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5 12:28:31   字数:2588字

突然间云行烈像豹子一样冲了出去,不愿意也不敢多废话的他,将手中狼头短刀狠狠向前砍了过去,声势携带风声,只是一刀,便将方才说话那人斩翻,再复一刀便割断了他的喉咙。

两个流民发出惊慌的喊叫,带着怒意朝云行烈冲了上来,棍棒夹着风声击打下来。

云行烈错步闪身后接着一个侧身抢上前去,一刀插入左侧那个流民的胸脯,那人闷哼一声中,被云行烈用力撞向将另外一个流民,另外一个流民也是闪无可闪间被自己的同伴撞翻在地。

他还没来得及重新站起,便被快走两步上前来的云行烈,一脚踏在胸口上,咯吱一声,骨骼清脆的断裂声,在林中清晰响起。

背对着篝火的暗影处,云行烈一刀准确的插入对方的脖子,结束了他的痛苦。

这一切都在眨眼之间完成。

一瞬间连杀三个流民,并不清晰的火光中,云行烈提着滴血的短刀,双眸越发冰冷起来。

女人的哭喊和孩童的厮闹声,让这充满血腥的地方更加嘈杂起来。

但同伴转瞬间便死在眼前的震慑作用,却显得强劲明显,周围那些原本蠢蠢欲动的流民,此刻却再不敢上前,但被寒冷和饥饿折磨了很长时间的他们,却也并不会就此离去。

云行烈嘴角再次挂起一抹冷意。

他像是抓野猪一般陆续抓起三具尸体,一一扔到了他们的脚下,怒吼了一声:

“滚!”

四周的流民慢慢散去了,重新隐入黑暗的山林当中,他们带走了三具同伴的尸体,很可能不会有什么葬礼,也许这三具尸体,对他们来说是新鲜的肉食,会让他们苟延残喘一段时间。

弱肉强食的山林云行烈也仅仅勉强够把握住自己的命运罢了。

没有什么比腹中饥饿难耐,却眼瞅着美食不能入口更痛苦的事情了。

篝火继续燃烧着,炙烤着架子上的野猪。

差不多可以吃了,云行烈将短刀上的血渍在身上擦了擦就放在火焰上反复烤了一会儿之后,就去切那野猪的肉。

“好香。”

云行烈一边咬着叉在刀子上的野猪肉,一边还不停吞咽着口水。

好久没有吃过这么美味的肉食了。

太好吃了,饥肠辘辘的时候能够吃上这样的美味,简直是上天对他自己的恩赐。

这只野猪虽然不算太大,却也够吃两天的了。

云行烈正盘算着怎么带走等会吃不完的野猪肉的时候,眉头却在下一瞬间皱了起来。

一个修长的影子在篝火外的黑影中现出,继而大步踏入火光范围之内。

云行烈吞咬着烤肉,无奈的站起身,重又握住刀柄,甚至在心里愤恨的想着,一定要将这些扰我享受美食的混蛋大卸八块。

但当他站直身子,看清楚来人的样貌的时候,瞳孔便慢慢便收缩了起来。

竟然是一名裹着厚厚的皮裘劲装束发的曼妙少女,头戴白色裘帽,帽沿是两条毛茸茸下垂的装饰,脚穿翘头皮靴,在夜色中显露出的明媚更与周围的景色大是不同。

看模样,跟云行烈似乎差不多大,却带着一种非常成熟的韵味。

少女脸上是轻松的玩儿味之色,看着愕然的云行烈,显然在这片山林之中,她是并不在意身边的危险的。

云行烈紧紧盯着少女,大感讶异,这少女究竟什么来历,这种地方,即便是行伍出身久经战阵也是不愿意多待的,而这少女竟然仿佛闲庭信步从容如此,云行烈越来越是不安,呆呆看着她径自来到篝火旁边,大大方方的坐下来,用一柄轻薄的利刃挑起烤的金黄的烤肉,秀气的鼻头抽动了下,露出个食指大动的笑容,傍若无人般开始享用这山林仅有的绝味美食。

