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14 21:12:26   字数:2501字

“曹姐姐待我可好啦,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是会想着我呢!”

提到曹姐姐,瓜皮满脸欢欣。

“对了,瓜皮应该是你的外号吧,你真名叫什么?”

云行烈摸摸小孩童的脑瓜子,问道。

“我的名字啊,我爹妈都没有读过书,是不识字的种地人,但是他们也希望我长大以后可以有所作为,所以就让我堂哥给我取了个名字,叫做柳咏,大哥哥,你说这个名字好听吗?”

小“瓜皮”柳咏笑着转头朝云行烈看了过来。

“柳咏,很不错的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对你寄寓了很大的期望,你堂哥应该是个很有才学的读书人吧!”

云行烈想起刚才县丞杜大人口中提到的柳鹤鸣,不由得好奇问道。

“是啊啊啊!”听云行烈提起他表哥,小孩子的谈兴大发:“我鹤鸣堂哥可厉害呢,书读得可好可好啦!”

果然就是柳鹤鸣,云行烈心中明了。

“我堂哥学问是好的很,可就是因为没有人愿意举荐他呀,让我堂哥考了很多次都不中呢!”

说到这里,小瓜皮语气显得有些消沉。

云行烈闻言,亦沉默了下来。

对于这一点,他也知道并且深有感触,如今这大奕帝国,实行的官吏选拔制度,正是荐举任官制!

大奕朝廷此举,是为了笼络门阀世家的支持,当初提出此制的,却是大奕帝国最大的两阀之一的端木阀阀主。

不久,大奕王庭就在端木阀的主持下颁布“三品选举制”,来为大奕选取人才。

三品选举制却是由各世家门阀来品评:

世家大族把持乡举里选,垄断仕途。品评士人、选拔官吏时,强调士庶之分和门第高低。

上品、中品被世族牢牢把控。

这自然选出来的上品和中品皆是各大世家门阀子弟。

使得无论才干无论优劣,但凡世族子弟,皆可任官。

至于上品、中品,却又多良莠不齐,这也就导致了大奕帝国清干良才,多被埋没的积弊暴露无遗。

而下品中的平民百姓则虽然可通过读书的诗赋、试策这一条入仕途径,而最终评定成绩的考官,却又是世家大族子弟或者门徒。

从而又使得世族与被选中者上下相构,互为报收,纵然才华优胜世族子弟,尚且不得入选,何况低于或者平于世族子弟者。

一旦被世族选中担任官吏者或为报恩,或为晋升,皆反过来重用世族子弟,而让那些寒门子弟贫家儿郎根本难以获得晋升的机会,很多饱学才华之士,皆因为此而终生埋没于庸碌之间,含恨而终。

云行烈不由得升起一丝不平,他心中猜测道,这柳鹤鸣才华高低暂且不说,至少,他作为寒门子弟,从他屡试不中就可以看得出来,是不得世族中人赏识的。

一路上,云行烈思索着心中事,瓜皮似乎感觉出了什么,也没有再出声。

一行人行到一家粮米铺子前,几个小厮正在收拢摊铺,关门打烊。

铺子的门匾上,写着镶金的“曹家米行”四个大字。

“大哥哥,”小柳咏指着这间店铺说道:“这就是我曹姐姐家的粮米铺子,曹姐姐的爹在县城里有好多商铺呢,我曹大哥哥更是咱们县里的捕班班头,可威风啦,不过他待大家伙都蛮好的,从来也不会欺负大家,跟曹姐姐的娘亲杨兰姨姨一样,才不会像县丞大人那么凶,那么喜欢欺负人……”

”杨兰姨姨?”

云行烈闻言眉头一挑,一直骑马跟在云行烈身后的岑二却早就催马上前来了,他朝柳咏问道:“你说的杨兰姨姨,左脸上是不是有一颗小小的黑痣?”

“对啊,”柳咏疑惑的看了一眼身旁的岑二,好奇问道:“她让所有小朋友都称呼她姨姨,还经常给我们发零食呢。咦?你怎么知道我姨姨脸上有痣的呀,你们认识吗?”

