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5 12:29:22   字数:2618字

半个月后。

一处山谷中,一堆堆的篝火散发着明亮的光芒,也顺便将食物的阵阵香味,飘送出很远。

云行烈此时格外笃定,他已来到了整座山林的边缘,离山外的广阔世界不远了。

自从那天晚上与那苍狼贵族少女这群人遭遇之后,云行烈便再也没吃上过一口热食,喝上过一口热水。

山林子里面的寒冷日愈一日,天上也布满彤云,一场遮天盖地的严寒大雪眼瞅着就要到来,也使得云行烈不得不加快脚程走出这山林。

向西,很可能到达天定郡沿岸,向东,则是大奕帝国的北方边塞城新陇郡和上狄郡。

天定郡再往西,却是一片未被开发的无主大地。

只是因为人迹罕绝,也许更安全一些,然而道途艰难,倘若发生其他危险,却是无可他想。

故而,云行烈选择向东,因为距离上离大奕的嶦州更近一些。

大奕总共一十六州:颍州——大奕帝都所在。

其余壹拾伍州分别是:

洛州、灵州、宁州、武州、衡州、定州、泾州、肃州、弘州、霸州、苍州、嶦州、朔州、夏州、郁州。

现在,山谷中的一切,都预示着,他很快就能走出这片充满未知的山林之地了。

因为山谷中燃起篝火的流民,穿着更加齐整些,显示着他们刚入山不久。

这群人数量很多,山林生活对他们似乎还显得那样陌生。

当然,无疑这也是一群避难离家的流民。

和之前云行烈遇到的那些流民本质上或许并没太大不同,从隐隐传来的话语声中,很快便让云行烈明白,他们同样是在躲避战乱祸害不得不选择躲入山中的百姓。

云行烈默默的观察着这些人的行为举止。

因为,他还盘算着能否混入这些流民之中,探听一下山林外的形势道路,至少比起之前那群流民,眼前这些人还不算太过危险,多多少少还残留着道德人性的约束。

只是很快让云行烈打消这个念头的是这些流民之间的分群而据。

在林子里并不明亮的火光摇曳下,,云行烈敏锐的察觉出了压抑的气氛和危险的气味。

其中一群流民,人数约有十几口,穿着举止食物的大同小异表露着他们很可能来自同一个地方:破衣烂衫、难以下咽的干粮,孱弱的女人,羸弱的孩子还有残弱无用的老人和生病的男子

而另外一群流民,却分明的不同,他们有相对整洁的衣服,精壮的男子保护着,他们的晚餐也更加精细,甚至还有酒香传来。

咫尺之隔,两层世界。

这种抬首可见的不公平,便是危险和争伐的来源。

外围几个瘦弱的流民,在云行烈不远处的篝火边,小声地嘀咕着,偶尔扭头望向不远处的那些更好的流民群,眼中闪满是浓浓的羡慕以及嫉妒。

“同样是狗日的逃难,凭啥他们要啥有啥,咱们却只能这般猥琐!”

“就是,看他们那几个狗东西,也配享用那么好吃食。”

