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8 13:28:13   字数:2003字

黄昏时分。

郁致县,城门口。

一队队民壮驻守在县城城门口,仔细验看着进出城门口的往来行人。

郁致县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云行烈骑在马上,跟随者马车队,抵达城门外,抬头看着城门口的民壮,脸上露出一丝疑惑:“不会吧,有这般大的声势,就为了抓捕我们?”

管洛也抬头看了过去,眉头一皱,踟蹰地说道:“若是如此,未免也太看得起你们三人了!”

“无妨,你们三个都进马车来,咱们进城!”

此时,听到云行烈和管洛话语的桓萧,在马车内开口说道。

马车和周围护卫们一起,朝着城门靠近。

管洛打马上前,冲着城门口左右站着的两名民壮说道:“两位大哥有礼,我等我弘州桓家护卫,我身后的两辆马车内,正是桓家家主,还望行个方便。”说着话,管洛下马,塞给民壮队长一包物什:“小小心意,请各位大哥喝茶!”

民壮队长看了看管洛和他身后的马车队,点了点头:“嗯,过去吧!”

却不知道他听没听过弘州桓家的名号。

管洛站在路边,让马车队先行进城,心里想到:如此轻松进城,多半不是因为桓家名号,大概是因为我们人多吧。

“多谢!”

“不过,得下马,城门口不许骑马。”

民壮看着一行骑在马上的护卫们,虽然接收了对方的好处,不过县城门口不准骑马却是县令大人的命令,谁也不敢违抗了。

“下马。”

管洛冲护卫队伍轻声说了一声。

于是所有的护卫们便都下了马,引领着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进了城。

两个民壮队长将身形往旁边站了一些,收到好处的民壮队长心中嘀咕道:要不是看你们人多,就你们这么多人,真打起来不一定是对手,过路费可不会只收这么点。

管洛也在马车进入城内后,牵着马跟了上去。

云行烈从马车内探出半个身子,打量县城里的布置。

“还不错呀,比起朔阳城可是热闹得多了,商铺林立、酒楼也是鳞次栉比。果然是比朔阳繁华得多了。”

云行烈赞叹了几句。

“是吗,郁致县有你的说这样好吗?不过,它比起弘州县城的繁华富庶却是拍马难及。”

管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赶上来了,在云行烈身边说道。

“弘州?是你们的老家吗?”

云行烈好奇问道。

“是呀,你若真去了弘州就可以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富庶,一定会让你流连忘返,乐此不彼的。”

管洛笑呵呵说道。

“真的呀,那我一定有机会去,弘州距离这儿远吗?”

云行烈被管洛说得兴趣大起,决定若是以后有机会,一定要去看一看,见识一番。

“当然,两千多里吧!”

管洛在心里默默算了一下路程,开口说道。

“这么远,来往一次不是要一个多月。”

云行烈有点咂舌。

“是啊,所以若是桓小公子真的受到风寒什么的,离家如此遥远,景逸先生才会这般焦急。所以说你帮了景逸先生一个大忙。”

管洛笑着说道。

“哦……”

云行烈摆摆手道:“那没什么的,桓公子福泽身后,就算遇不到我,也是没什么大碍的。”

管洛非常喜欢云行烈这种挥洒间从不将琐事放在心上的气度,他看着云行烈道:“如今天下似要大乱,云小兄弟是否有心为国出力报效朝廷呢?”

“为国出力,报效朝廷?”

云行烈似乎从未想过这个问题,甫一被问,却是有些答不上来,只好如实回答:“我倒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眼下,对我最要紧的还是先安稳下来,再想其他的路吧,走一步看一步。”

想了一会儿,云行烈又继续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当然是希望有一番作为,但是眼下,还不是时候。”

说着话,他的眼光却朝第二辆马车看去,里头的桓彧却是一言不发。

“也好,这种事情,不是说想怎样就能够怎样,也是需要时间慢慢积累,但我看云小兄弟气度不凡,他日必非池中之物,我先在这里提前祝你大有作为!”

管洛对着云行烈略一抱拳。

“多谢管护领!”

云行烈回了一个礼。

“景逸先生、师佐先生,天色已晚,我们是否在郁致县稍作休息?”

管洛恭敬地对着马车内说道。

“那就在此地休息一晚,明日再出发!”

“喏!”

“找一间这里最好的客栈,我们进去休息。”

“是!”

郁致县最好的客栈名字叫做郁致客栈。

此时,外面的天色全部黑了下来。

马车一行,所有人都已经在自己的房间内准备休息了。

云行烈、岑二和岑澈共住一间。

“明天我们就要抵达表姑家里了,不知道那里好不好玩。”

岑澈年纪最小,此时本应当休息了,但是想到能够到表姑家,他有些兴奋的有些睡不着。

“呵呵,明天到了你就知道啦,现在还是要好好休息,明天才有精神赶路。”

岑二慈爱的看着床上盖着被子的岑澈,说道。

“此行,多亏了遇见桓家马车队,不然不知道还要遭受多少麻烦,就算后来能够抵达归安县,也要多费许多波折!”

云行烈叹息一声,想起此时自己还对未来无着无落的,不由得神情一黯。

“是呀,真应该好好感谢他们的。”

岑二也说道。

“先睡吧,我听管护领说,到达归安县,按照我们的速度,也要到明天傍晚了。”

云行烈说着便钻入被子内,准备休息。

“啊?还要那么多路吗!”

岑澈显然对一路上一会坐马车一会骑马的颠簸感到了不适应。

“是呀,这还是在没有任何状况的情况下的路程,所以呀,你要早点休息,养足精神!”

云行烈像是安慰自己的弟弟一般。

其实他心里也渐渐把岑澈看做自己的亲弟弟,把岑二看做自己的亲伯父那般。

“哎,我还是赶紧睡吧!”

“是啊,你要快快睡!岑伯你也睡吧!”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