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8 13:27:18   字数:2739字

迎着晚霞缓缓行驰在尘道之上的一行人带着仆仆的风霜气息。

厚厚的彤云积压在朔州的上空,仿佛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风吹拂脸颊,略刮得脸庞有些生疼。

吹得四面八方的草木皆倾斜而向。

那一层层的乌黑云幕似乎就要掩压遮盖这大地。

管洛抬起刻画着苍劲的面容,骑在马上仰望了一会儿天穹,忍不住说道:

“好一场可怖的天色,朔州的冬天还真是比南方严厉多了!”

身侧,一直和岑二、岑澈一起骑马跟着管洛的云行烈,听到这句话后,露出笑容:

“这还算不得什么,真正的暴风雪来临,那才真正令人感觉到一股上苍的威压和气势。”

管洛粗黑的浓眉微微一翘,转过头说道:“看起来,在这朔北生存,比之南下那种苦难更为艰难!”

“是呀,这大奕天下若是太平倒也好了,百姓顶多受些饥饿严寒的苦,就算天气再恶劣,总还有盼头。可若战乱一起,这百姓,可就苦不堪言,在乱世生存难,在乱世战火的的夹缝中生存,更难!”

“大奕江山立国至今已安然一百多年,转眼间渐已显露分崩颓败气象,究竟是何缘故!”

管洛说完这句话之后,默然低首不再言语。

云行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叹息了一声,便也不再开口。

“爹爹,你说杨姑姑她会收留我们吗?”

“这…爹也说不好,我和你杨兰姑妈小的时候倒是玩的挺好,只是自从她嫁去了归安后,也就逢年过节才会见上一面,到如今已经是差不多七、八年没有见过她了,她的一对孩子似乎也已经长大。”

岑二一边回忆着过去的时光,一边用沙哑的嗓音慢慢说着。

“杨兰姑妈家的两个兄弟姐妹多大了,也像我这般大吗?”

岑澈好奇的眨巴眨巴眼睛问道,语气似乎有了一丝期待。

“那倒是…我记得好像比你大一些吧,你杨兰姑妈有个儿子,似乎已经及冠,女儿年纪要小上几岁吧…”

时过太久,岑二也记得不太清楚了,只好模模糊糊的说道。

“哦……”

岑澈低声回应,语气便不再像之前那么积极,云行烈看着这个孩子一脸落寞的样子,却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马车继续在时而平坦时而坑洼的路途行走,两旁的护卫和杂役始终围绕着马车。

护卫的人数加上管洛统共三十三人,负责保护两架马车主人的安全。

看管一应杂物和行李等路途必须物品的小厮杂役有三人。

还有四个年长一些的驾车轮流负责驾车。

再就是此时乘坐在马车之内的桓萧、桓彧慕容尹三人。

加上云行烈、岑二、岑澈,这一行一共是四十六人。

也算是声势浩荡。

云行烈为了不让气氛太过压抑,总是挑一些朔北趣事拿出来和他们说。

“……那只落单了发出一声一声凄凉的悲鸣,飞得很慢很慢,却仍然极力想要向高空飞去,于是我拿起一张没有弓矢的黄杨木弓,对他们说道:‘信不信我不用一支箭,单单就拉一下弓弦,也能将这只大雁给射下来。’大家伙当然都不信啊,于是呢,我就对着那只飞得比爬的还要慢一些的大雁拉了一下弦,哈哈,你们猜怎么着…”

“快说快说…”

“是了,怎么着了,射中了么…”

管洛也忍不住好奇的竖起了耳朵。

正当聊得熟络之时,却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声。

管洛不悦的皱了皱眉,抽出挂在马侧的长枪。

五骑快马追蹑上来,拦住马车,那人正是刚才已经过去了的郁致县捕快向冲的部下。

此时他无视管洛和众人的怒容,就要上前用手中兵器挑来马车挡风的幕布。

管洛怒喝一声:“好胆!给我拿下!”

护卫队不等管洛下令,早已经抽出各自兵器将对面五个捕快围住,用兵器抵在他们的身前。

“意欲何为!”管洛冷冷的语气一字一字蹦出。

“失礼了!我等奉命追捕凶犯,职责在身,为免凶犯躲藏马车之内暗中挟持德高望重的桓公,故而不得不如此,还望见容!”

