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5 12:23:22   字数:2038字

云行烈抬起头,注视着前方一会儿后,在树林间隐匿了行踪,然后悄悄追蹑了上去。

夜色,渐渐降临。

夜空上缓缓挂起一轮银白如轮的明月。

夜幕中,更利于追踪蹑杀。

一个又一个原本鲜活的生命,逐一漫无声息的消逝在这片罕见人迹的山林之间。

当剩下的几个苍狼兵士开始警觉的时候,却发觉身边跟着的同伴已经只剩下七名。

尾随其后的鬼魅般的踪影,总是在刹那间就出手,一出手更是瞬间夺走一个苍狼兵士的生命。

仿佛就是一个神出鬼没的魔鬼,不停的用鲜杀戮制造着惊恐。

不知道敌人在何处,往常犀利的弓箭,锋利的大漠弯刀,在此刻全都变得毫无用处,而这片山林的地形,甚至让他们连逃走的可能也变得微乎其微。

此时,因为没有战马,进入林子又这么深。

最终活下来聚集在一起的只有四个人,他们咒骂着敌人手段的卑鄙,但幽静的丛林中,除了风穿梭林木和树叶瑟瑟的声音外再没有任何的回应。

这种感觉,对于马背上常年征战的他们来说,意味都很清楚,但他们还是在努力寻找同伴,哪怕是一具失去生命的尸体,也许都会给他们心中增添一些安慰和信心。

但,甚至没有尸体,也没有任何凄厉的惨叫,连熟悉的厮杀声都没有,好像所有人,都突然便没了踪影,消失在空气中。

勇悍粗野的苍狼战士,在这样诡异的对决中,瞬间失去了对抗的勇气,屠戮大奕百姓的那种狠辣很快便淹没于恐惧和绝望之中。

他们聚集在一起,再不敢分散开来,陌生的山林,好像传说中的吞噬血肉的魔鬼,正向他们张开血淋淋的嘴巴。

渴望生存的天性,让他们迅速做出决定,一同向山下逃去,在这样的一个时候,勇士的尊严对他们来说,已没有任何意义。

慌乱的脚步声,粗重的呼吸声,伴随着远方若有若无的狼嚎,更为这场山林追逐增添了几许恐怖的味道。

突然间,草丛中一道人影暴起,不等奔逃的人做出反应,人影交错间,其中一个人捂着喉咙,一头栽倒在地,悄然失去了生息。

前面几个人听到声音,跌跌撞撞的赶回来,看到的只是脖子被割裂,眼前的地上躺着的,是他们已经渐渐冰冷的同伴。

苍狼头目怒吼一声,凶戾狠辣的双眼在林子中逡巡着,但是找不到任何敌人的踪迹。

“啊啊啊————”

其中一个脸色苍白的苍狼军士,如同被恶魔扼住了喉咙,理智终于崩溃,突然狂乱的喊叫起来,调头就跑。

当其余的两个同伴追上他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瞪着一双肥大的双目,一支属于苍狼部落样子的矢箭正插在他的胸口。

无情的杀戮,无声而又冷血的猎杀者,让这片山林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

一丝异样感在苍狼头目心头升起。

“快闪开——”

苍狼头目惊恐的大声叫喊,却还是迟了一步。

一支箭矢穿透林间的空气已经狠狠钉入苍狼头目对面的那名苍狼军士的头颅,溅出的血水甚至都喷到苍狼头目的脸颊上。

林中渐渐昏黑下来,已是孤身一人的苍狼大汉终于连滚带爬的来到山林边缘处,甚至于,他已经看到了山脚下那团篝火。

苍狼头目的脸上鲜血淋漓,那是敌人一瞬间的匕首突袭在他脸上留下的痕迹,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在那一瞬间,他与死神擦肩而过,生存下来,不是因为他有多勇猛,又是多么的机敏,只是因为他幸运的绊倒在了地上而已。

这也让他知道,敌人并非什么来去无踪的幽灵,只是在这片黑暗的山林里,他却没有任何战胜对方的可能。

劫后余生的苍狼头目,就像之前逃亡的青年骑士看到远方的山林一样,那团篝火在他眼中代表的意义一般无二。

苍狼头目张开干涩的嘴巴,想要召唤同伴上来接应。

但声音在他喉咙中猛的卡住,他竭力扭头看向身后,敌人的影子倒影在他眸子中,喉头一凉,苍狼头目的眼睛一下睁大到极限,强壮有力的胳膊抬起来,抓住对方的肩膀,但却再不像往常一般,有那样的力气将面前的敌人撕碎。

带着无尽的不甘和悔意,苍狼头目慢慢软倒于地。

云行烈扔掉已经被血污染满的匕首,精疲力竭的坐倒在了地上。

斩杀,逃遁,拼命,这一天仿佛不间断的发生着,也已经耗去了云行烈身体里所有的力气,但最终活下来的是他,在这混乱之朔北,强韧的意志,是生存必不可少的条件之一,而他,如今好像一无所有,但最不缺的,其实就是这样的坚韧不拔的意志。

这真是命比纸薄的年月啊!

云行烈抬起眸子望向浩瀚的星空,平息着胸中起伏的剧烈心跳。

而今,他的双手早就染满血腥,眸光在黑暗中闪烁着,当他望向山脚的篝火,眼睛却慢慢眯了起来,天空中一颗星星闪了闪,仿佛杀戮的味道在向他展露明亮的意义。

云行烈从苍狼头目的腰间,找到了一把刀柄刻着狼头的厚背短刃,这种刀在苍狼部落中是地位的象征,同时也正是朔北大奕苍狼两族军士的喜爱兵器。

山脚下,篝火旁的两个苍狼兵士,一边等待着山上传来消息,一边就着马奶酒嚼着随身携带的肉干。

夜风吹拂,吃喝惬意的两个人带着醉醺醺的酒意,却不知道,危险已然悄然到来。

一支箭矢破空射在其中一名苍狼军士身体上。

当另外一名苍狼军士想要挣扎着站起来时,云行烈早就飞奔而至,手中战刀挥动,巨大的力气使得仓促应战的苍狼军士猝不及防间被重里击倒。

云行烈并不给对方喘息的机会,下一个瞬间,云行烈将那柄从苍狼头目身上搜来的狼头短刀砍在对方的脖颈处。

血流如涌,生命瞬间消散。

云行烈拖着疲倦的身躯,跨上一匹苍狼的战马,飞奔离去。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