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瘦长落月   更新时间: 2017-11-07 15:00:37    字数:2253字

在广城九区不远处,阴风吹逝,百草乱动,孤洞黑风观顶之上,黑风秘人耸挺立在高顶。

黑风秘人身前浮动着一副青玄铜镜,镜身显出闇淡玄光,双瞳定视着镜中一幕魂界大戏。此景大戏,正正就是刚久发生在魂命大殿内,鬼帝阿尔手刃魂灵,霸气外露,让人闻其丧胆。

“哈哈哈,哈哈哈,这样就对了。鬼帝老头,你就这样把你所创造的魂界亲手毁掉吧!”黑风秘人嘴角显露,神息邪化地说道:“二百年了,足足二百年了,鬼帝老头你还是那么固执己见,当年你就是这样把我夺其魂命,那我差点烟消云散。”

“不过,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把食王“古格里斯”给惹上了!太坏我大事了,必须除掉!”

“你未免太自位其高了吧,竟还想除掉食王“古格里斯”这头人见畏惧七分野兽。”不知何时,黑风秘人身背之后,传来了一把阴猾带魅之声,直传耳边。

黑风秘人回目一望,定容自若地说道:“你何时来的?”

身前一位穿着妖娆露骨皮衣,容装妖艳动人,目上细眉勾显出一道余线,嘴角红唇更是惊艳迷人,眼影盘出闪红媚眸,躯体至上凹凸骨致,身穿紧贴皮衣尽显出此女仿佛一位专引男心的妖艳贱物。

“我看你对着鬼欲宝具,看得那么尽兴,我怎敢打挠你尽兴呢?”妖艳女子媚声说道。

“哼!你这魔女还敢看小我,只要我继续获取世间怨魂,不久我就拥有连诸神畏惧的魂量,到时候就算食王也不必是我的对手。”黑风秘人观持玄镜,凝神聚目地说道。

妖艳女子捂手一笑,说道:“你实在太天真了,千年圣战之时,世间有多少强者都败在食王手下,他那双手可是沾满了千年强者的泣血。恐怕你天真过头了,小伙子!”

“放屁,说得好像你可以屠掉食王“古格里斯”一样,也是在我面前放屁而已!”黑风秘人目转仇视着身前妖艳尤物说道。

“我当然没有能力,不过只要你愿意与我合作,那可能会有机会铲除这颗眼中钉。”妖艳女子柔声而说道。

“与你合作?你有何诡计?”黑风秘人显得半信半疑。

此时妖艳女子魅步缓向黑风秘人耳旁,紧靠密脸微声细语地说道:“只要把。。。”

会儿一闻,黑风秘人立刻目睁为视,神色渐露阴险之容,嘴角阴提。

“好,哈哈哈哈,这等诡计佩服不已,我愿意与你合作一手!”黑风秘人霎时凝容大开,哇哇大笑道。

话后妖艳女子退身数步,烈唇阴笑道:“这样相信我与你都会得益甚多,所以你与我合作愉快。”

“好,合作愉快!”黑风秘人此时瞬间心险大放。

此时余世地狱内:夺命死界。。

“哈塔斯,最近可安好?”张朋阴容自若地说道。

“你这邪气小子问得何此出奇,是否也问我现世残魂之事。”哈塔斯显露无奈,牙骨外露,沉声嘹亮问道。

张朋微头一摇,阴声开口笑道:“哈哈。。真的什么事都瞒不住你,是不是在此之前有人来到死界一问此话。”

“如果说瞒不住,本座何敢与妖王“纱妮缇雅”相比较下。”哈塔斯瞳中燃火暗淡息变,自嘲羞愧道。

“妖王找过你?难道古格里斯出了大事了?”张朋凝眸阴提道。

死神哈塔斯此时显得不想多说此事,换着旁人他根本闭口不提,但是面对着身前这位满身散发邪气的小子,他不得不一一告知,不然他的死界内处气息,就快被这位小子身上的邪气覆盖每个角落了,心想快快打发便是。

“魂链银库中的五具神器被盗,现却不知在其手内,加上现世不久之时,食王阁下被魂界一位小伙袭击,妖王阁下然之气冲冲跑来死界向本座相问此事。本座估计那魂界小伙已是魂飞魄散了!”死神哈塔斯骨神静气地说道。

张朋听闻其原,顿时脸容沉稳起来,似乎内心想知打响什么算盘。

“恩!我走了,哈塔斯有空再与你相聚。”张朋欲转其身,大度潇洒踏向死界生门之外。

“等等,再听本座一说。”一回沉声刹向张朋耳腔传来,欲止停步静闻其详。

“邪气小子,本座虽不知你是何人,也何不知你是如何存活千年之久。但本座奉劝一句,不插此事保你安稳!”

张朋听到此话,瞬秒阴嘴微提,说道:“感谢死神阁下的奉劝,拜拜!”张朋挥动后手,继续淡定自若踏出死界生门。

瞬时,死界再次恢复了平常气息,本是散片邪气的角落,也渐渐间,回复平日安宁。留在烈焰火地的死神哈塔斯,深感叹息一口。

且日现世,苍云蓝天之上,晨曦暮光缓照,渐渐袭进房内,洁瑕白墙,墙身显尽透白。

“啊哈。。不错的一夜!”陈乐轩脸显绵绵睡意朦胧,捂手揉捏双目,随目缓移到床侧,霎时发现林蝶正伏在身侧,还在甜蜜梦香当中。陈乐轩看此身侧林蝶还处入眠,不敢发出太大动静。

陈乐轩懵在睡意当中,缓步走出安稳沉静的房外。

陈乐轩心想今早林蝶尚未醒来,无人伺候自己早点,随之换穿身衣,欲出家门买点早餐回来。陈乐轩眼见昨晚与魂界之人大战时,在自身留下的大洞,现已变得恢复如初了,陈乐轩回想起昨晚一战,险些以为自己到此为止了,却不知怎么击退袭击之人。想到此处陈乐轩发现自己每次遇到危处见血之时,本性人格便会分裂,而分裂之后意识变得非常迷糊。

刹时,陈乐轩拍头击去,想此下去只会引发脑部疾痛,只可无奈顺其自然了,该来的始终都会来。

简单梳洗之后,陈乐轩来到晨光照耀下的早市,早市内依旧还是那么人如潮水,车如罗布,把整个早市显得喧哗热闹。

随后,陈乐轩随便买了几个开胃小吃,疾奔家中,他心处担心着林蝶醒来却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林蝶必定又在家翻寻一片了,想到此处陈乐轩既喜欢这样被人重视的感觉,却又有点无奈。

“陈乐轩同学,是你吗?”

从陈乐轩身背疾传而来,一声柔情似水之音,瞬间把正向自家飞奔的陈乐轩疾停止步下来。

停步止踏后,陈乐轩回头眸望到原来是已经久久不见的林文静,身前女子还是与之前一样,清纯迷人,眉眸清澈透亮,身穿淡色百褶围裙,有如小家碧玉般的气质。

“呀!原来是林文静同学呀,你怎么来这里?”陈乐轩老脸瞬红,尴尬不以地说道。

林文静回眸一笑道:“我刚好路过这样而已。。。然后。。。就看见你啦!”

瘦长落月说:

《灭世行者》在努力存稿中。。。求收藏,多多收藏。作者继续大脑在燃烧。。。66666

接下来准备迎来热血沸腾的打斗场面啦。。。

求推荐票,签约了,表示开心!!!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