为首捕快倒也聪明,知道此刻形势对自己不妙,因此用官府职责拿出来说辞。

“放肆!”

管洛大喊一声,声如奔雷,惊得对面五名捕班快手身躯一颤,强行稳住身形不至落马,却听管洛怒道:“桓家三代元老名宿,世出将相为国尽忠,在大奕德高望重,天下谁不敬仰!岂容你等随意羞辱!”

说罢,他也不等对方做出反应,举枪朝着对方为首之人驰马刺出一枪。

为首捕快只觉一股凌厉杀气袭来,浑身上下被一股冰冷和恐惧笼罩,瞬间脑海中只剩下后悔不该前来。

“伯南,住手!”

管洛手中长枪堪看刺到为首捕快脖颈前,稍慢一瞬,便立即穿喉而亡,一股冷汗顺着捕快的面门流淌了下来。

“老夫本以为尚有几分颜面,却原来我桓家早已没落至此,是老夫太自高了,既然这位大人说老夫车内暗藏凶犯,师佐,何不就让他看得清清楚楚,也好证明桓家和你我的清白!”

说着,桓萧却揭开车帘幕布,在车夫搀扶下走了出来。

慕容尹也脸上挂着一丝莫测的笑容走出马车:“那就看吧,唉,人老咯,坐不得太久就犯困,想安安稳稳睡上一觉却也不那么容易…”说罢,还无奈的摇了摇头。

另一辆马车,车厢内的桓彧也带着戏谑的笑容让马车夫将帘幕揭开,让车厢内的空间全部展开。

五名捕班快手在众护卫怒视下,战战兢兢的看了一遍马车内的布局。

看到车厢内除了三人,并无别人,不由得面露苦涩,眼神中既懊悔又恼怒的看着为首那名捕快。

为首捕快也是脸如土色,在众护卫似要生吞活剥了他的目光下,强撑起一丝难看的笑,抱拳说道:“既然桓公

慕容公安……安然无恙,我等也……也就安心了,告辞!”

“想走,没那么容易,恶意搜看桓公马车,等同行刺,受死吧!”

枪随声至。

随着这一声爆喝响起,早震得五名捕快心惊胆裂,叫苦不迭。

“伯南,且休动手,虽然这位大人扰了老夫和师佐的清梦,却也是忠于职责、也算是为老夫安危着想,就让他们就执行公务吧!”

桓萧挥了挥手,语气依旧慈厚平静。

“喏!”

管洛听言,这才收起了手中长枪。

“是是,是,我们的确是为桓公慕容公安危着想的呀,还有桓小公子,也是我们万万马虎不得的要事,既然全都安然无恙,那我们先行告辞!”

“滚!”

管洛怒骂道。

五名捕快仿佛丧家之犬一般急惶惶犹如丧家之犬,在管洛和众护卫闪着杀意的眼神中,忙不迭的调转马头逃了开去,只恨马儿速度不够迅捷。

只是慌乱匆忙中,五个人全都没有认识出,已经改换装束的云行烈、岑二、岑澈三人此时正随在管洛身侧。

毕竟,他们也仅仅只是根据郁林村民对这三人长相的描述也做出画像,却是对真人如何模样并不清楚。

看着五个捕快急急忙忙的逃回去滑稽样子,云行烈的嘴角不由得微微翘了起来。

“关籍、宋放、鲁元、张撼、赵明,射他们的马!”

“喏!”

听到管洛命令的五个人立即张弓搭箭,整个队伍中,管洛挑选了射术最好的他们。

在几个呼吸的瞄准之后,弓矢带着破空的呼啸声响,将远处以为已经安然无虞的五名捕快的马匹一一射中。

“啊——啊!”

“啊呀!~”

“呃——”

“咿呀。”

“不要!”

惊叫声从远处传来,原来是那几个落马的捕快突然间的喊叫声。

五个捕快从马背上跌落在地上的狼狈样子,惹得所有人都捧腹大笑起来。

云行烈微微笑着,转头向已经垂下的帘幕的马车看去。

被帘幕遮挡得严严实实,看不到里头少年此刻的表情。

云行烈却对这少年产生了佩服,以及强烈的好奇心。

俊美无俦而又智计绝伦的少年。

“咳咳——”

“咳咳咳——”

少年从马车内传来的咳嗽声却让云行烈双眉一蹙。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