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瘦长落月   更新时间: 2017-11-02 15:32:27   字数:3117字

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林蝶知道陈乐轩要去罗马尼亚了,所以放学回家之后,林蝶一直在厨房里为陈乐轩做了一大堆好吃的菜肴。都把整个饭桌都占满了,“其实不用煮那么多啦,这太夸张了!”陈乐轩也是露出了苦笑不已的表情。

“不嘛,不嘛,您要多吃点才有力气去把血族那些老头给打的哗啦哗啦的。”林蝶说的这个理由,没毛病。

陈乐轩也只好大吃大喝一顿了,看见这样吃货不一会就把桌上的美食给一扫而光,林蝶也是开心的不要不要的。

晚饭后,陈乐轩用电脑联系了辰德信,也说了下这次血族内部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件,毕竟是一代血王就这样被杀掉了!说出来,谁都感觉惊讶无比的,陈乐轩也慢慢意识到了这事没有那么简单。

刚洗完澡的林蝶看见陈乐轩好像心事重重的样子,就上前在背后抱着陈乐轩,说道:“古格里斯,您在想着是谁杀了血王的凶手吧?其实吧,以我看来,是血族里尼克干的,也就是血王的亲儿子。因为这个人本来就对王之位虎视眈眈了,之前一直都没有动手,现在居然动手了,那背后一定有一个更加强大的推手,把尼克变成一个王。尼克的实力不可以藐视,下面那些老头估计要起风波了!不过,真正厉害的还是给尼克这样胆子的那个人,血族里的族人居然没有一个人怀疑尼克。”林蝶一边给陈乐轩揉着头部,一边分析道。

“照你那么说,那蔡冠豪就有危险了!他自己一个单枪匹马的去和去送死没有区别呀!怪不得,张朋直接把组织的人都叫上,我一定要把蔡冠豪给久出来。怎么说也是我的伙伴吧。”陈乐轩给林蝶那么一点,马上就明白了。

“答应我,一定要平安回来,打不过的,就交给他们来搞,你别那么拼啦!我不想。。我不想再等几千年了,我会受不了的。”说着林蝶的眼框渐渐湿润了起来,眼框也慢慢落下了清澈无染的泪水,最后落在了陈乐轩的额头上。

陈乐轩感觉到自己后背的女人哭了,转身直接把林蝶一手抱在怀中,给予了几千年以来第一次亲吻,这对于林蝶来说这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吻。林蝶的嘴上那两片薄唇早已被陈乐轩的嘴巴死死封住了,而林蝶更加的心里小鹿乱撞,身子直接变得软骨酥麻,整个身体也是软绵绵地靠在了陈乐轩的身上。两个人在房间里,也不知道亲了多久,才舍得把双唇分开。

林蝶脸上也是保持着蜜汁红润,微微的低着头,眼睛根本不知道不知道要看哪里好了。

“额。。我的初吻就这样奉献给您啦,您现在不哭了吧!”陈乐轩这话也是一言打破了两个尴尬的局面。

“我等了这一刻几千年了,坏蛋,害羞死了!”林蝶在用粉拳锤了几下在陈乐轩的肩膀上。

这一夜也是让两人即将在满满危机四伏的战斗前给对方的信赖的晚上。

坐标:罗马尼亚血族城堡地下禁锢区

“你这个野种,我还想怎么去解决掉你,你知道,你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没想到你自动送上门来了!”在这个神秘而漆黑如墨的禁锢区内深处,有一个脸色苍白和白纸一样的青年被牢牢的锁在了十字架中。

“我也知道,十字架被你来说是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你这个野种,和人类诞生出来的产物,根本是无法和我这个血族王子攀比的,哈哈哈哈。。。”说这话的,正正就是尼克,他用着似狼似虎的眼神怒视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蔡冠豪。

“你倒是给我说话呀!你不是哑了吧?我愚蠢的弟弟。”尼克一手掐住了蔡冠豪的嘴巴,试图想用力让他张开口。尼克眼睛早已突变成深红无比,眼球周围被深红铺满了,手上的指甲,也变得如墨奇长般,让人毛骨悚然的恐怖。

被死死锁在十字架上的蔡冠豪,由此到终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就别想着,你的伙伴来救你!他们都只要踏进血族堡垒的视野范围之内,我会送他们下面见死神的了,很快就没有人知道我的秘密了!”说完之后,尼克一手挥动着身上的披风向禁锢区大门走去。

此时,罗马尼亚血族城堡200公里以外上空,出现了一架隐形小型魔音战机,这架战机外观拥有着十分科技抽象感帅气。也是在全世界只有唯一一台,那就是出自马文德之手的技术了。又谁会知道,世界上会有如此把科学科技做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坐在魔音战机里的九个人,开始整理了下自己要带的装备家伙,“尼克那家伙,一定会有很多陷阱给我们踩进去的,我们不用躲,依然人家有心防备着我们,那我们就要大大方方的去对面这些坑。还是那句,大家,别死掉了!”张朋似正经而不正经地说道。

