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瘦长落月   更新时间: 2017-11-05 13:10:39   字数:2702字

夜幕傍静,墨空星宿,显现照射出幕光,幕光洒向了,看似坎坷不平的小路之上。渐近而看,有两位身偏瘦弱如能的侧影,投影袭在夜幕之下阔道上。

在此二人瘦弱的倒影,无理霸占着整个本是幽近无声的街道,在其绝无第三余人。近望二人互怒燃视,双手十指紧闭,阴风穿透二人各自的身旁,余身漫散而出相互抗衡的气场与威摄力,在暗茫空中,早已无形地撕咬着。

“人类,你还是那么嘴硬,那就别怪本魂,夺其魂,拿其命了!”阿曼死目凝视着陈乐轩,淡声平其地说道!

“唉~”

陈乐轩缓手持出,无刃刀柄,“和你说真没办法说明白,你要这样想我也没办法,我现在只是快点回家。”随然抖手一挥,手中刀柄,瞬发而出,一片片利刃渐合成锋,钢刀发出显亮,身下投影视出有如战神之影。

阿曼看此一幕,霎时会心一震,“人类你这姿态,果然与其常人有着非同一般之别。”阿曼目动大睁说道。

话此一落,只见陈乐轩离身疾向阿曼眼前,欲以挥刀砍去。

刀锋触动魂身,谁知魂体化雾,雾化青尘,根本就是体内与世绝源,陈乐轩速挥数刀,得知白白费力,对此魂体视为无敌。

阿曼眉容若笑,淡定不惊,“人类就你区区凡胎,竟想斩伤于我,看是太天真了!”随之阿曼一手赤禽钢刀,瞬秒扔向身后,刀尖直插地面之上,余地随之显裂二痕。

在此身前挥砍的陈乐轩定目迟以,会时之后,才反应过来手中一刀已被疾夺其去,根本不知所措。

阿曼再次瞬息化雾,巨雾发青,青雾看似一匹失丧野马飞穿击先陈乐轩瘦弱凡体之内,狂暴如箭。

“呀。。。!”

一声嘹亮惨叫后,近见得知,陈乐轩腔中鲜血喷地,身定立望前位,凝目狰狞,迟迟失神,缓头转向身侧,狰见自身胸旁竟透一余大洞,感然到自己此时将会与世隔绝了。

穿透身背之后的阿曼,青雾重化本体,淡声一叹,更是不惜一望,欲步跃飞到空,再次寻觅失落宝具了。

倒在一地的陈乐轩,口中鲜血渐渐把月幕照下的路面,渲染而成一片红海,瞳孔不闭,显然不得安息。

突然,一把令人震抖恐惧之声,传片整个血海,倒地之人,五指微动,不闭瞳目,瞬秒重开。

“嘻嘻嘻。。嘻嘻!魂界之灵,手下败将,可此嚣张至极!”

“嘣!”

实时注目夜幕道路之上,瞬裂大痕,烟尘飞滚,阿曼欲不知被何此凶物直拉坠地,却感凶物有着惊天动神之息,让阿曼疾心一离。

“嘻嘻。。嘻嘻,魂界小儿,刚久你是何等对待我的!”一把邪压鬼神之音,从烟幕后处传到阿曼耳旁。

阿曼紧绷死目,凝视着烟幕后的神秘凶物缓步如怒地向自身走来。

目见狰狞的阿曼,在身前的是位,瞳孔铺片红丝,獠牙尖利,腔含满口唾液,液中有少许刚久残留在嘴角血沐,邪容正怒自威,最让人感得畏惧的是他,满身散发犹如噬血修罗般的气场之物,令人不敢轻易近身。

“你。。你你是何等邪物,竟有帝王气场。”阿曼面瞬恐慌,下意识地倒退数步说道。

“嘻嘻。。嘻,我是何等邪物,与你何干,魂界小儿,刚久你不是嚣张至极的吗?”古格里斯口发阴沉如凶说道。

话落,古格里斯疾步如影,不闻其声,不见其影,速度余快闪忽到阿曼,欲出凶手紧拿阿曼魂命。直甩远处,阿曼回滚数十多米,竟感到疼痛不已,魂魄怕是不保了。

“别。。别。。别不过来,你个凶邪之物,别过来。”阿曼看此身前凶物,淡步缓行过来,脸容狰狞不得直视,早已变得语无伦次,刚才自已无敌的威慑力,却不知消失何处了。

古格里斯顺手拿起倒插在地的钢化双刀,欲挥砍击去阿曼魂体,瞬时场景可谓刀光血影,魂血散地,青雾渐散空中。

“魂界小儿,最后一击了!我会让你去的痛快!”古格里斯举手疾落,刀影片红。

“不。。。!”

