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胡豆   更新时间: 2017-12-01 23:20:58   字数:2059字

“二小姐,外面薛大少爷找你。正等在门外的呢。”一个丫鬟匆匆忙忙跑进来通报。

紫苏正在练琴,碟衣今天去忙事情去了。一听是薛少卿来找他,她立刻就气愤起来,“去!你下去告诉他!二小姐没有在家。”

“是,小姐”说完丫鬟就匆匆出去了。

紫苏看着出去的丫鬟,心里很是气愤地想道:这个死小子!臭小子!居然也跟着学坏了。哎!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从小一起长大,也没见他好这口阿!说起青楼我就来气。他还这么故意引起众人的关注,真的是太让我失望了!碟衣和我从小一起长大,我这次真是害了碟衣。不行,我得帮她找个品行端正的文人公子。

紫苏说干就干,立马就交代了下人去办。

碟衣忙完了事情沉郁地走过来。

“碟衣!碟衣!快过来有好事告诉你”紫苏一见碟衣过来了,就立马开心地叫了起来。

碟衣只是淡淡地回答了一句,“哦,什么事”。

“碟衣我跟你说,你一定不要走我的老路。我要给你介绍一个新欢,有了新欢就会忘了旧爱的”

“紫苏!别闹了好吗?”

碟衣一听紫苏要为她物色一个男子,她立马就皱起眉头望着紫苏。

“哎呀!碟衣我这是为了你好!难道我还能看着你受委屈吗?”

碟衣低着头,心里确是很清楚紫苏是为了她好,于是她不再说话了。

第二天,紫苏带着碟衣一起去到和苏公子约定的地方。

“苏公子,不好意思我们来晚了一点。”

“二小姐,没事儿,我也是刚刚才到的。”

苏公子看了一眼紫苏旁边的碟衣,微笑了一下。

紫苏赶紧介绍到,“苏公子,这是我的好姐妹,碟衣”“碟衣,这就是我跟你说的苏公子”

两人互相点点头,然后三人一起来到了茶馆然后一起聊聊,相互了解了一下彼此。

下午,碟衣就慌称家里有事情要处理,拽着紫苏就回去了。

“哎!碟衣慢点,慢点”紫苏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碟衣!”

碟衣正拽着紫苏往府里,却不料在门口撞见了少卿。

“碟衣!”

“薛少爷,”碟衣叫了一声准备拉着紫苏就直接进去。

不料紫苏却开口了,“少卿,你来我们家干嘛?我们这里不欢迎你”

“紫苏!别闹了!”

少卿一听紫苏的话,就皱起了眉头。

“我闹了吗?我是替碟衣抱不平。哦,对了,今天我和碟衣去见了苏公子了”

少卿立马就火了,大声吼了起来。

“紫苏,你又不是不了解我,你在这里瞎搅和什么。”

“怎么了!紫苏怎么搅和了!倒是你,没事儿不去找你心爱的姑娘,来找我们干嘛!”

“碟衣!上次……”

“上次的事情就不用讲了,你可以回去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少卿急了,“上次的事情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真的,我保证。”

碟衣现在把脸扭到了一边,一句话也不说。

倒是紫苏又开始不满了,“什么真的假的,难道我和碟衣四只眼睛还没看见?还没有看清楚?”

“紫苏!我真的!那真的是个误会!”少卿这会儿为了解释,急的眼泪花都挤出来了,可是碟衣一句话也不肯说。

紫苏正准备拉着碟衣进去,不料这会儿碟衣却停下,转过身来。

碟衣开口到,“少卿,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了,你回去吧,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吧”,说完碟衣就挣脱了紫苏的手飞快地跑了进去。

“碟衣!”

“就是,你以后别再来找碟衣了,今天我和她两去看了一下苏公子。人家不仅温文儒雅,而且长相英俊……”

“够了!原来是碟衣另有了喜欢的人了。那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以后再也不会来找她了。”

说完,少卿就转身离开了,紫苏还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有说。

少卿一人独自来到了曾经他们经常去的城南。一个人惆怅的走着,一幅幅曾经的画面涌上心头。而少卿此时却感慨万千。

我怜莺莺,始于元稹。张生,抑或是元稹本人,好似痴情儿郎,其实薄情寡义。说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不过是书生一时兴起,那算得上什么山盟海誓;而“夜合带烟笼晓月,牡丹经雨泣残阳。低迷隐笑元无笑,散漫清香不似香。”也只不过是为莺莺的倾国倾城而倾心。明明是自己内心汹涌澎湃,按捺不住对美的渴望,可是元稹啊你为什么这么自以为是,说什么“等闲弄水浮花片,流出门前惹阮郎。”谁惹了谁你懂的,而谁又为谁衣带渐宽终不悔,万转千回懒下床谁知晓?你又说你恋恋红颜,可你究竟恋了什么,只是为了‘鸳鸯交颈舞,翡翠合欢笼”的一时欢娱吗?难道莺莺只能如一个风尘女子般在你的生命里一笑而过,做一个卑微的过客。

可恨得之既易,弃之也快,明明是自己难抵诱惑,停妻又娶妻,还要说别人如庭前红槿枝,只怕“朝开暮飞去,一任东西南北吹”。本以为这场相遇可铸一段奇缘,可谁曾料君情中道绝,枕前也曾发千般愿,可昨日缱绻今何在?万千思量,无奈何,只得漫洒美人泪,默默无语。

怨东风。“薄命千年恨,芳心一寸灰”。君既弃之,便永别之,莺莺没有去苦苦纠缠什么,甚至到了最后还提笔赠言“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

禁不住感慨万千,潸然泪下,一哭为红颜。纵然一生为爱柔肠百断,可奈君薄情何?君既薄情,亦已焉哉。莺莺选择了放手,倒是那个薄幸的男人还在无耻地追忆着什么,可是他背负的这一身感情债再也偿还不清了。

今时我扼腕叹息,唏嘘不已,再问红颜怨深深几许?竟是爱有多深怨就有多深呵。仰天长叹,叹多少红颜悴;低眉暗恨,恨多少相思碎。只盼痴情女儿都能遇到坚若磐石的郎君,从此琴瑟相和,恩爱两不移。

只望世人都能为爱放条生路,从此不再让美人夜半独倚明月楼,为爱消得人憔悴。

胡豆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