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2-01 23:20:17   字数:2042字

赵衡拉着芷涵回到了了薛府之后,住了一晚上,第二天便急着赶回了赵府。因为他感觉在这里很是不安全,至少,他不放心芷涵,更不放心那个白晗。

不过,此时他内心正在酝酿一个计划,一个阴谋,那就是一定要设计把这个白晗这个小子一定要搞一下,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第二天上午,吃过早饭之后,赵衡便带着芷涵就回到了赵府。

“从此之后你再也不许去暗中见那个姓白的小子!你听见了没有?”一进门,赵衡便怒气冲冲的对芷涵吼到,因为,在薛府的时候,赵衡鳖了一肚子火,可是又不能在哪里发泄出来,因为毕竟是在薛府,是在芷涵家里,如果当时发火的话,对谁都不好,弄不好,还会导致薛家与赵家产生误会,此时,已经回到了赵府,他可以肆意妄为。

“你……你知不知道,你们有多残忍!你们活生生的把一对两情相悦的人给拆散了你知道吗?”芷涵泪眼婆娑的说到。

“这又能如何?”赵衡狠心的说到。

“你们这些虚伪,贪婪的人,为了达到你们的目的,就能肆意剥夺别人的幸福!你们……你们……”芷涵激动的要哭出来。她有一肚子的委屈,不能对任何人说,如今这个赵衡既然已经摊牌了,那她也就什么都不用顾及了。

“你说说,你为什么取我?你为什么娶我?你是真的爱我吗?”芷涵问到。

“我难道对你不好吗?”赵衡问到。

“没错,没错,你对我很好,确实对我很好,可是,是你娶了我,你问问你自己,你喜欢我吗?你是真正发因为喜欢我才娶我的吗?”芷涵又接连问到。

此时,赵衡居然被芷涵的问题给问住了一时半会儿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芷涵的问题。

“赵衡我今天就告诉你,你更本不懂的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你的心是铁的,你们的心都是铁的,都是黑的,都是贪婪的,没有一点情感,你们一天就知道尔虞我诈,完全不知道什么是情什么是爱,在你们的眼中,任何事情都可以作为心术的筹码!你们!”芷涵越说越起劲,这种气势已经压住了赵衡,压的他一时半会儿说不出话来,只能静静地聆听芷涵的训斥。

“我和白公子,我们彼此心里都有彼此,这种感情,你们是永远永远也体会不到的,你们可以肆意践踏我们相爱的权利,你们这些人,难道就真的不觉得你们这是在作恶吗?”芷涵又是一个问题,赵衡想反抗。然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芷涵,芷涵,你别生气了,这也是我们都没有办法的事,我们都不是这一切问题。一切事情的决定着,或者说,我们都是别人手中的棋子,只能任别人摆弄,这是我们都无能为力的,不能怪谁的,更不能怪我。”

终于,赵衡说了话,可是他又不能和芷涵直接发生语言冲突,也不能直接否决芷涵的说法,因此,只能先肯定再否定给他讲道理,这样,可能会有些效果。

“我们也是人啊!难道就不知道反抗吗?别人让我们干什么,我们的宿命就是只能乖乖的听从别人的去干什么吗?天下如此之大难道就真的没有我们的安身之处吗?”芷涵愤怒的说到。此时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她心中一直是一个勇敢无畏的赵衡,如今却说出了如此无奈的话,显然,是她高看赵衡了。

“行了,别在说下去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出去了。别再生气了。”

赵衡说完之后就出了门,而芷涵一人还在屋子里生气。此时,赵衡出了门,并没有走出赵府,而是来到了他秘密议事的地方。

他一个人在那个议事堂里。独自漫步着,他是在思考着什么,其实,他并没有被芷涵的话所动容,如果仅仅因为一个弱女子的话就改变了他的看法,那他还是他吗?他也就不可能现在在皇帝面前如此器重了。

突然,他发出了一个很少用的信号,原来这个信号是血滴子组织里的,是用来着急血滴子八大头领的,然而,这次他只召集了两个头领,随着他口令的下达,那两个头领便来到了这个议事堂中。

“主人,您有什么吩咐?”两个身穿黑袍,带着面具的人,来到了堂中,低声的问到。

“我遇到了一点难题,需要你们的帮助,这次,不要把我调动你们的事告诉皇帝,不然,你们一定小命难保!听到了没?”只见赵衡厉声说到。

“放心,我们誓死效命主人!”

“那个白府的二公子白晗,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赵衡问到。

“嗯嗯,肯定听说过啊,他可是前年的武状元呢,谁能不知道他。怎么了?主人,您和他有过节?”一个头领问到。

“没错!这个家伙非常的可恶,可以说非常的可恶,可恶至极,勾引我妻子,而且,还当众羞辱我,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次一定要狠狠的报复他一下,方消我心头只之恨!”赵衡咬牙切齿的说到。

“主人,您就吩咐吧,该怎么做,我们绝无二话刀山火海都在所不辞!”一个头领坚定的说到。

“至于怎么收拾他,我还没想好,所以才找你们来一起商量对策的,你们俩都说说,看有什么好的计策,来把这个家伙收拾一下!”赵衡说到。

俩人此时都哑口无言,都在极力的思考着,看有什么好的计策来说出来,好邀功请赏,这俩人,平时也就是在血滴子组织里经常给赵衡出谋划策的人,所以赵衡才经常找他们俩说事的。

“这样,据我所知,赵衡下个月要去幽州做一笔大生意,我们可以从这里出手,让他做不成,狠一点,也可以让他回不来!你看怎么样主人?”一个头领说到。

“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确实,这确实也是一个机会,一个收拾白晗的机会,因为幽州距离京城非常的遥远,而且在哪里下手非常的容易得手。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