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劉應蝎   更新时间: 2017-12-20 16:59:53   字数:2277字

火车站。

“呼……呼……”一个人从火车上面火急火燎的下来了,这个人的身体异常的肥胖,甚至看不见他的脖子,身上穿着一件成套的粗布衣服,一件小马褂,白衬衫,粗裤子,挎着一个小小的腰包,带着小眼镜和大帽子,太阳穴上面贴着一块方白圆黑的狗皮膏药。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就是在抗日神剧里面出场最多的那个汉奸大哥,在作者的印象里这家伙直接领导了大半神剧里面的汉奸角色,摘下帽子不是平头就是光头。

“呼,真是的,好不容易到了河北,结果又要往山东跑,真是麻烦。”那个人抱怨着,而后火车上面同样下来了一个一身黑衣的人,和之前的所有神秘人一样,这个人的全身都被黑布包裹,隐藏的非常的深。

“那个……大人,接下来我们要不要去见那位大人?”这位“汉奸大哥”立刻让开,而后深鞠躬,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来这里除了见他以外还能干别的吗?话说,会在火车上面遇见你可真是稀奇呀,桂鶽。”那个黑袍人说话了,从声音上不难听出这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

“多谢大人咬字清楚。”那个名为桂鶽的人恭敬道。

“我说,你有没有想过换一个名字?”

“我想,但是毕竟这是父母给的名字吗。”

“你最好不要让晓孙那个家伙听见这话。”

“我知道。”

回到那个战斗的小广场,晓孙和白发少年之间的战斗非常激烈。

“哈!!”晓孙陌刀狠狠挥出,白发少年立刻用手枪挡住,枪身不但华丽,而且结实无比,挡住的同时,少年另一把枪对准了晓孙,晓孙赶紧用力将陌刀一甩,瞬间将挡住自己陌刀的手枪砍开,而后换了个姿势再次向少年砍去,砍向少年的另一只手臂,少年赶紧抽回将要开火的手枪,这才勉强保住了自己的手臂。

晓孙快速的挥舞着刀剑,少年左躲右闪,时不时抓住机会开两枪,而晓孙连续躲闪,又或是横刀竖刃刀法不断变化着将子弹和手枪上面的刀刃挡住。

“呼呼,你小子比以前厉害了,功夫上。”

“你也不差呀,你这家伙。”晓孙和少年莫名其妙的开始了交流,而后,在下一个回合,晓孙再次将陌刀狠狠挥舞出去,少年用力的向后一退,与晓孙拉开距离的同时躲闪过了下一刀,同时双枪齐齐向前,枪身的零件缝隙之后开始冒出微蓝色的光芒了。

“!!!”晓孙好像知道这是要干什么,他内心一阵紧张,不过已经来不及躲闪了,晓孙的眼睛中瞬间被一阵蓝色的光芒染尽。

“轰!!!”一声巨响,少年的前方炸起了一阵烟尘,以及一道巨大的凹陷的坑洞,而少年前方好几步开外,晓孙在那坑陷的另一边,陌刀护在自己的身前,挡住了杀伤力巨大的攻击,无论是少年的枪口上面,还是晓孙的陌刀上面,都冒着一阵硝烟一样的烟尘。

“呼,我真好奇你的刀是用什么东西做的。”少年有些生气的说到。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反正初步估算用这个砍碎十几辆坦克不成问题。”晓孙像是在炫耀一样的说到。

“哼。”冷哼一声之后,少年又快速扣下了扳机,而后两把手枪里面又纷纷射出了好几发蓝色的光弹,速度奇快,但是晓孙将陌刀一挥舞便将那些光弹给砍碎了,顺势晓孙周身一转,瞬间拉近了和少年之间的距离,一下子,两人几乎是面对面。

“哈!!!”晓孙将陌刀狠狠挥出,少年立刻将双枪架在自己的身前,挡下了这一击,陌刀的刀刃划过双枪的枪身,少年在小孙的力道下整个人后退出去,而晓孙上前一步,接住陌刀刀身狭长利于突刺的优势将其狠狠刺出,少年赶紧一个闪身躲过这一击。

在扭动身体的同时,少年将双枪狠狠向前,扣下扳机,又是打出两发光弹,虽然距离很近,但是晓孙快速的将身体一低下就躲过了这一击,两发光弹划过自己的脸侧,晓孙的几根头发被打掉了。

“哈!!”晓孙迅速将那刀身一转,瞬间让陌刀的刀刃冲上,而后晓孙奋力将陌刀挑起,陌刀狠狠向上看向少年,少年赶紧闪身,但是自己头侧仍然被陌刀的刀刃砍掉了几根头发。

“!!!”二人在这之后顺势齐齐转身,周身一转之后纷纷面冲前方,晓孙迅速抬起陌刀,而少年立刻架起双枪,刀刃枪口纷纷冲向了前方。

“哈!!!!”二人齐齐一声大叫以后,发动了最后的攻势,晓孙将陌刀狠狠的向前突刺出去,而少年狠狠的扣下了板甲。

“轰!!!!”又是一声巨响之后,二人的攻击纷纷发动了,那里有又爆发出异常巨大的爆炸,烟尘滚滚,而处于那里的两人纷纷被烟尘包裹住,不知道谁胜谁负。

不久之后,烟尘散去大半之后,两人的身影逐渐清晰了,不过,本来交战的两人中间多出来了一个人,一个身形非常肥胖的身影,那个人在两个人中间,左手拿着一把小扇子,那把扇子将晓孙的陌刀压制住了,而另一只手拿的是一根拐杖,拐杖直接将白发少年的双枪挑开,白发少年的双枪的枪口瞬间被打开,白发少年转头,可以清晰的看见不远的一颗木桩上面的缺口,以及不远处地面的巨大凹陷。

而晓孙的刀尖虽然白改变了方向,但是顺着刀刃刀尖看去,会发现刀尖指向的地面多出来一条长长的裂痕,裂痕越是往前越是宽敞,延伸足有好几米之长。

“哎哟我说,霍霍白你也真是,为什么每次和老大切磋都动真格的,你不是不知道老大要是真想答应你分分钟就能秒了你。”突然出现在两人中间的就是那个“汉奸”模样的人——桂鶽。

“我说龟孙,我和老大之间的切磋管你什么事?”名为霍霍白的少年道。

“嘿,我说,你刚才是故意把我的名字念错的吧?”桂鶽(谐音“龟孙”),有些生气的道。

“你自己起了个这样的名字还怨我了?”霍霍白也没有好奇的道,而桂鶽刚要反驳什么,但是就突然感觉自己的一边失去了支撑,自己差点因为这个摔倒,而看向那边,晓孙已经离开,手里是长长的陌刀和刀鞘,晓孙将陌刀收回到刀鞘之中。

“好了,说说看你有什么事情想要跟我说吧,你尽然来了这里那么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了,桂鶽。”晓孙找到一处台阶坐下说到,桂鶽将自己的手杖收回之后赶紧一脸笑容的向晓孙走过去了,留下霍霍白一个人在原地,冷冷的看着不远的两人。

劉應蝎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