此时在高屋目望之景的一位女子,黑丝随风后飘,眸色淡红神气,身挺玉峰,身穿何等豪露的皮衣,有着妖娆如狐体色,豪放立在高物之上,定目眼前此景。

“哼!古格里斯,你还是那么有趣呀!”女子美唇一提,阴嘴油光地说道,随后传身跳离远处。

广城三区,陈乐轩家门。。

“蝶儿,我回来了,我还买了夜宵咧!”陈乐轩推门踏入,大喊道!

此时林蝶就如一只跃动白兔,从屋内蹦来,一跳而拥上陈乐轩那般瘦弱平平之身。

“有在外面遇到大灰狼么?”林蝶美眸一闪,再般调戏道。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陈乐轩老脸尴尬地说道。

随后林蝶眸目下看陈乐轩身衣,瞬间凝眸眉紧,丝眉之间应可夹死苍蝇一样,目见陈乐轩身上占满鲜血,整洁身衣也变得破烂不堪。

“您。。遇到敌人了?”林蝶会心试探问道。

“嘻嘻。。”陈乐轩老脸一红,扶头大摸说道:“大灰狼倒是没有遇到,倒遇上了个来自魂界的小伙子,硬要我交出来什么魂欲宝具出来,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他死口咬定是我拿的,所以就打了一场啦,不过也没事啦!”

听到此处,林蝶美眸深沉下来,“魂界找上您了,难道魂界出了什么大事了?难道。”

“不知道,反正稀奇古怪的,那个小伙死脑袋。不说了我们吃东西吧,我都饿死了快。”陈乐轩欲将话题转移。

随手大抱起林蝶娇身,踏步而进屋内深处了。

处在陈乐轩身怀中的林蝶,隔衣透见,隐隐见到陈乐轩心脏左侧有一处数尺大洞正缓缓愈合,林蝶内心一显百般心痛。轻轻抚摸着,正在愈合的伤口,眸色沉淡了许多,叹气怀中,“您疼么?”

“不疼,不疼,一点都不疼。”陈乐轩看出林蝶内心深处是何等担心自己,悉心安慰道。

随直到宁夜入眠之时。。

余在地狱死界生门,处在闇燃火海之上,远处有点渺茫淡化微光缓行而进,此微光闪影幻蓝,瞬间照耀着两边烈地,实在引人注目。

“死神哈塔斯,请你出来一下,我有要事问你!”

烈红黑天之上,缓坠落下一个身披黑衣盖头,毫无脸孔的骷髅之物,手脚为白骨,瞳目内发出燃火,飘立在林蝶犹美无暇的身前。

“原来是妖王纱妮缇雅,大驾光临呀,不知妖王阁下有事何问呢?”死神哈塔死,露骨大笑道,这一音再次传片整来死界深处。

“魂界最近发生何事了,我家丈夫突然被袭,快点一一说清。”林蝶柔和之声,带有强硬之气问道。

哈塔斯骨心一震,平沉丝语地说道:“请妖王阁下,平息美怒,此批事关重大,连本座的死界也受到不少影响。食王古格里斯被袭之事,本座也刚久得知。”

“别给我兜圈子了,哈塔斯,快说魂界发生何事了。”林蝶瞬时看透死神哈塔斯这般计谋,根本骗不住在众王之中,最为聪敏的妖王。

死神哈塔斯心知,千年以来各代妖王实在是冰雪聪明,眼见之下只要说出实情了。

“好吧~”哈塔斯神静叹气说道:“魂界的魂链银库内的五具宝器,被盗缺失,无论是现世与地狱都会受到影响,而袭古格里斯的人,应该是看护鬼欲宝具的魂体。本座近日收到许多来自现世的残命,本座现在也是头疼不已。”

林蝶听取到此,便知发生何事之后,并无多说的意思,瞬身散去,幻蓝亮光也随然消失了。

现世广场三区某处高楼上,眼见一位真大呼气喘的灵魂,魂容惧惊未定,正躺楼顶奄奄一息,“呼~好在我跑得机智,不然魂命就被那邪凶之物夺命离去了,到底那家伙竟是何物,居然身上显道魂息,更奇怪的是还有那么强大的帝王气场。。。”

瘦长落月说:

《灭世行者》今日又来了,再次感谢收藏读者老爷,为了剧情发展,作者一直大脑在颤抖,不眠码字。收藏一下,一生平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