砧板上的活着剥鳞的鱼,干脆放开嗓子呼天抢地地乱吼乱叫,疼得眼泪直流。简直不明白以前寝室里那些女生得有多大的毅力才能忍受隔三岔五修剪一次眉毛?

赵夫人到底姜是老的辣,任紫苏鬼哭狼嚎,下手丝毫不软。

好不容易修剪完毕,紫苏就像死过一回,满背是汗。

现在轮到大姐亲自给紫苏扑粉抹红,戴上首饰。最后一帮人七手八脚给紫苏整理好衣服,这才勉强告一段落。

紫苏还没来得及看镜子,就被众人拥了出去。

隔着帘子往外望,大堂里已经站满了人,大都是紫苏不认识的亲戚。赵太傅一身朱玄朝服,坐在高堂,赵夫人也换了一身紫金红命妇朝服,仪态端庄地坐在他身边。一个显眼的位子上还端坐着一个凤冠紫袍、风韵犹存的贵妇,就是紫苏的三姑婆,寿王妃。乃是此次仪式中的正宾。

赵太傅起身致辞,说了一番场面话,然后仪式正式开始。

紫苏由大姐陪着走进场,开始了一长串行礼,下跪,解头,梳头的动作。

大姐为紫苏梳完头,把梳子放到席子一边。紫苏还以为完了,兴奋地抬起头来。大姐一手又将紫苏的脑袋按了下去。

寿王妃这时站了起来,走到一旁洗了个手,然后又和紫苏爹娘互相客气一番。紫苏想这下该给自己扎头发插发笄了吧,结果三个老家伙又坐了回去。

大姐指挥着紫苏转了一个方向,有司奉上罗帕和发笄。寿王妃站了起来,高声吟颂祝辞:“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紫苏一句也没听懂。正迷惑着,寿王妃已经在紫苏身边跪了下来,开始为紫苏梳头。

大妈年纪不轻了,可能有点白内障加老花,眼神不大好使。弄了好半天,把紫苏头皮扯得生疼,终于弄好了。然后加笄,一插就插到紫苏头皮,紫苏立刻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好在这笄是玉而不是钢筋做的,不然紫苏就要命丧在这里。

大姐将她扶起来,悄悄塞给她一张帕子。她感激地擦了擦满脸汗水。仪式告一段落,她回房间换了一身常服。因为大早起来就没吃东西,现在饿得肚子里打鼓,看到桌子上摆了糕点,伸手就去拿。

大姐一把抓住她:“等一下,接下来是三拜。”

紫苏在心里哀号:痛恨封建主义社会!

就这样,等她把所有的礼节都行过一遍后,都已经是下午了。回到院子里,往床上一倒,几乎不醒人事。

紫苏算领教了古礼的繁杂冗长拖拖拉拉没事找事纯粹自虐,她差点没给那身厚衣服捂出一身痱子。

蝶衣却还很高兴:“二小姐,我听其他丫鬟说,赵家这么多姑娘里,就咱们的及笄礼是最最隆重的,连大小姐都比不上呢。”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