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瘦长落月   更新时间: 2017-11-02 15:38:03   字数:3407字

再次得到“绝血石”的蔡冠豪,顿时点燃了,在闇沉无间血族大厅内的族人对他的期待。血族高层们,此时此刻内心也渐渐承认了蔡冠豪这位由前任血王“毕拉里”所旦下的私生子,如一认同着他可以把血族切底化解眼前的疯狂的僵局,甚至可以把血族大军领越当年初代血王“尼克利亚”所统治的时代。

“野种!”尼克目仇如视地怒瞪着重夺“绝血石”的蔡冠豪说道:“速度把我的血石归还我手,你这野种,根本不配拥有“绝血石”内无穷力量!”

自以为傲的尼克,伏手而起,瞬时血怒自威,有如入魔的猛兽,飞步狂行在远处直瞄蔡冠豪飞奔驰来。

在旁的周文杰,续出手中蓝矛,刹越奔去阻止来势汹汹的尼克,“蓝之矛~突刺。”

后之,周文杰直接被横冲而来的尼克只手一驳,直坠远处,随之继续怒视蔡冠豪疾行而去!

此时,周文杰意识到,现在的尼克发怒至极,仿佛就是虐杀机器,被实力蒙蔽了双眼。

僚目望去,蔡冠豪直立原地,双目紧闭,十指紧握着“绝血石”,内心沉静呢喃着:“血石内的灵魂,如我真有扭转眼前的能力,那么请您赐我只可超世绝后的力量,如我真有可领越初代血王“尼克利亚”的潜力,那么由吾成王!”于时,这颗存在世上千年的“绝血石”,身石突现红耀。

血光笼罩在厅内每个早已负伤累累的血族后人身上。瞬时间,红光竟把血族大厅内的族人身伤全愈,在血片红光下的族人,远目闻视着蔡冠豪,如同救世般耸立于大厅中央。

随后,只见血石渐渐化为红尘,如此亮影丽眼的红尘,逐渐削薄,一点一点融入蔡冠豪那般魁梧奇伟的身体之内。

此时此刻,蔡冠豪疾显燃目,手内长出有如削刃刮铁般锋利的血甲,双目焕然出深红近黑的血瞳,腔里重长银白似雪的獠牙,发上现显小缕白发,白发在侧成线。随身之上,震发而出了一股如同暴风来临般的劲风,缠绕在蔡冠豪身旁,御风飘过身后,身上所穿的大衣也随风扬起,远看可谓逼气凌人!

与此同时,城堡之外,随着气场渐大,夜幕月色渐染成血,暗云瞬散,月纹突变润红,余风乱撞。

处在堡厅内,几位血族叔辈,共目此景,都乱目视为自家始祖,血王“尼克利亚”重回现世!倒在一旁的周文杰远望过去,脑海中自然回想起自己在千年之前与初代血王“尼克利亚”大战七天七夜的一幕幕场景。眼前的蔡冠豪简直就和千年圣战之时,初代血王的统治血族,那尊贵典雅般的气息一模一样。

一刹那,一阵狂风雷利,震撼如人,把狂拥奔来的尼克弹出血族城堡大门外,大门破甲而开,尼克坠地之后,翻滚数米后才停了下来,在此见得,蔡冠豪的气场是可等让人畏惧。

“吾乃真名:血王。。。毕尔纳!”蔡冠豪淡目有神地说道!

目见自家新任血王,站如泰山般耸立在大厅中央,堡厅内全体血族后人以地围圈,急急忙忙地向新任血王鞠躬折腰。异口同声喊道:“血王阁下,我愿成为您的仆人,愁您所愁,思您所思!”

顿时间,残垣断壁的血族大厅内,终于有了一如半点的光明了,在大门破开之时,堡外夜光袭入,然而点亮了站立在大厅的蔡冠豪。

“您们两个没事吧?”蔡冠豪并没有直接回应自家族人,而是转身微步跑到,受伤在地的陈乐轩与周文杰。

“说没事,你信吗?那货这么大力锤过来!”周文杰扶墙而起,左手捂住了后腰说道。

“哇!蔡冠豪您好厉害呀!居然有那么多人为你鞠躬。不知道我在以前有没有这样的待遇呢?回家问问林蝶好了!”陈乐轩伸了个懒腰随后说道。

“陈乐轩,你就没有感觉到哪里疼吗?我的蓝矛这么扎你,伤口总会留下吧?”周文杰讽刺着陈乐轩说道。

“你看!”陈乐轩直接拉高衣裳给周文杰“欣赏”着,可见陈乐轩表内虽瘦,但胸肌还是有点的,“看到了没!”

