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6 18:12:24   字数:2369字

肃风瑟瑟,草木枯萧。

朔州朔阳城西北地界,此时早就已经进入深秋时节的地面之上,在经历了这一场冷如寒冰般的大雨洗礼过后,许多路面都微微泛起层层末末雪白色的霜屑。

马蹄声疾,一骑快马自东面飞驰而来。

骑在马上的是一名相貌英武的青年骑士,此刻正不停地挥拍右手、催促胯下战马,神色之中略显赶了远路后的疲倦,身下的坐骑,那钉着蹄铁的马蹄上面,早就沾染着的厚厚的泥土,也显露着马儿奔波了的长段距离。

骑士看上去略显狼狈,一身青灰色的皮甲上遍布着点点的血渍和泥泞,兜盔已在奔逃中不知去向,浑身上下都透着仓惶急乱的痕迹,已是这般不堪的情状,年轻的骑士手中,却仍然死死握着一柄兀自滴血的硕大朴刀,此刻,却是被他翻转了刀侧,不停的拍击着马臀,催动坐骑加速。

战马在骑士不断催促中不停蹄的奔跑着,唇边隐隐泛起了丝丝白沫,看上去像是随时会力竭毙命。

骑士身后的数里外,腾起阵阵烟尘,十余名纵马疾驰的骑兵,紧随其后追逐着前方的那名骑士,他们挥舞着手中的特制弯刀,表情气急败坏,嘴中怒喝恨骂着。

“狗崽子们,快追呀!”

尽管满脸的疲惫,头前的年轻骑士却仍然气势不减的扭转了一下头,大声叱骂着,嘴角边抹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大漠苍狼是雄踞漠北的强大部落,大奕王朝早就不胜其扰的受到对方的无数次犯边,怎奈此前大奕帝国内乱不止,又有邻边诸国虎视狼顾,以至于对这个北方最强大的游牧民族无暇顾及,也导致大漠苍狼逐渐强大起来,最后竟成为大奕帝国最危险的敌人。

在一片充满了杀伐桀戮之气的土地上,几乎每天都有此类追杀与奔逃。

朔州朔阳城是防范大漠苍狼进攻大奕帝国的首当要塞。

亦是大奕与大漠苍狼部落漫长的边境线上的缓冲地带之一。

骑士继续奔逃,身后十余大漠苍狼骑兵紧紧跟在后面追赶。

一追一逃间,两方转眼便又过去了十数里之多。

年轻骑士胯下的战马早已经汗出如浆,嘴边白沫更是带着血迹,奔驰中,突然间一个趔趄,顿时连人带马翻倒路边,马骨折断发出的清脆响声,分外刺耳。

马上的骑士被甩到几丈开外,眼看就要翻到在地,一刹那,却见他在尚未落地时,便已身如鹞鹰,一个连续空中翻滚就将身躯落地之势减去大半,落地后又在地上连滚了数圈后,矫健的身躯如同豹子般一跃而起,堪堪站了起来。

烈风吹乱他的头发,露出一张如刀削般英武的面庞,看模样,青年似尚未冠年,约十七八岁上下。

大奕规定,年过十九,方称冠年。

虽然年轻,脸庞却是带着一股久经沧桑的气息,郎若星辰般的双眉下是一双精光闪闪的眸子,让少年更显露一分饱经世事的老练感。

而虽未长成,却已经健壮无比的身形,透出的雄壮和彪悍之气更是让朔北壮汉也不敢小觑。

此时,他抬起头看了看西边那绵延不绝的山丘峰群,又瞧了一眼追兵来袭的方向,眸子里流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下一刻,他毫不迟疑的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那柄朴刀,踏着脚下碎石毫不停留的朝着山岭方向跑去。

身后的苍狼追兵转瞬即至,他们驻马于青年骑士毙马处,抬头遥望着那道年轻的背影正逃向高山骏岭间,大为恼怒,也纷纷下马步行上山追逐而去。

追兵们咆哮着,追到了山脚,一边用力追赶,一边拿起弓箭不停的朝前方射出箭矢。

此刻,他们再也顾不得箭矢昂贵,只因为逃走的敌人,杀死了他们的首领,作为首领的贴身卫士,他们已无法回部落复明,剩下的路,除了流浪于草原之上,便只剩下报仇雪耻。

回到部落中的命运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部落残酷的烧死,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在首领被杀的那一刻起,他们以及他们的妻子儿女的结局就已注定,之所以还会追到这里,既是恨意,也是恐惧。

带着绝望的他们,只有将满腔怒火撒向前方那个杀了他们首领的大奕人为首领报仇。

但对方逃命的本事,实非他们这些马上生长的苍狼骑兵所能及。

此前就顺利的逃过了他们的数次围堵,而此时,在陡峭的山坡上,那身形矫健的少年不停的无方向的逃命,更是无法给苍狼骑兵们以弓箭瞄准的机会。

箭矢在年轻骑士身边不停飞过,一支箭矢甚至擦着他的肩头飞过,却因为铠甲的保护没有让他受到伤害,也没让他眨一下眼睛,他毫不停留的在山石间上蹿下跳,躲避箭矢。

终于,林木渐盛,山石提供了更多掩蔽之处。

青年骑士倚着一颗大树,略略喘息,这才探头看了一眼下面气急败坏却对山形地带无可奈何的苍狼追兵。

“哈哈哈……狗崽子们,你们继续追我呀!”

稍稍歇了一会儿之后,见那些苍狼追兵仅仅追了一小段距离就开始变得停滞不前起来,青年骑士却没有立即急着往山中继续奔逃,而是将目光在林子里作着梭巡之状,似乎是要查找些什么东西,不一会儿之后,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他的嘴角再次浮起一抹笑意,而这笑中却带上几分如霜的冷。

山下,那十几名苍狼骑兵望着高处那若隐若现的身影,焦急而恼恨,间或听到山上那少年传来的嘲笑声,更是激起他们心头的凶狠之心。

咒骂之声在山脚回绕不绝,停顿了一会儿之后,十几个人看着少年渐渐隐没于山林的身影,不由大急,一个领头模样的大汉,拔出弯刀,一刀将一株碗口粗的嫩树砍断后,大声怒吼着,留下了两个人看守马匹,带着其余人,率先冲上了山坡。

青年骑士名字叫做云行烈。

这是他来到朔州朔阳城之后他自己取的名字。

至于之前他姓什么叫什么,早就没人关注,他自己也已经不在乎了。

他的来历非常之奇特,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不过云行烈并不打算将他的来历跟任何人说起。

因为,这段遭遇对他以及任何人来说都太过离奇了,即使说了,只怕也不会有人相信,他只能放在心里。

朔阳城里有三个年纪相差不多老军士,在大奕帝国“正武”元年的一个冬天,出外射猎的时候,将当时年仅七八岁的他带回到了朔阳城中。

十个春夏倏忽过去,当初三千人驻守的朔阳城,早就在十年间一次次抵抗苍狼部落袭扰侵犯中军员逐渐消殆,而从不增派援兵的朔阳城也渐渐仅剩下数百名守城生还的老卒,一直坚守此地,再加上来历不明又得失魂之症的少年云行烈。

十年来,少年渐渐长大,在三个老军的悉心教导之下,少年不但习得军中搏斗之法,更是彻底融入了这种朝不保夕的边塞守城的生活。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