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1-30 23:25:03   字数:2223字

此时,夜幕已经渐渐降临,在这条美食街,家家商铺都掌起了五颜六色的彩灯。而白晗和薛芷涵还在那家五福茶楼的包间里吃茶饮酒,此时,俩人都已经有些醉意,然而,却仍旧有很多说不完的话。

“白晗哥哥,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吧?”芷涵虽然也有一丝醉意,然而,她已经意识到,时间不久了,如果回去迟了,不仅老爷会严厉责骂,对于赵衡,也不好交代。

想到这里,芷涵却不由的一丝悲苦之情从心头涌了上来,为何两情相悦的人却不能在一起呢?她喜欢白晗哥哥,白晗哥哥也喜欢她,然而,自己却嫁给了赵衡,这是宿命吗?还是手段。

没错,正是手段,家族之间,争名夺利,勾心斗角,都为了自己的势力,却无情的剥夺了一些无辜者的幸福,自由,万恶的政治,万恶的争斗!此时,芷涵内心由悲转怒,一股无名的怒火,正在自己的心头燃烧着,然而,虽然是怒火,却始终只能埋藏在内心,连说都不敢说出来。

“芷涵,你……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么喜欢……喜欢你!”此时,白晗已经喝的酩酊大醉,不能自己,说出了自己埋藏在内心的话,尽管这些话芷涵早就知道。

“都怪那玩弄权术的人!都怪他们!怪他们!我们俩情相悦,却不能在一起,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为别人做嫁衣裳!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此时的白晗已经全然不顾自己的形象,他开始大声喊叫着。释放内心的愤怒与无奈。

芷涵看着自己烂醉如泥,肆意吼叫的白晗,内心却百感交集,俩人的看法想法是一样的,都对这玩弄权术的人万分的憎恨,对这肆意践踏自己自由的人的愤恨,俩人此时已经不谋而合,然而芷涵并没有去劝解白晗少饮点酒,俩人此时各自举杯,开怀畅饮,肆无忌惮,洒脱奔放。

赵衡是和芷涵一同回薛府看望岳父岳母的,而此时,已经半夜,薛府上下却始终不见小姐回来,全府上下都非常着急,四处派出人手去寻找。

而赵衡此时也是非常的着急,唯恐夫人出事,自己和芷涵结婚已经有些日子了,虽然这个女子自从嫁给了自己之后,就再没怎么说过话,也在没有过什么好脸色,然而,自己还是非常喜欢妻子,她温柔,娇弱。勾起了自己忍不住想要保护她的冲动,有时候,爱就是这么产生的。

赵衡此次来薛府,只带了两名血滴子成员,眼看找不到自己的夫人,他就把这俩人派出去,让他们去联络附近的血滴子组织,查找夫人的下落。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一个血滴子成员终于回来复命了,说在美食街“五福茶楼”发现了夫人的下落,她正和白家公子白晗一起喝酒饮茶呢。

赵衡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气的一把捏碎了一只茶杯。他快步的走出门去,想把那白家小子狂揍一顿,然而,他却吩咐血滴子成员待命,没有携带他们,因为,自己这次是便服出来,而血滴子又是皇帝身旁的秘密组织,千万不能暴露,就算是刚才寻找芷涵的时候,他都是秘密的吩咐血滴子去办的。

赵衡大步流星,片刻功夫就来到了五福茶楼。此时,芷涵和白晗俩人醉意已经清醒了三分,二人正在喝些茶水,闲聊着。

突然包厢外,一声大吼“白晗!看我如何收拾你!”顷刻之间,那木门已经炸裂开来,楼道里的人都吓的四散逃走。白晗看到这番景象就连忙躲避接招。

他已经猜测到是谁了。此时,只见赵衡突然站立在了他们俩人的面前,叫嚣着,就要将白晗大卸八块。

论起力气,白晗可能不是赵衡的对手,因为赵衡天生神力,白晗无法抗衡,然而,要是论起拳脚功夫,或者是器械刀剑,赵衡可是远远不能和白晗相比的。

白晗在八岁那年,就被父亲送到武陵山,跟随颜悔大师学习武艺,而白晗也天资聪颖,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并且还得到了颜悔大师的真传,敢说在京城之中,是没有人能够对抗的,就连赵衡的哥哥,镇边大将军赵云也是惧怕三分。

由于赵衡是突然冲出的,白晗猝不及防,便被赵衡踢了一脚,然而,这一脚其实并不碍事,而芷涵却见赵衡踢了白晗气的直骂赵衡,此时赵衡见自己的妻子为了别的男人而骂自己,更加的怒不可遏,于是便咆哮着,直取白晗,打的翻箱倒柜,不可开交,楼上的人都吓的纷纷躲避到了楼下围观。

两人从楼上的包间里一直打到了楼下,甚至打上了屋檐,然而任凭芷涵怎么叫喊,二人始终不理会,打将了起来,就停不下手,赵衡心中恼怒这男子和自己的妻子亲亲我我,而白晗则心中恼怒这男人取了自己心爱的女人。

刚开始,白晗因为喝了些酒,还没有完全酒醒,有些迷糊,竟然被赵衡连踢几脚,然而,一番打斗过后,白晗的酒劲儿已经过去,此时他已经越发的清醒,而且刚喝过酒,全身充满力量,他使出啊自己的绝学,只是一阵子功夫,几下拳脚,赵衡便不敌白晗,几招之内,赵衡便被白晗给伤了筋骨。

然而,气急败坏的赵衡,已经知道自己不敌赵衡,便吹了一个口哨,此时,刹那之间,从五福茶楼的四周涌出来了一群黑衣人,只见他们头戴斗笠,身穿黑袍,手提弯刀,转瞬之间,就包围了白晗。

人群之中,只听到有人议论“这就是血滴子吧!”

“血滴子?”白晗很是疑惑,这个赵衡居然随意调动血滴子,他这不是找死吗?血滴子只有皇帝亲自下达命令才能调动的秘密组织,此时他竟然敢随意调动。

“赵衡!你好大胆子!竟然敢随意调动血滴子!”白晗喊到。

“你……”赵衡欲辩驳,然而,他这时才想起来了自己犯的错误有盾严重,只见他一个收拾,那群血滴子成员便消失在了人群之中不见了踪影。

“白晗!我不会放过你的!”只听赵衡喊到。

“赵老爷到!”此时人群之中,突然有人高声喊到。

果然事赵府老爷的仪仗。

“哎呀!你们这两个后生啊!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大打出手呢?亏你们还都是名门望族出身的人,哎吆!快回去!快回去!”只听赵老爷劝解到。

在赵老爷的劝解之下,赵衡带着芷涵怒气冲冲的随着赵府的仪仗离开,而白晗则闷闷不乐的向白府走去。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