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瘦长落月   更新时间: 2017-11-02 15:36:30   字数:3259字

绝血石室内。。。

“您们,怎么,来了~”已是半命不适的蔡冠豪有气无力地问道,而蔡冠豪比之前显得萎靡不振,脸上显示着一道道鲜血交错的疤痕。

这时陈乐轩惊讶到,毕竟自己与蔡光豪认识以来,陈乐轩也是第一次听见面前,这位既面瘫又沉默寡言的帅哥这么珍贵声音。

稍作片息后的陈乐轩,接近绝血石,试图把这般受罪的伙伴,解救下来。但是,这绝血石早已与蔡冠豪的身体给吸食在一起了,这让陈乐轩头疼了,“你忍着点呀。”陈乐轩打算拿自己手中那两双“钢化大砍刀”对准绝血石大刀砍下,经过几度狠砍,结果这颗“绝血石”根本没有丝毫损伤。

“古格里斯,我。。可以叫你这个名字吧!谢谢你!”蔡冠豪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立刻让陈乐轩不知所措。

“可以,当然可以,不过我现在必须把你给救出来,我还要回家吃我那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千年老婆的伙食的。再说了,周文杰他一个人应付着那些吸血鬼呢,其他几个人估计也被困住了,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几个人来说都没有好处。”陈乐轩一本正经地给蔡冠豪解释道:“原来周文杰一直都没有踏进血族城堡内,他专门去了左侧门,等待我会合,他知道这一定是一个大坑,所以叫我来这鬼地方来救你。而他直接冲进血族大厅里,把血族的高层全部引出来,就是为了给我争取时间来救你。谁知道进来这地方后,居然和迷宫没有区别,连个地图都没有,完全碰碰撞撞才找到禁锢你的密室。你出不来,那我岂不是白跑一趟?”

“不好意思。。。让您们为我费了那么大的劲,不过尼克杀了我父亲,这个仇我一定要亲手为父亲报!”蔡冠豪此时内心百感交集,从小因为母亲是人类的原因没有与自己父亲有太多的接触。虽是这样,说道底根,都是自己的父亲,小时候的蔡冠豪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霸主一角的血王,只是渴求着父亲多点来陪陪自己。

没想到,多年不见的父亲突然被屠,也没想到的是,把父亲送离这世界的是与自己素不相识,同父异母的哥哥。

“真是醉了,这破玩意,到底怎么回事?砍不掉,既拿不开”陈乐轩也是在原地抓了个狂。

这时,蔡冠豪发现刚才陈乐轩对着绝血石台大砍那个地方附近有一个凹了进去的小孔,脑子忽然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父亲送给自己的小口哨。

“古格里斯,我可能有办法,解开这个玩意了!”蔡冠豪喜欣若狂地说道。

说完,蔡冠豪连忙就在自己衣服胸膛内格里,掏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微型口哨。然后把这抛给了陈乐轩,让他负责试着把这做工精细至极的口哨,小心翼翼地放进绝血石台中的小孔内。

只听见一声,“卡擦声”蔡冠豪直坠地上,此刻蔡冠豪终于与从存在世上千年的绝血石分离开了。站在隔壁的陈乐轩也是深深地呼吸了口气,顿时间感到舒坦了。

就在陈乐轩,蔡冠豪二人准备走出绝血石密室之时,绝血石突发血色红光,整个密室瞬间被这刺目红光包围着。血石从石台上缓缓而升,停留在空中的绝血石忽闪忽闪着,好像在示意着蔡冠豪过来把它拿着一样。

蔡冠豪也半信半疑地走近去,绝血石面前,大手一握,闪亮着的绝血石立马就收上了令人刺目的红光。蔡冠豪把这绝血石紧握在手心里,仔细可以感受到石内有股令人发指的力量,然而红石给了蔡冠豪一种无微不至的温暖在身边缠尧着。

此时,已是尸体满地的血族大厅内,闻见周文杰大喊着:“还有谁要来的吗?”现在的周文杰可谓是在大厅内,尽展千年之前的大战光彩呀!

在副厅之上的血族叔父们,眼下只见自家族人全军覆没,都是在地上疼痛到不得站立。

看着眼下这样的局面,面对这般实力凶如破竹之势的敌人,直逼六位血族叔辈跃下应战。“我们真的想试试,传说中蓝眼恶魔“克雷斯”的实力。。。”六位血族父辈齐口同声地怼道。

话音未落,这六位血族父辈一同突变,利甲跃出,血目已现,口中露出令人心胸发麻的血牙。只见六位叔辈有着疾如旋踵的速度,血目如鹰,围绕周文杰徘徊,周文杰也知敌人在寻找他身上的伐点。

但周文杰还是那么淡定从容原地不动,如同泰山立鼎,靛蓝魔翼依然高翅,蓝目紧闭,右手紧握蓝矛,严阵以待着未知的突袭。

时而,一阵微风略过站得稳如泰山的周文杰身体,大厅变得无上的安静,时间静止,处于如此安静的环境中,根本无法让人感觉到自身已经危机四伏。

须臾之刻,六位血族叔辈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一起在不同方位朝着一直容不动的周文杰在身体冲击而去,周文杰并无要躲避的意思,见得此景,六位血族叔辈更是势如破竹,自以得志,飞攻成疾地向周文杰打致命一击。

