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5 12:24:57   字数:2112字

天光,渐渐地在大奕的土地上放亮了。

太阳慵懒地将他稀薄的阳光洒向万民。

疲惫也在夜色褪去之后慢慢消失。

年轻强壮的身体充满着无穷的精力。

此刻,云行烈闭着双眸对着一座土丘静默站立着,仿佛在心中默默诉说着什么话语。

既没有碑文,也没有香烛,更没有亲人的哀泣。

只有一个此时身上略带着些伤痕的健壮少年添上的最后一把土,云行烈弄了些纯脆的沙土掩盖在了土丘的上面。

良久,太阳终于将它全部的明媚照耀下来,也照在这座新立的土丘上,云行烈对着土丘恭敬了行了一个礼,然后抱了抱拳,说道:

“朔阳城的叔伯们慢行,若行烈能有机会得以带兵北伐,定当为诸位叔伯们复仇,誓当剿灭苍狼獠子,血债血偿!”

说完,云行烈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上,数片云朵连成一块,正晃晃悠悠的飘向未知的远方,他站在原地寻思了半晌,然后,似乎是做出了什么决定,长出一口浊气,转身大步离去,翻身跳上战马。

云行烈双腿一夹马腹,坐骑长嘶之中,一人一马,向南方奔驰而去。

纵马奔驰在朔北广阔平原之地,感受耳畔的风呼啸而过。

云行烈心中升起万丈豪情,仿佛天地就在他的脚下,伸手就可以触及。

远处,又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山林地带。

这是云行烈五天里见过最多的地形。

云行烈毫不犹豫的加速向着山林纵马奔去。

夜色垂笼的山林之中,一堆篝火的光亮在林间忽明忽现。

云行烈惬意的坐在这堆篝火的边上,专注地注视着火架子上已经烤成滋滋作响的野猪肉,不住地吞咽着口水。

翻越过大奕边境地带的丛山峻岭之后,他也没离开山林,一路南行。

此刻的云行烈并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到了大奕那一处地境,现在又属于何处地界。

不过,他在山林之中,过的还算可以。

对于他来说,这里可以作为食物的各种小走兽和果子是充足的,又没有整日里想要杀他的苍狼獠子,也没有大奕军兵因为他越境而来追捕,着实还算轻松

如果不是因为冬天渐临,箭矢已经渐渐损折殆尽,云行烈手上除了那柄从苍狼小头目身上掠得的狼头短刀外,打猎已经难以为继,否则在这里定居下来,做个山中岁月长的悠闲野人也是不错的。

只不过,他心里其实也明白确实该赶紧走出这片山林了。

要不然待到大雪封了山,即便是千军万马,在这样的山林中也难以安生。

夜晚的林子中,偶尔响起夜枭难刺耳的呼啼,狼嚎声也总是此起彼伏地出现在远处。

狼群,是朔北山野间理所当然的霸王,云行烈很少起篝火,就是为躲避这些狡猾奸诈残忍的野兽们的注意。

只是天天夜晚吃野果子,胃肠实是有些受不住了,他这才不得已燃起了一堆篝火,把边儿上那只白天捕获到还未成年的野猪洗剥干净后架在烤架上烤熟来吃一吃。

野猪喷香的气味飘散在林子间,云行烈既期待那肉赶紧熟透好下嘴,却又期望别被这气味吸引任何生物过来。

只是,期望总是与事实相违背。

周围林中渐渐悉悉索索发出各种异响,一些影没在林子周围的黑影此刻宛若鬼魅般的浮现出来,云行烈缓缓站起身来,将狼头短刀握在了手里面

他心中暗暗叹息:这美味猪肉今晚大概吃不上了。

周围的影子们慢慢靠近篝火的边缘,然后便逡巡不前站着不动。

影子在篝火火芒的照耀下,变得有些扭曲,甚至还有几分怖人味道。

“呵——”

云行烈心下松了一口气,原来不是狼群。

篝火四周围是一群拿着棍棒以及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作为武器的人。

云行烈知道,这是朔北山林之中的流民群。

云行烈一路行来的五天里已经见过不少,大奕和苍狼之间不停顿的小规模战乱,导致了城镇被破灭后这些流民无家可归,只好四处南下,一路上,因为饥饿疾病寒冷等各种状况突然而让原本安居稳定的良民渐渐失去原本的秉性,为了生存,他们激发了内心中深藏着原本一辈子都不可能出现的恶。

原本可怜可惜的良民百姓,转眼间,就变成了令人可憎可怖的罪恶之源。

这年月,他们在山中干的那些勾当,除了可恨,更是没有半点可悯可言。

他们和草原上那些苍狼部族看上去差不多,成年男人往往长得粗野而又彪悍,为了争夺食物衣服,他们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杀人后吃人这种事情,在流民当中,也早就不罕见了。

连人都敢吃,还有什么不敢的呢?

因此,对于势单力孤的山林间的行人来说,林中猛兽其实还并不算可怕,真正可怕是这些有智慧更凶残的流民。

因为流民往往缺少在山中活下去的技能,他们大多时候,都处于饥饿状态。

这让他们显得凶残已极而肆无忌惮,最终,不论男女老幼也只是沦为了没有任何底线的野兽。

这是大奕战乱的序曲,而云行烈,早已经从这些流民身上,清晰的闻到了乱世的味道。

对这些失去人性的畜生,云行烈自然是能避则避,像今天这样,被香喷喷的烤叶野猪吸引过来的这些流民,对云行烈来说也是迫不得已,但他却并不感到害怕。

“小伙子,让俺们烤一烤火可好?”

一个粗卤中带着干巴巴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饥饿难忍的流民正在不远处对云行烈说道。

他手中紧握着一根细长的棍棒,黑暗中闪烁着带着深深饥冻饿馁的目光,尽管看起来像是在苛求云行烈,却从他眼神中看出,一旦云行烈拒绝,甚至会不顾一切过来抢夺,所以他的话语不但根本听不出来任何诚恳,有的只是带着深深威胁的略微掩饰。

云行烈也听出来,倘若自己拒绝,只怕结果也会跟他们想做的一样,他更明白,当这些流民确定这里只有云行烈一个人的时候,他们会干些什么,那只怕令人难以想象。

周围还不断的有一些黑影冒出,虽然大多是些衣不蔽体瘦弱乌黑的妇孺,但她们饥饿而又贪婪的目光,却令人不寒而栗。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