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5 12:30:33   字数:2232字

天上一轮弯弯的月亮高悬。

一间亮着微弱灯光的民居门外边,传来喧杂声。

“老东西,也不瞧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就你这半死不活的模样,也敢朝老爷借米,老爷家也是你配借的么,啊!”

一身破烂干瘦的岑二畏畏缩缩的跌倒在地,一个精壮的成年男子,正在家门口外对着来借一点米下锅煮饭的岑二怒喝叱骂着。

周围围了几个左邻右居看热闹的三两人群,却是无人敢上前劝阻。

只因为眼前这撒泼的男子是本村一恶,虽然说这个村子确实是小,却也挡不住村霸的诞生,眼前这林重就是本村霸首,手底下还有三五个跟随他的伴从。

在村子里横行霸道,坑蒙拐骗,加上欺压良善、偷鸡摸狗,却是让这小小的村子里的人们敢怒不敢言,就算是村正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招惹林重。

众人也想不明白,为何今晚岑二偏偏就惹上这歹客。

“林老大,咱老头子也不是故意的,只是黑灯瞎火的咱老头没打眼看清楚是你的家……”

岑二语气中带着畏惧辩解着。

“呦呵,您老眼睛是抬天上去啦,这偌大的房屋,您居然没看着,这是不是说明您老从没把老爷我看在眼里哟。”

说着话,林重朝着岑二高高的举起了右手,扭身就要接着打下去。却不防备右手被人从身后钳制住了,林重一下子似乎是难以置信,居然还有人胆敢跟自己对着干,他转过身来,却发觉一张陌生的面孔下是一个年轻的男子。

此时男子仍然紧紧捏住林重的手腕,让林重脱不开手,林重虽然不认得对方,却一向是不吃亏的性子朝着男子破开就骂道:“狗东……”

下面的话语还没有出口,就被对方伸手在脸颊上左右开弓连着甩了十几个耳光,林重刹那间懵了,想还手,却发觉一丝儿力气也用不上。

男子对林重搧完耳光之后,抬腿一脚将他踢了出去。

“爹爹,你没事吧,我扶你起来。”

一个噙着泪花的小男孩将躺倒在地上的岑二用力扶了起来,岑二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听到事情后急忙赶来的儿子岑澈和云行烈。

“好孩子,爹爹没…没事。”

岑二忍者身上传来的疼痛,努力挤出一个若无其事的笑容,只是这笑容在岑澈眼里是多少有点难看。

“哎哟,你小子活腻味了,知道老爷我是谁么……”

年轻男子见林重居然还不知错,踏步走了过去,接连抬脚,继续对林重不停踢着。

“哎哟,好痛……好痛哎。”

“啊呀,好汉别提了,我错了,我错了,不敢了。”

终于禁不住年轻男子不停的踢,林重终于开始讨饶。

云行烈冷漠的看着林重语气加重说道:“道歉!”

“是是,我道歉,我道歉,对不住了岑伯,实在对不住了,都是我的错。”

看到这一幕,已经越来越多的围观的人群纷纷在猜测这个出手不凡的年轻人究竟是谁,居然可以打得林重讨饶,难道就不怕明天林重报复吗?

村子的人其实害怕的不仅仅是林重和他的那三五个跟班,最重要的其实是,林重有个大哥在郁致县担任县尉。

郁致县虽说也只是一个仅有三万多住民的小小县城,可是林重大哥林深手底下可是管着县城三班衙役皂卒的实权人物。

皂隶、捕班快手、民壮统共加起来足有一百多好人。

这才是林重可以在村子里肆无忌惮的真正原因。

而林重也是一个气量狭小、睚眦必报的主,尽管眼下看是讨饶了,可村里的人谁都明白,只要明天他向在郁致县当县尉的大哥告诉一声,只怕顷刻间就有一群精壮公门中人前来抓捕这年轻男子,随便按一个罪名,就足以教他不死也要扒一层皮了。

只怕岑家父子也会遭到报复。

云行烈扫了周围看热闹的人群一眼,对他们为何不出手相助也略略有些明了,单是从他们怀着畏惧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眼前这个被自己踢翻殴打的男子,只怕平日就是一个不好相与的角色。

当然云行烈本来也并没有对别人有指望,他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尽管现在的他还是一个弱小的人。

“岑伯,我来背你回去吧。”

云行烈不再管别人的眼光,他走到岑二跟前,弯下腰让岑二上来。

“这怎么使得,这怎么使得。”

一辈子老实巴交本分的岑二此刻倒是有些难为情,虽然刚才被林重打得直不起腰,可是要让他就这么背着回家,而且米也没有借到。

只是看眼下这架势,晚上恐怕是借不到米咯。

岑澈扶着他爹,见父亲不肯让云行烈背,说道:“爹,没事的,你让云大哥背你吧,云大哥一身的力气,背你回去就当锻炼身体啦。”

“这…这…”

岑二仍在犹豫,却被云行烈一个姿势架到了背上,他也只好连连说着:“麻烦了,太麻烦你了。”

岑澈跟随着父亲一路被云行烈背着朝家里走去。

围观群众也纷纷散了,只是三人并没有注意到,议论纷纷的人群中,一道带着深深愤恨怒气眼神的身影没有返回亮着灯光的家中,而是朝着村子中另外一个方向悄然行去了。

岑澈帮着云行烈将父亲岑二安顿好,之前来通知的那个男子名字叫做林远,见岑二被殴打又没借到米,于是偷偷从家里拿了一瓶跌打药,和一点米粮。

岑澈代替父亲谢过林远后,给父亲上了药,然后在锅子里将米和水一起倒入,准备生火煮饭。

因见房间里已经没有柴禾了,于是说道:“家里边没有拆了,没法烧饭,我去砍点拆来,云大哥你就待在家里面帮我看着点我爹爹。”

云行烈应承了,便在一张用了很久的圆木桩上坐了下来,这张圆木桩估计是这个家里面唯一的凳子了。

“云大哥,借你的刀砍点柴。”

眸子中闪烁着复杂神色的岑澈看着云行烈开口说道。

云行烈心中一动,似乎是知道了岑澈的目的,看了一眼眼神坚毅的岑澈,便毫不犹豫爽快的将之前被岑澈把玩后放回到矮桌上的短刀仍了过去。

“小心点!”云行烈淡淡的说道。

“我晓得。”说完这句话之后,岑澈推门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看着这道瘦小孱弱的身影迎着漆黑的夜色走出门外,云行烈嘴角浮起一抹苦涩而无奈的笑容。

不过他心里却对岑澈更加加深了好感。

也许这才是乱世中男儿应该有的性子。

转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睡过去了的岑二,云行烈从圆木桩上站起身来,轻身跟了上去。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