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09 10:12:37   字数:2257字

眺望着远方薄暮中出现的一座县城城门,岑澈忍不住欢呼:“爹,云大哥,我们到了!”

岑澈开心的,不仅仅是很快就要见到他表姑,更是因为终于不用吃一路上随身携带的硬邦邦的干粮了。

云行烈也被岑澈的欢呼声吸引,他抬头看向前方,城墙并不高阔,比起朔州朔阳城来说,有些低矮,只是此地作为大奕境内并不算太重要的一座城池,这样的城墙倒也足够了,那城门楼上“归安”两个石镌大字却是格外显目。

城门外的一处空地上,几个孩童正围在一起做游戏,欢乐的嬉戏着。

岑澈见到后,脸上挂起一抹稚气未脱的笑容,似乎也很是羡慕有玩伴儿可以玩耍。

那些孩童们在用一个木杆支着的簸箩,在捕捉附近的鸟雀。

木杆的中间系着绳子,绳子的另一头被孩童们拿在手里,那破旧的簸箩下面,撒着好一些鸟雀爱吃的谷物。

众护卫随从们看着孩童们的游戏,也觉得甚为有趣,又想到终于可以进城歇息一番,也都感到一丝喜悦,低声言语着。

岑二怜惜的看着骑在高头大马上的儿子瘦小身影,心里却隐隐担忧起来。

也不知道杨兰一家会不会收留咱们。

就算再难,我也不会再放弃了。

中年得子,是上苍的恩赐。尕娃能够再回来,更是上苍对他岑二的垂怜。

岑二在心中默默感恩着。

“天色不早了,大家加快脚程,早些进入城内吧。”

管洛隐隐听到第二辆马车蓬子里,传来的咳嗽之声。

不由得面上露出一丝担忧的神色。

虽然景逸先生还没有开口,但是管洛不用想也知道,此时,景逸也是担心爱孙的。

因此他回头朝众护卫们说道:“后面的,跟上!”

早些进城,在城内药铺医馆尚未歇铺之前,就能够为桓小公子医治抓些医治风寒之药来煎好服用。

虽说风寒也算不得什么大症,只是一路奔波,旅途劳顿,却不得不多些重视。

云行烈那一小瓶子的药丸,的确减缓了桓彧的咳嗽,然而没有足够的休养,却始终不能让桓彧痊愈。

“此时进城,还来得及!”

云行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跟马车内的桓彧说话。

他听着桓彧的咳嗽并没有好一些,也是有些焦急。

“云大哥,管护领,我没有事的,你们别担心。”

桓彧带着略略低哑的声音,在马车内开口道。

“伯南,进城后,先找家安静的客栈让大家住下,再去城内请一名医工先生来!”

马车内,慈厚的声音响起。

“喏!”

听到是桓萧先生的声音,管洛连忙声喏应下。

众人都渐渐沉默了下来,不再说话。整个队伍都安静下来,只听着马蹄嘚嘚,和马车轮轧过路面发出的“喇喇”之声。

马车车棚伴随着被风吹起的并不平坦的路面上的杂草枯叶发出的“笃笃”的摇晃声,一行人终于距离城门不过百步。

就在这时,一阵马蹄翻飞,前面突然传来一声惊叫,紧接一串哭喊声响起。

十几个民壮步行跟随着一名骑在马上的中年男子,从城门口飞奔出来。

中年男子白面短须,一双三角眼略略下垂,眼神透着一股生冷。

城门外的孩童自顾玩着,却不提防其中一个小孩儿玩心大起,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朝短须白面男子的马儿丢去。

石头抛出后,力量不够并未打到马儿身上,却将一只停留在地上觅食的雀儿吓得扑棱棱拍打翅膀腾飞而起。

那马儿猝不及防,猛然间便受到鸟雀的惊吓,一声希律律便朝着那一群孩童冲了过去。

几个孩童立刻四散逃开。

那丢石头的孩童显然没有想到会突发状况,一时间竟呆愣着不敢动弹了,眼看着受惊的马快速冲过来。

“快跑啊,瓜皮!”

跑开的孩童惊声大叫,呼唤着那个呆愣了的孩子。

受惊马儿的马鞍子上,那短须男子带着惊恐之色,拼命勒扯缰绳,想控制住马儿。

无奈那马儿似乎已经陷入混乱,任由白面男子怎么驭制,马蹄却毫不停留。

骑马的中年正要拔出一柄匕首,却看见眼前一道人影飞快掠过,弯腰抱起了呆愣的孩童,顺势就地一滚,堪堪躲开。

尚未看清状况,中年男子座下驾马早已经驰过刚才孩童站立之处。

奔驰出好长一段距离之后,马儿终于从受惊中慢慢恢复。

当中年男子勒马回来时,却看到一个年纪在十七八岁左右的魁梧少年郎,正在安慰着刚才吓坏的孩童。

未及开口,少年郎身后却围拢了十来个劲装骑马的男子。

似乎是不远处那两辆马车的护卫。

上前来的十几个护卫们,纷纷对少年郎竖起夸赞的拇指。

他们随桓家走南闯北,生性豪爽,喜欢的正是这样扶弱济困的热血之士。

“云大哥,好样的!”

一个年纪十二三岁瘦削的少年也是朗声不住的赞道,露出纯彻的笑容。

短须的中年男子身边,那十六个民兵已经跟了过来,纷纷带着恭敬的声调问道:

“杜大人,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是啊,大人,刚才太危险了,差点就…大人你感觉怎么样!”

杜大人沉着一张苍白的脸,淡漠的“嗯”了一声,在马上摆摆手,指着魁梧少年郎救下的小孩道:

“本官暂且无事,那是谁家的孩童?”

“大人,那似乎是县城外柳家村柳三的儿子。”

一名民壮认出了那个孩童的身份,开口回答道。

“柳三?莫不是屡试不中的柳鹤鸣的堂哥?”

杜大人嘴角带着讥诮的问道。

“大人好记性,正是此人。”

“原来是他,哼,叵耐这无知顽童,差点惊煞本官。”

杜大人此刻已经恢复平静,想到刚才差点被惊马掀翻在地的危险,不由得怒上心头,策马上前。

他扬起手中漆色马鞭,冲着那孩童喝骂道:“兀这贼童,可不是作死么,惊得本官的座驾狂奔,想死是不是,若是惊得本官擦破一层皮,也必教你们的父母拿出全部身家来偿还!”

从惊马蹄下救了孩童的,正是云行烈,此时他蹲下身摸了摸孩童的小脑袋,安慰着所有孩童:“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大家赶快回家去吧,天也不早了,你们爹娘会担心的!”

说着,他站起身来,就想要往回走去骑自己的马,冷不防却听到中年男子这一声带着怒气的叱骂,云行烈停下脚步,忍不住皱了皱眉,心头涌起一丝怒意。

好威风,好气势,好惧怕,对一群稚嫩的孩童做恐吓威胁!

他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朝那中年男子转过身看了过去,恰待开口,却被身后一对稚嫩的小手给拉住了。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