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劉應蝎   更新时间: 2017-12-18 17:14:39   字数:2090字

窗外,风景在飞快的变化着,绿野像是奔跑一样的快速向后,这是自然,因为这里是火车上面。

在火车的走道上面,一个穿着制服,有些男孩子气的白发少女——欧阳白走着,她留着白色的短发,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把她看成是男孩子,她有着一头雪白的头发,相对的,这头发之间有着几丝黑发,一双眼睛偏灰色,映射着复杂的感情。

走过火车的走道,她来到了火车车厢上面的一间房间的门前,敲敲门之后里面没有回应,于是她一边说着“失礼了”,一边打开了门,门后的场景……她只有一个想法——果不其然。

“这家伙。”像是抱怨一样,欧阳白无语的看着一切,房间很整齐,除了一个地方——床上。

此时,床上有三个人,盖着同一张被子,一男两女腻在一起睡觉。

“啊……”要是换成以前,欧阳白一定会红着脸大叫:“不知廉耻!!”但是现在自己差不多已经习惯了,要是问为什么……欧阳白自己的脑海之中回想起一段剪影,剪影看上去像是两个人,而两个人的身体贴的无比的近,一男一女,男的是躺在床上的曾晓孙,而女的就是欧阳白自己,至于她们在干什么……

“呜……”欧阳白突然打断了自己的回想,而后脸红了大片,本来自己不是本愿的,但是那天突然就被强迫了,被洛基强拽上了床,来了一场NP。

“啊,邪念退散退散退散,呼——呼……”欧阳白不断的深呼吸着,让自己已经火热不平静的心情平静下去,深吸了不知道多少口气之后,她呼出一口气,而后向晓孙他们的床边走过去。

床上的一男二女,难得是绿发绿眉的曾晓孙,而女的,一个是天照,另一个是月读,全都是日本神道教的尊神哟。

“晓孙!!!起床了!!!”欧阳白大叫到,而曾晓孙听见这动静之后整个人一震,伸手擦了擦眼角,而后……继续睡,并且一个顺手把天照和月读搂的更紧了,这家伙睡觉的时候不输梨神。

“嗯……”本来单是看见这风景就已经让欧阳白觉得很羞耻了,而晓孙这家伙现在还变本加厉了!!过分了啊!!!

“曾晓孙!!!!起床了!!!!!”因为这几天的经验告诉欧阳白自己,掀被子会看见什么不该看的,所以她干脆一拳头打在了小孙的小腹上面。

“泼啊!!!”虽然只有在不是特别远的地方才能听见,但是确实是晓孙的痛叫。

“啊啊……”没有多久,在餐车的一个位置上,晓孙用手背擦拭着自己还睡意朦胧的眼睛,身边是比自己有精神的天照和月读,桌子对面是欧阳白,此时,他们在这张桌子上面吃着各自的早饭,而欧阳白却还是一副生气的嘟起嘴脸的样子。

“我说,你今天早上好暴力呀,竟然一下子就打到了我的小腹上面,我感觉胃里的东西都要吐出来了。”晓孙像是在抱怨一样的说到。

“谁叫你这家伙总是叫不醒,而且咱们现在在吃饭,你能不能不说这么恶心的话题呀。”欧阳白道,并且一边说着,一边把三明治放到自己的嘴里咬了一口

“很奇怪,你以前都是掀被子呀?虽然只掀过一次。”晓孙一脸无辜的问道。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毕竟你这家伙竟然还有……还有……”因为实在是难以启齿,所以欧阳白到最后也没有说出“裸睡”这个词。

“没有什么呀,我只在和女人睡的时候才裸睡的,要是一个人睡我至少会留一件。”晓孙一边将炒饭松紧自己的嘴里一边说道。

“真是的,真不应该回你的话。”欧阳白感觉自己有些无语,而天照和月读完全不受这两个人影响的吃着自己的日式早餐。

“说起来咱们出发也有三天了吧?”晓孙也意识到持续这个话题并非明智之举,于是赶紧转换话题。

“是呢,突然收到了交换通知,让你去另一家机甲学院做交换生和观察生,然后我和她们两个是陪同。”欧阳白回忆着那天的事情说到。

那天,问情突然把晓孙和欧阳白叫道了自己的办公室。

“交换生?为什么是我?”晓孙对于这个决定表示自己非常的惊讶。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吧,毕竟谁叫你是唯一的一个男性的机甲使,毕竟是因为你的关系才导致了这个原因,所以就算是被被人当成研究对象你也应该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吧?”问情一脸事不关己的说到。

“研究个鬼呀!!虽然说我们是用比较科学的方式出现在人间,但是你知道我们本质是什么吧!!?就凭人类手里那种灵性不通的科学怎么可能解读的了我们呀!!!?塑料液那种科学技术都是我匿名提供的!!”晓孙的情绪瞬间上前了。

“确实,虽然我知道研究无用,但是总是有呢么几个脑残的想拿你试试,你就当陪他们玩玩吧,就这样。”问情还是事不关己。

“根绝我在人间生活这么久得出的经验来看,人类研究活体最好的方法就是解剖没错吧?”晓孙有些不安的说到。

“放心,我们达成了协议,你会活着回来的,其他的就看你自己了。”问情开玩笑一般的说到。

“怎么可能放心呀!!!?只是保证活着回来吗?不会缺胳膊少腿吗!!!你能保证的是不是太少了一点呀!!!”瞬间,晓孙变成了吐槽达人。

“嗯?你是不是关心错地方了,我觉得凭你的本事保证自己的四肢安全应该不难吧,至于你能不能保证自己的肾的安全我就不知道了,当然,不要从人体器官贩卖这方面入手想法。”

“开玩笑就开玩笑,不要说黄段子好不好,难道你的新目标是当个腹黑萝莉?”晓孙再一次吐槽。

“你真的不是因为我把你老底揭开了才这么说?”问情也同样嘴不饶人,而天照在一边,一脸可爱的看着晓孙他们,欧阳白直拍自己的脑门,表示无语,月读……她还在狠狠的盯着晓孙。

“呼……搞不懂。”晓孙也有些无奈的扶额。

劉應蝎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