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劉應蝎   更新时间: 2017-12-04 17:12:07   字数:2179字

“啊啊啊啊啊!!!!”昏暗的房间之中,一个尖利的残叫声不断,那房间中的人发出了就好像毒瘾发做的时候身边没有毒瘾一样的声音,无比的凄惨。

“按住!!别让他疯!!!!”房间之中还有其他人,一个非常帅气的少年和两个非常奇怪的少女,两个少女一个像是龙,而另一个像是虎,她们正在压在一个不断乱动的少年的身上,而那个人就是晓孙。

“都给我滚开!!!!”晓孙大叫一声,而后轻而易举的挣扎开了两人的压制,而后他用自己的身体狠狠的撞向不远的墙壁去,那墙壁上面瞬间就被撞出了一个不小的凹陷。

“我去,这臭猴子。”少年见状,而后不说,手中一阵彩云汇集,一掌打出,无数真气化作冲击向晓孙而去,但是晓孙挥手间就将其拍散。

“切,一天比一天厉害呀,不过幸亏你脑袋上面还有那东西。”少年先是被吓到,而后就听见……呃,好像那声音也是听不见的,反正,暗处出现了一个人,那个人在不断的默念着什么咒语,而后晓孙突然停止了自己一切的疯狂行径,双手狠狠的抓到了自己的头部,她头上,一道金色的符文出现,而后那金色的符文化作了一个金黄色的铁环,套在晓孙的脑袋上面不断地收缩,晓孙一时间头痛欲裂。

“啊啊啊啊啊啊!!!”一瞬间,惨叫变得更加的凄惨,而后过来一会儿之后,晓孙整个人晕了过去,不省人事了。

“呼,真是个定时炸弹,要不是有你单凭降龙伏虎还真拿不住他。”少年看向了一张帷幕后面,那里,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是一个静窕的美人。

“这家伙身上的妖性一天比一天明显了,紧箍咒早晚会控制不住他的。”帷帐后面出现的少女看着躺在地上的晓孙说到。

“紧箍咒也控制不住吗?明明都控制了这么久了的不见得吧。”少年说到。

“现在还不见得,但是要是将来就不知道了,毕竟,就像当年这家伙在花果山上说的一样:妖族的尊严和骄傲,永远不会屈服。”少女说到。

“永不屈服吗?也是,我有时候也非常怀疑呀,我们到底在和什么战斗呢?邪恶?明明我们的对手也是为了他们的正义而战,我们有什么资格对他们的正义评头论足呢?又或者是妖怪?但是为什么我们非得和妖怪为敌呢?明明在自己老家当个山大王什么的又不影响什么,再说,谁都想要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这一点无论是他们还是我们都是一样吧?你说是不是观音?”少年问道。

“你的话有点多。”

“谢谢提醒,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臭猴子这么痛苦,我开始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可怜他还是在可怜自己了。”少年看着晓孙,眼神之中有着诸多的迷茫。

“慈悲说白了也是情,放下是为了情,超度也是为了情,源于至情之物,怎么可能不为情所伤呢?”观音看着晓孙,有些惋惜的说到。

“你好像挺有感触的?这可不像是佛祖面前的那个观音呀。”少年惊奇的说到。

“还好吧,毕竟,我认识猴子的时间比你长。”说完,观音转身离开了这房间之中。

“源于至情,定为情所伤,呵呵,今日我成佛,来日你为妖,一生富华尽,山外青云端。”少年道。

“呼,每次你的感触都这么深。”看着少年,另外的两个少女之中比较像龙的那个少女道。

“啰嗦。”

………………

晓孙不知道多久之后醒了过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睡下,他记得的只有无尽的痛苦。

“你醒了?”身边,龙虎少女还在那里,龙少女招呼道。

“我又是这样吗?降龙?”晓孙问道。

“是的,你又发疯,然后我们不得不打晕你,可真是累死人了。”龙少女——降龙说到。

“是吗?抱歉,不过,我到底……怎么了?”晓孙扶着自己的额头问道。

“你每次都发疯,但是我们真的非常好奇,你到底为什么发疯呀?”另一个少女——伏虎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是总是觉得自己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是每次要回想起来的时候就会有无数的画面在我的脑海之中闪现,然后我就会觉得头痛欲裂,再然后就会失去意识,而后我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晓孙说到。

“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你觉得那回事什么?”降龙好奇的问道。

“我不知道,我现在甚至连我是谁都没有搞清楚。”

“你是斗战胜佛呀,有什么好怀疑的吗?”

“斗战圣佛?确实,那是我的佛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称号我只觉得暖味不清,到底我修成正果的时候舍弃的是什么?那些放下的真的应该放下吗?又或者我真的想要放下那些吗?我到底舍弃过什么我不应该也不想舍弃的东西呢?这些我完全想不起来了!!!”晓孙说着,又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头。

“以前的回忆或许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忘记了或许是一种幸运。”降龙看着晓孙痛苦的样子有些惋惜的说到。

“忘记了也许是幸运吗?或许吧,但是,我为什么会流泪?我为什么会心痛?我又为什么会后悔?我心中的悲伤又是怎么回事?明明我将所有的东西都忘记了,但是为什么我还会在平静之中被这么多的感情折磨?是因为我忘记了我不改忘的东西所以受到的惩罚吗?我是不是对不起过什么人?然后我逃避的让自己忘记了他们,以为这就可以两手空了?”晓孙仍然在痛苦着。

“人不能总是活在过去,能够舍弃过去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伏虎突然补充道。

“也许吧,但是……”晓孙的话说到一半的时候他突然发呆一样的停止了,他的那还之中响起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但是,一个没有过去的人不配拥有未来,一个人不能面对自己曾经的伤痛,只会被伤痛一再伤害,一个人不能面对自己曾经的感情,就永远无法直面自己的内心,一个人如果对自己的过往,好的也好,坏的也好都能不留情的全部舍弃,那么注定会变成过去的将来,他又怎么可能好好的把握呢?”

“师父……”晓孙小声嘟囔出了一个名字,但是这个名字他自己也不记得是在哪里听过的了。

劉應蝎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