“果然是她,”岑二有些激动起来,一张苍老的脸上显出一丝红晕:“小娃娃,你姨姨家住哪儿,知道她家怎么走吗?

“我知道呀,我经常去的呢,晚上我就住她家呢!曹姐姐也经常去找我鹤鸣表哥哦!”柳咏笑了起来,充满欢乐。

闻言,云行烈和岑二相视一笑,点了点头后,露出恍然之色。

“小朋友,我们正是你曹姐姐家的亲戚,这一次过来,就是来找你杨姨姨的,我是你杨姨姨的表哥,”岑二说着,手一指云行烈说道:“你云大哥哥是我的侄儿。”

说着,岑二看了云行烈一眼,见他点了点头,便也明白。

虽然没有同他商量,但是岑二知道云行烈对于把他认作侄儿的事情,他肯定也不会反对。

毕竟,眼下这状况有些事不用太计较。

岑澈也已经打马上前:“爹,你们说的可是我表姑姑家吗?”

“是啊尕娃,没想到这小娃娃今晚要借宿的就是你杨兰表姑家。”

岑二开口说道。

“这么巧?对了,你叫柳咏是吗,我叫岑澈,咱两交个朋友吧!”

也许是一个人孤独惯了,使得岑澈非常渴望能够拥有真心的朋友。

“好呀,好呀,”柳咏拍拍手掌,笑着叫道。

云行烈微笑看着这对刚刚成为朋友的孩子。

……

在小柳咏的指引下,很快,一行人抵达了归安县一家朱漆华丽,飞檐翘角落的酒楼门口。

酒楼名“归月楼”。

众护卫们纷纷下马,早有酒楼小厮过来牵引照料。

桓萧和慕容尹两位老者,一路颠簸劳顿,此时面上挂着倦意,在几个护卫的搀扶下走下马车。

桓彧也带着微微的咳嗽从马车内走下。

三人在护卫们的保护下,踏进“归月楼”。

管洛连忙将三人安排进最上等的房间,吩咐酒楼众人汤水饭食伺候。

桓萧对管洛吩咐了几句,然后对着云行烈点了点头,才在护卫的搀扶下朝酒楼楼梯走去。

管洛一一恭敬的应下后,又吩咐酒家准备几个房间,让众护卫歇宿。

酒楼管家是一个年越五旬的男子,见到这么大波人马,知道肯定有一大笔收入,自然是热情之极的招呼着。

归月楼是归安县城最大的一家酒楼,房间安置下几百人不成问题。

看着桓萧、慕容尹、桓彧三人走上楼之后,管洛才转过身来,对云行烈开言道。

“云兄弟,天色已晚,不如暂且歇息下来,明日再过去如何?”

“这样啊…”云行烈转头看了一眼岑二,见他点了点头,便也同意下来:“那就有劳管护领了。”

“不必客气,既然如此,那么云兄弟可与岑伯、岑小哥一起先进房间,饭食汤水,我已经让酒家去准备了,等会儿就会送到你们房间,现在我要先去为桓小公子延医抓药!”

管洛说着,然后看向一旁拘谨不安的柳咏,伸手递了几枚铜钱给他,说道:“小娃娃,多谢你引路。”

接到铜钱的柳咏立马眉开眼笑,高兴的说道:“不用谢不用谢!”便接过铜钱,小心翼翼的放进破旧的衣衫中。

管洛想了一想,继续道:“不知归安最好的医工先生和药铺在哪?”

“这个我都知道,我可以给你们带路!”

收到铜钱之后的柳咏似乎满心欢喜,连忙踊跃的说道。

“那就劳烦小娃娃你啦!”

管洛笑着摸摸柳咏的小脑瓜子,柳咏脸上顿时便绽开一抹纯真的可爱笑容。

“闲着无事,不如我和你同去,也好熟悉熟悉归安县。”

云行烈看着管洛和柳咏,笑着说道。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