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28 23:24:47   字数:2077字

迟子的爱

“紫苏,紫苏!”

“怎么了,迟子?”

紫苏看着气喘吁吁追上来的迟子,一脸平静。

“紫苏~紫苏,你今天真漂亮。”

“哦!是吗?我什么时候不漂亮?”

迟子听完紫苏的话一头雾水,只得无奈地笑笑。

“不是,我的意思是……”话到嘴边,迟子又咽了下去。

“说呀!说呀~你是什么意思?”紫苏嘟着脸问道。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今天很漂亮,对!你今天的衣服很漂亮。”

“是吗?我昨天不也是穿着今天的这套衣服吗?”紫苏白了迟子一眼,然后走开了。

迟子看着紫苏远去的背影,真想追上去,可是他还是停住了脚步。

迟子和紫苏相识在三个月前。

三个月前,紫苏正还在尼姑庵里修身养性,她很多时候都会在后山的大石头上发呆,眺望远方。

那日,紫苏依然是像往常一样来到大石头上坐下。突然碰的一声一个少年在她的面前倒下。她被吓了好一跳,好久才反应过来。然后惊恐地走到少年身边,用两个夹紧的指头去感受她的鼻吸。

“姑娘!你干什么!”迟子很是生气地推开了她。

紫苏瞪大眼睛看着说话的迟子,畏畏缩缩地说道,“你一个大活人,白天干嘛出来吓人!还说是我的错!你脑子坏掉了吗?”说完紫苏一脸厌恶的表情。

迟子却又直挺挺地倒下了,碰的一声又把紫苏吓了一跳。

这次紫苏才难得管他,看着他躺着,大声叫了一声,“你叫什么名字?”

只是迟子躺着一动不动,也不回复她。

紫苏很是生气地说,“你这个不识好歹的家伙!我问你,你还不回答!你还装!继续!”说完狠狠地朝迟子的后背踹去。

迟子依然是一动不动的躺着,什么也不说。

紫苏又大声叫了一声,“死人!你继续装死!”说完又使劲朝肚子狠狠踹了一脚。

这次迟子还是一动不动,这可把紫苏吓了一大跳。

“完了!我不会把他弄死了吧!阿!不要阿!我还年轻,我还想着要多活两年的呢。该死的臭小子,你自己倒霉,别怪我!要是碟衣在就好了,她就可以帮你看看是怎么回事了,说不定还可以救你。只是我紫苏没什么本事,我只能帮动物看病,你要是动物就好了。怎么办?你要没事阿!”

紫苏看看周围,没有人,心想,我还是现在趁没人,赶紧溜掉吧!不然晚点被人发现了还以为是我害死人的,到时候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想着紫苏就开始准备偷偷溜走,刚迈出第一步。

“碰!”

紫苏哎哟一声,还生气地骂了一句,“该死的!哎!走个路还…”

“口~渴,我要喝水。”迟子艰难地说道。

紫苏一看是刚刚那个青年,登时就来气了,“你干嘛要把我绊倒!你可知道我是谁吗?”

迟子依旧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也不看紫苏,继续说着,“水~我要喝水”。

紫苏看着躺着,虚弱的迟子,赶紧去取来水,喂他喝下。等迟子重新躺下,紫苏轻轻摸了一下迟子的额头,“哎呀嘛!怎么这么烫!”

紫苏看着下山的路,又看看发着烧,躺下的迟子,想了下下,“我如果带他下山,路途不仅遥远,而且我还不一定能背动他。这个瘦瘦的个子还是挺沉的,我把他放在那边山洞吧,要是有蛇,狼,老虎,万一把他给吃了呢?那我不是就成为了罪魁祸首了吗?”

紫苏望着躺下一动不动正发着高烧的迟子,“算了,佛曰‘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紫苏赶紧就将迟子扶起来坐着。

紫苏又到旁边捡了一点柴火,放在迟子身边。又找了一些山药,野果。

迟子还是在昏迷状态,全身发烫。紫苏仔细看了看他,发现他长得还挺俊俏,可能会和白哥哥一样俊俏,瘦削的脸上总有一丝表情神似白哥哥。紫苏便忍不住就看着他,帮他敷草药。

第二天早上,迟子醒来看见自己怀中的女孩,本来想要立刻让人家让开。这时候紫苏很是识实务地翻了个身,脸正对着迟子。

紫苏痴痴的看着自己怀中的这个小女孩,感觉到无比的可爱,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爱的孩子呢?到底是自己的亲骨肉,果然,是向着自己的孩子。

在这个荒山野岭里,自己必须得保护好这个小孩子啊,紫苏起了身,抱着孩子在四处走了走,她紧紧的拥抱着孩子,因为她太爱自己的孩子了。真的是太可爱了。

自己该如何走出这么一个荒山野岭里呢,如今又带着这么一个孩子,按道理来讲,是给自己图添累赘,然而,这个孩子确实很可爱,很讨人喜欢啊,而且这个孩子现在安静的躺在自己的怀里不哭不闹。

如此这般,紫苏更加喜欢这个孩子了。她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要带这个孩子走出这个地方,不然是和自己的善行有悖的。

紫苏从山里猜来了一些藤条,以及一些阔叶树叶,她会一些简单的编织活儿,于是她轻轻的将孩子放在一个石头上,自己把弄来的这些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开始编织起了一个吊篮。

眼看着太阳快要落山,可他们还没有走出这一片林子,于是,紫苏觉定,再走可能会出事的,渐渐地天都快黑了,这么一个地方,很危险的,于是她觉得在这个地方休息一晚上。

这里有一棵非常巨大的树木,而这个树木的根部,是一块巨大的树洞,是天然形成的,刚好这个树洞可以容纳两个人,于是,紫苏就决定,以这个树洞为地方,带着这个孩子,在这里过一晚上,等第二天早上太阳出来的时候,再赶路吧。

很快她就编织好了一个类似于吊兰的东西,然而,却不是用来睡觉的,而是堵住这个树洞的外面,紫苏折了一些树枝,在树洞旁边生了一团火,这样有利于树洞取暖,也不容易着凉。她又用吊栏以及其他的树枝,石头等东西围住了树洞的缺口,安心的就和孩子一起入眠了,而树洞旁的篝火依然在燃烧着,似乎在守候着他们俩人。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