作为恶魔一族“克雷斯”的周文杰面对着这已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暴击之下,在内族人看来必然是必死无疑了。瞬之,一对靛蓝魔翼紧围自身,蓝矛当盾,数秒后,魔翼大展,蓝目瞬变,一股劲风秒回,刹那间把本是必死无疑的僵局完全瓦解了!六位血族叔辈被劲风横扫而开,纷纷扬扬跌地不起。

“留你们几条贱命,你们几个跟初代血王“尼克利亚”相比,还差的远!”周文杰挥矛收身后说道。

“你。。”其中一个血族叔父想开口怼道,却立刻被周文杰堵口说道:“别在我面前露出不服气的样子,姜还是老的辣,这个道理你们应该懂的。”

周文杰作为一位存活千年之久的恶魔,面对着只存在几百年的血族高层,在他面前如同蚂蚁般渺小。这也是实力有着天渊之别最有力的证明。

肃立在空中副厅里的血王“尼克”表情变得虚呜无神,自家的大厅已成一片狼藉,唯一如同高山耸立在中央的依然都是周文杰一人。

这时,大厅左侧门传来了脚步声,声音越渐越近,周文杰嘴角微提说道:“他们来了!”

话一落,在远处目见二人破门而入,门后的夜光反照下,把二人的影子拉入了血族城堡大厅内。闻见门前传来一声:“尼克,你把父亲掩杀,就是为了坐上血王之位吗!”门前这两个倒影正正就是陈乐轩与蔡冠豪。

听到此话一出,立刻震惊厅内还有一点意识的族人,血族高层深心一离,脸上显出半信半疑的神情。

“胡说!一派胡言!”尼克也是贼人心虚地反驳道:“你这个野种,居然想拆桩嫁祸与我!你只是个,父亲大人与人类女人所生的野种而已!”尼克顿时显得虚无定主了。

“怎么回事!尼克这人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不是血族罪人和人类女人所生的吗?”一位血族叔父狠盯着尼克质疑问道!

“呵呵呵。。你们在群没用的东西,根本不配在血族里生存。一只小小的恶魔都打不过,还感觉自己高高在上。居然还用这样的态度质疑我?我可是你们至高无上的血族之王。”尼克眼神怒放,站在空中副厅互怼道:“还有你这个野种,那死老头,居然想把血王之位继承于你,那我怎么办?我怎么办,我可是体内流着高贵典雅的血族之血呀!”

听到尼克口中所说之后,立马就引起了厅里所以族人心中愚怒,血族高层们意识到了自己都被骗了,才后知后觉到自己根本就是个大错特错。血族高层们纷纷微微低头自意自己那么久以来自己所做的愚昧无知的错事。

“尼克,我根本没有想过要夺你想要的东西,我也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哥哥,即使是这样,今日我必定为父亲亲手报仇,尼克!”蔡冠豪抬头紧盯着空中副厅上的尼克咬牙切齿地说道。

说完后,蔡冠豪怒跃离自己四米多高的空中副厅上,此时的蔡冠豪已是血眼显现,凶爪怒威,咆声余震,獠牙破出,气势汹汹地击向尼克的心脏附近。

尼克根本不慌不忙,随身余避着这便宜弟弟突疾以来的爪击。转身之间,只见尼克露出暗色血爪的双手,禽住了蔡冠豪的脖子,一手拿起,步覆安稳地走到副厅的悬边,“我的乖乖你的实力无法与我匹敌,父亲大人真的是冲昏了头了!哈哈哈。。”尼克抬头露出奸诈无比的笑容说道!

处在副厅之下的,周文杰与陈乐轩看得心如凌乱,咬齿痛舌地仰望着。

蔡冠豪勉强伸手欲拿出放在膛部的绝血石,可已被尼克把手一夺,转眼绝血石就被奸诈软骨的尼克随之夺得。

尼克一看大惊失色道:“你这个野种居然可以把绝血石给拿了出来!”随后一手把蔡冠豪甩下了空中副厅之下。

在厅下,陈乐轩与周文杰连忙疾步上前把将要跌地的蔡冠豪挽救了下来。

“初代血王阁下的绝血石,我终于把你得到了!哈哈哈,哈哈哈。。。真的要多谢了我亲爱的弟弟呀!”尼克拿着手中绝血石,眼神浪荡地说道。

顿时,幽暗如墨的大厅内,血族族人们见此一幕,可谓是心惊如雷了,自家最强之物居然落入一个计杀自己亲生父亲的小人手上。真的是血族千年以来最大的耻辱呀!

在旁的蔡冠豪更加怒目视所着尼克在空中副厅上恶笑。

迟迟而来的一更,明天才是二更。刚出去才回来,有点累。

瘦长落月说:

新书《灭世行者》求收藏,路过读者老爷点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