接下来,留在战机里的就只有张朋和马文德了,陈乐轩他们都从战机上跳了下去。

“哇!真羡慕你呀,伙计。可以不用跳伞就可以降落了。”陈乐轩用一脸羡慕眼光看着周文杰,也不怪奇怪的,对于陈乐轩也是第一次看见周文杰恶魔的翅膀,那翅膀暗淡无光中会隐隐约约可以看见到蓝蓝的色彩,翅膀最上方,两边有一对爪牙,感觉时刻都在威胁利诱着对自身的敌人。

“哈哈哈,天生的天生的,没办法,哈哈哈。”周文杰看见陈乐轩这么羡慕自己的翅膀,也是不厚道的发笑回应道。

15分钟过去,组织的各位都断断续续平稳落地了,“正好现在还是白天,城堡内的吸血鬼不会出来搞破坏,但是尼克一定会让其他方法阻挠我们进入城堡救人的。所以我们要各自分散行动。我们是七个人,那就是说有七次机会可以进入城堡里,这里荒郊野外的,树木高低不齐,有陷阱是必然的了”谢卫作为最有经验的成员,听他的编排绝对稳。

等谢卫说完之后,随后辰德信就在口袋里拿出了几张小纸条,“这个就是血族的地下禁锢区地图。请大家都拿着全部人都去地下禁锢区里集合,请各位都小心点吧。”

话音一落,组织里的七个人各自散开行动,全部人都在为目标去完成,就是把自己的伙伴救出来!

陈乐轩一开始也是直奔城堡左侧,他对自己的感观能力非常有信心,快速在铺遍密密麻麻树藤的树林之中无影无形地穿梭着。上次他可畏惧对手的强度,才导致无罪受了重伤的,而这次自己不会再畏惧着对手了,因为他不想看见自己的伙伴受到伤害,另外自己答应了家里那一位倾国倾城的老婆大人要平平安安地回去。陈乐轩到现在还在回味着昨晚和林蝶那段甜蜜的时光,这样也是互相彼此的承诺,那一吻的承诺。

就在陈乐轩陷入了美妙的沉思中,背后的危险已经一步一步地接近他了。

啪!一条粗壮无比的树根,一下把真正飞速前进的陈乐轩给绊倒了!“疼,疼!真的疼!”陈乐轩快速的站了起来,摸了摸膝盖喊道“是谁,出来!别玩阴的。”

可是转过身后,一个人都没有呀,还是那些密密麻麻的树木,不过陈乐轩发现在其中一棵特别的粗壮,这树可以说是根深蒂固,这高度也是高耸入云了!

陈乐轩3步一停,5步一转身地观察着那棵可疑的巨树的,观察许久之后,感觉没什么问题,陈乐轩直接往千年神秘的血族城堡方向跑去。

才跑了几步有多,“哎呀!”陈乐轩再一次被绊倒了。还没等陈乐轩翻个身来,已经被那粗壮的可怕的树根捉住了脚,吊在半空中游荡着,陈乐轩一声大喊道“呀!救命呀!我不想玩空中飞人啊!”刚不久才从几千多米的高空跳下来,现在又被这么大的树藤在空中摇来摇去,内心是崩溃的。

陈乐轩直接掏出大砍刀,挥刀砍向缠着自己的大树藤,一刀切掉!陈乐轩也是直坠在满盘树枝的草地上,这时候才看清楚这棵顽皮的大树,粗泥之大,高度直破云霄。这巨树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千年妖树,陈乐轩那高高瘦瘦的身板,在千年古树的面前可谓是如同沙子一样渺小。

另外七个人,也遭遇了同样的敌人,在这神秘无比的血族城堡前面,一片养着千年妖树的地方,而养殖这些千年妖树的主人翁就是初代血王,为了白天可以守护着血族的安宁而存在的物种,经历了几千年出根成长才成了陈乐轩他们几个人面前的千年妖树。而面对着拥有几千年实力的妖树,真的有人热血沸腾,也有人头疼了!当然,其中头疼那个就是陈乐轩了,他手持大砍刀,左闪又躲着,根本无法近身攻击到千年妖树。在远处看,真以为有人在玩躲避球一样,远看好像玩得欢乐,近看陈乐轩可是苦逼得不能再苦逼了。

而在城堡顶上,站着一位银白发青年,瞭望着远处七个入侵者陷入了苦境!嘴角微微翘起,“你们休想把我亲爱的弟弟可以从我血王尼克的地盘给救出来!”

瘦长落月说:

新书《灭世行者》求收藏,路过读者老爷点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