只是对少女这毫不客气的举止,云行烈却说不上来什么感受,只是将原本躯干流民的心放下了。

他紧握着刀柄,慢慢退到一棵老树旁边才停下来。

他已经能够确定,树后有不少持刀戒备的人,看起来似乎是这少女的护卫侍从,一群戎马悍勇的武士。

这真是一群真正不请自来的来客。

虽然少女并没有多说什么,但云行烈心中隐隐感觉得到,对方似乎是苍狼部落的人,而少女更像是苍狼贵族。

只是这群少女为领头的苍狼人,究竟为何出现在此,云行烈却是无从得知。

他相信,即便他开口为了,少女也不会因为吃了他一顿美味就肯坦诚相告。

云行烈猛然一惊,他站在树边抬头朝并不明亮的暗处看了过去,发觉那些护卫侍从居然正拿着手中的弓箭对准他。

云行烈知道,只要少女一声令下,自己只怕插翅难逃,这样短的距离,身手再好又有何用

他惊得身上泛起一丝冷汗,飞快在心中计算着怎样逃走。

他真正感受到死亡的胁迫近在眼前的这种危机感,而此前,无论是被那十余名苍狼骑士追杀或者刚才遇见那些凶暴的流民,他感觉都没有此刻这般清晰。

少女正眉开眼笑大快朵颐地嚼咬着汁香肉脆无比可口的野猪嫩肉。

林中外围幽静,夜色更发浓重了,升起了雾气也让这林间透着一股幽暗的可怖。

虫儿的鸣叫也变得微不可闻,只有那断断续续狼嚎偶尔回响。

篝火旁边,一个明眸如月的苍狼贵族少女,吃得满嘴流油,毫不顾忌形象,不一会儿,便将半只肥大的野猪,吃进了肚子。

少女终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打个饱嗝从地上站起后,这才以一种非常随意却带着不容决绝的态度的朝云行烈招了招手,就像在呼唤身边的臣仆一般。

云行烈自然是不会过去,只是极力做出平静得如同遇见老朋友一般的语气说道:“味道如何,我的手艺还可以吧?”

篝火旁的少女诧异的上下打量了一眼云行烈,然后眨眨眼睛露出一个美丽动人的笑容:

“烤的确实是美味,在这山中能够吃到这样的食物,倒也是一种幸事。”

少女声若莺歌美妙动听仿若俏皮的对情郎说话般,只是转瞬间异样的威严便流露无余,声音中也带出了杀伐冰冷之意。

“翻手间便夺取三条人命,也是个冷血残杀之辈,给我一个理由,否则,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少女说着话,隐在暗中的那些武士则纷纷拉紧了手中之弓弦,蓄势待发。

云行烈沉默半晌,在少女露出看似娇俏实则杀机隐现的笑容时,才缓缓开道:“人无伤虎意,虎有杀人心,杀人只为自救。”

林中重又恢复了安静,少女的表情,和篝火一般,忽明忽暗。

“大奕人?”

云行烈微微颔首:“云行烈。”

少女慵懒的挥了挥手,林中簌簌作响,很多身着军装的人影纷纷浮现出来,渐渐靠拢在少女身边,最后一个人出来时,和云行烈擦身而过,装束却与其他武士大为不同,身穿银白色的棉袍,神色冷若冰霜,对云行烈视若无睹。

云行烈宽了宽心,心道,这群人究竟什么来历,气势倒是不为不凡。

云行烈还未从刚才的诧异中回过神来,那名苍狼贵族少女就带着所有人朝着林子深处行去:

“美味值得回味,希望有缘再见,大奕人!”

对于云行烈而言,这简直发生得莫名其妙,莫名其妙得遇见差点让自己死于非命的这群人,又莫名其妙的捡回一条命,不过云行烈心中却在想,如果是这种生死掌控于别人一句话之中的,那可千万别再遇见的好。

看着少女带着所有人离开了自己的视线,云行烈终于完全松了一口气,虽然糟蹋了自己明天的口粮,不过,半只野猪肉换一条命,也算划算吧!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