“真的个怪物,两千年之前,是这样,两千年之后,还是一样。”周文杰无奈地说道。

“看见你们两人,没事就好。”蔡冠豪目见二人互吐,脸露微笑,自己也叹气而息。

“嘣~”一声不动惊雷之音,把三人的余静彻底打破了。远目视去,正门前,倒视着如同怪物般身型的忽影。“野种,我不会承认的,我不会承认的,凭什么,凭什么你这个野种可以得到“绝血石”认同,我要煮了你!”已成异类的尼克,脸上厚皮开始腐烂,显得干裂。

蔡冠豪缓身转来,“尼克,我已把你逐出血族,留你余生,你多次强行利用“绝血石”内部力量,才引致反噬,你命不过数天。怜你与吾乃同父异母所生,我才没有赶尽杀绝。”蔡冠豪漠然置之地说道。

“我不服,我才是真正的王,你就是个野种,野种,野种。”说着,尼克又如同癫狗般奔向蔡冠豪。

此时,一直在旁的血族后人,蜂拥如海,纷纷堵住了尼克去路。“唉~!愚蠢的族人,你们真以为我没有后手吗?”疯狂的尼克呼了口气说道。

“尼克!别给我们耍什么花招,别再垂死挣扎了。”一位血族叔父欲怒冷视着尼克怼道。

“看来你们都不想再见到大族司了!我替大族司可惜了!”尼克一语道破,居位自高的血族高层们,到此为止才发现大族司不见了!一般发生如此大的暴动,大族司是不可能,不见人影的。

“尼克!你这小人,到底把大族司怎么样了!”众族人口说如潮地说道。

血族大族司,是血族内最为年长的族人,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威。所有血族族人都要对这位,与血王同位无差的老者,就算是自我为傲的血王,有时候表示也要对大族司相互尊敬。

突时,被微光照射着的大厅,回变阴沉,站在众人身后的蔡冠豪闇然逐步,族人渐觉背后一凉。到此见得,刚贵为血王的“毕尔纳”,身发似同滔滔飓风般气场,血瞳怒燃,疾影移步到尼克前面。蔡冠豪脸露深沉,欲把小人得志的尼克直拿起来,只见尼克渐逐双脚离地,脸上一面贱笑道:“野种,你快融了我呀,这样你永远都不会知道大族司和你愚蠢至极的同伴在哪里了,他就会永远都困在永无日光的黑闇之中,哈哈。。哈哈。。”

“结束了!”话音刚落,尼克就被蔡冠豪尖刃如铁般的血爪,直插入心脏动脉。“我的同伴!是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大族司也一样。”随之,血手一挥,毫不犹豫把尼克的完尸,扔出血族大厅之外。

只见血族高层们不解,纷纷上前问道:“血王阁下,请问现在要如何得知,大族司在哪里?”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那些被困于禁锢区内的伙伴知道。放心吧!”蔡冠豪嘴角微提说道。

曾经秘而不宣的血族城堡,现在似乎不再变得没有那么神秘了,近望,整个古堡之内已变得废片满地,石壁上出现了无数凹凸。本是高贵华丽的厅堂地板,如今变得杂乱无序,堡顶上的天花,直穿大洞,血族古堡在一日之隔,已成一片狼藉。

“冰箱男你做事果断了起来了。同时,也变得雷厉风行了!果然当上血王后瞬间改掉了以前面瘫气质了啦?呵呵呵。。”周文杰一边讽刺着一边在蔡冠豪雄背上不断伏拍起来。

过了余时,“他们来了”陈乐轩已经远远闻见了,同伴们的脚步声,越渐越近走向大门而来。

在远处,望见宋沉,谢卫,曾鸣,马文德,谢雨陵,五人脸目无光,如同喝墨后的容貌。跟随在后的辰德信搀扶着一位满头苍发,右手持仗,年容已过七十的老人。

血族众人,目见大族司平安无事,归来到血族大厅里,余有族人低头默泪,血族叔辈高层们,纷纷疾步如飞地上前安抚大族司。

“喂!老陵,感觉血族的禁锢区好玩吗?”周文杰嘴角阴笑着问道!

“实在太刺激了,要不要你现在就下去玩玩,里面简直是“金碧辉煌”,“灯火通明呀”!”谢雨陵虽然贪玩,不过当他想起要在里面过上一天一夜,那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得了。

“你们两个老大不在,别一见面就贫嘴,有老人家在的。”辰德信可谓爱心绽放呀!

“不爽!才打了那么的一颗千年妖树,老夫,本想来海扁血族的。谁知在那迷宫呆了一天。”曾鸣随手从兜里掏出一口烟后,老声老气地说道。

“你们就别逼逼了,还不是我的最新发明的功劳。”马文德高举着一只波音扫描微型手表,得意洋洋地自hi着。

“好了,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了,老大还在魔音战机内等着我们的。”谢卫老神在在地说道。

沉默在旁的宋沉,盆地而坐,挥霍手中墨笔,正此为景。谢卫目见此人举动,也是无奈至极,上前破头一拳狠狠地击在宋沉这个书呆子头部,宋沉直呼:“那么高华的城堡,不记下来,太可惜了!”

“等等,大伙!我想。。”蔡冠豪定在原地大喊道。

“行了,你把老巢搞好再回来吧!”周文杰后挥而去了。

留在古堡里的蔡冠豪,脸露微提细声说道:“谢谢你们!”随后,脸色沉淀道:“古格里斯,你到底是怎么重回现世的?”

跟随在后的陈乐轩,刚好步出血族古堡大门之间,脑部疾痛,脑海忽然闪过如影,陈乐轩揉了揉太阳穴后,继续平步如行而去。

此时此刻,在血族城堡不远处的高塔上,有双迷人美眸,瞭望着大伙一行随之离开,这对美眸正正落在了陈乐轩看似疲惫不堪的背影,“您平安无事,我已安心!”过了时此,也离开霎身离去。

重回宁静的血族城堡花园内,某处,一对狂晴暴欲般的瞳目突变而开!

瘦长落月说:

新书《灭世行者》求收藏,路过读者老爷点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