云行烈心知,过不了多久,也许是下一刻,他就将见到一场暴乱会发生。

这在朔北物资匮乏的土地上,极为寻常。

流民之间也有贫富的差别,朔北更为险恶,所以许多惨剧也就此频繁上演。

由此可见,云行烈深深感受到,这几年朔阳城老军士们口中怀念的当年强盛的大奕帝国,已经处于风雨飘摇之中了。

这些流民,最终极有成为啸聚山林匪患的可能。

夜更深了,李破蜷缩在篝火旁边的枯树边打盹,一边盘算着还有多久天才会亮,因为等到天明,气温会暖和起来。

突然间,云行烈被一阵剧烈的吵闹声惊醒。

云行烈抬眼看向山谷中还留有余烬的篝火堆,篝火堆边上有人已是鼓噪而起。

视线最近的距离,几个汉子在狂呼乱叫着什么。

声音中充满深深的嫉恨之意,似乎是在咒骂着什么。

云行烈无奈的支起身躯,好在睡意不浓,他握了握手边的短刀,考虑着等下如何自保。

一如他的预料,在恶劣环境中,逃难的人群只想到要先争夺尽可能多的资源。

这就是人心,也是人性的本然。

有人的地方,就有人性本然的面目,只是有些被掩盖,有些被释放。

一个流民中高大的汉子将他手中的铁棍高高举起大声疾呼着。

他的身边,不时有人应和他,使得他很快就取得了不少流民的拥护,一跃成为这群流民的首领。

云行烈心中哂然,莫非这就是匪徒聚首,山贼为非。

下一刻,杀戮顿起。

这个大汉为首领的流民手中拿着各种奇形怪状的兵器,冲向另外一群尚未做好准备的流民群中,开始了如野兽般的残杀。

“杀光恶徒!”

行凶的一方反而诬陷另外一方是恶徒。

他们打着除恶的口号肆行妄为。

到处都是被杀死的流民,到处都是血迹,到底都是尸体。

混乱,夹杂着妇孺无助的哭叫。

成年的男子们,拿起身边的各种物件,进行着搏斗抵抗反击。

云行烈看着这群人的斗争,闻着空气里飘荡着的血腥,一颗心却变得更加冷漠了。

他一动不动的注视着这一切,有人从他身旁跑过,有人在他身侧殒命。

暴乱在天亮后结束,获胜的一方在首领的指挥下正在收着战利品。

贪婪而残狠,在这些胜利者的嘴脸上表露无遗。

云行烈厌恶的皱了皱眉头,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站住。”

一个流民看到了起身离去的云行烈,带着胜利者独有的傲慢叫住了他。

云行烈心中冷笑一声,停住步伐。

“他也是恶徒,杀死他——”

这名流民居然对着云行烈的背部,高喊一声。

下一刻,三个已经在昨晚杀红了眼睛的暴徒冲云行烈挥刀奔了过来。

“找死!”

正因为厌恶而无处发泄的云行烈更加愤怒了。

他握着手中锋利的短刀,荡开对方挥砍过来的刀之后,将冲在最前面的暴徒干净利落的斩杀掉之后,对后面的两个行动缓慢的暴徒也毫不留情的手起刀落,斩断了他们的脖颈。

云行烈脚边多了三具尸体。

云行烈冷眼看着刚才对着他喊站住的流民,嘴边微微扬起笑容:“你过来!”

那名流民根本没有想到云行烈如此悍勇,心中吓了一跳,但他看了看就站在他身边的高壮的首领和周围十几个流民同伙,胆气不由得壮了一些。

“你这个恶徒,果然凶恶。该死的贼徒,还不快过来受死!”

云行烈不再看他,而是转头看向这群人的首领。

那首领也正打量着云行烈。

四目相对,空气在两双眼睛里碰撞出了火花。

过了一会儿,那名首领突然发出呵呵一笑:“哈哈哈,好,有胆量,这位兄弟,不如加入我们。”

云行烈踢了一脚脚边的一具尸体,嘴中爆喝出一句:“给我滚!”

流民首领和众流民显然被他这一爆喝吓了一跳,那原先让他站住的那个流民更是吓得一哆嗦,躲到了其他人后面去了。

流民首领回头左右看了看其余的流民,又看了看云行烈手中还在滴血的短刀之后,脸颊抖了抖,嘴巴嗫嚅了一下,最后转过了身对其他流民说道:“别管他,收拾好东西我们走。”

说着话,流民首领带着众人朝着另外一个方向毫不停顿的离去。

云行烈冷笑道:“还算识相。”

此地不宜久留,自己也需要赶紧离开这里。

云行烈调转方向,决定继续向东南方向行进。

“大哥哥救救我……”

一声略点稚嫩的孩童之音从一处隐蔽的树脚边传来。

云行烈好奇的循声走近。

若不是小孩子刻意呼喊,这个地方还真不容易被发现。

云行烈也是查找了好一会儿,才在一棵粗壮的老树后面,找到了露出小脑瓜子的一个小孩子。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