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16 22:44:51   字数:2622字

一场连绵五日的大雪过后,冬日的暖阳慵懒地将它薄暮般稀淡的光芒洒向雪霁之后的燕平城。

燕平城是大渝帝国北部朔州朔阳郡郡府,作为防御毗邻的北方游牧民族“大漠苍狼”入侵的重城要地,自是将之修筑得墙高垒厚,濠阔池深。

燕平城作为朔阳郡最大城池,占地广袤不容小觑,城内长年驻守着五万久经战阵的北疆精兵,军中统帅乃是大渝开国皇帝云行烈帐下第一名将徐安世之子——现年四十五岁的靖北侯平北大将军徐征。

厚可盈尺绚如白石的积雪将整座燕平城飙染得如同裹妆上银装蜡氅,平添几分妖娆娇莽气息,伴着寒意,使人心头浮躁去了几分,略生沉稳豪气睥睨之慨,仿佛雪后能使天地万籁重获新生。

靠近燕平城北几十里外有一处广阔繁茂的山林,名为猛虎林。山林层峦叠嶂,波涛如怒,林中长年出没各种走兽猛物,虽然林子中也有各种兔儿、野雉等可供捕获售贩后以贴家用,却也有野猪大虫等伤人之兽,前两年就因为有几个成年男子家贫,为改善生计而心怀侥幸来此地准备打捕几只野物拿去集市贩卖,却不幸命丧虎口之后,城内那些寻常平民百姓,便都对此地噤若寒蝉怀了深惧,少有人愿意来此地打猎,燕平太守也因此张贴布挂告示,悬了官府牌节,警示过往行人:“内有猛恶大虫,慎惜勿入此林”。故而除了城内少数几个胆大力壮的猎户或者结伴儿前来林外围捕狩,抑或燕平城内行伍军卒大队人马或敢来此外,猛虎林向来人迹稀罕。

这一日雪停后的清晨,猛虎林外围却是十余名军伍装扮,身配兵器利刃、强弓硬弩,骑着骏马的男子簇拥着队前两名英朗俊眉、锦袍华服的男子,在猛虎林前谈论着什么。

“二公子,猛虎林虽然是难得狩猎好地方,只是向来大虫多有,若是不小心遭了这等畜生撕咬,可不是当耍的!”

说这话的男子名字叫段凌,约莫三十五、六,国字脸,上唇两绺短须,古铜色肌肤,土生土长的燕平人,少年从军,擅使长刀,弓马娴熟,现在已经是军中一名百夫长。

“二公子”徐晟年方二十出头,英武果毅的面庞下,两道剑眉入鬓,目光沉稳中透着机警,自小习武,因而长得健朗高壮,正是靖北侯徐征次子。

此时听闻段凌的话语,他嘴角淡淡一笑:“段百长,你也是历经征伐,和苍狼蛮族血战拼杀早已淡漠生死的好男子,却怎说出这番懦弱孱怯的言语来,猛虎林对于别人来说是险恶之地,可凭借咱们这群惯战久征的骁勇汉子,谅那区区几头肥身胖躯的大老猫子,有什么可惧的,我们刀枪在侧,加上手中十几副强弓劲弩,你等又都是每日训练武艺的行伍,便杀它们几十回也足够了。休得担忧,本公子可不是纵鸡书生,嘿嘿,若是能打得一头大虫,剥下虎皮送父帅放在他中军大帐内岂不大妙。”

说着,他扭头看了面前的一十三骑,见他们目光中也显露出淡淡的期待,便心知他们其实也都是因为大雪而多日不曾活动希望能够进入猛虎林中展露身手的勇敢汉子,只是父帅军令如山,此番未得父帅同意便擅行外出,自然是担心会受惩罚,他将目光移到身旁年纪和他仿佛的年轻男子脸上。

年轻男子冲着徐晟笑了笑,继而转过头,朝段凌笑了笑:“大帅只是说让你们保护二公子,可曾下令不准你们随他出城呢?”

段凌面露犹疑,想要说些什么,却张了张嘴,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跟随大帅徐征已经十年,十年间,早对这位看似性情温和的二公子了解甚深,只要是他决定了的事情,很少有听从他们劝说的,只是大帅交待过,最近蛮族苍狼似要举大军进攻燕平城,这段时间情况特殊不同以往,不可让二公子太过肆意。

不过,刚刚下了这么一场大雪,苍狼部落应该会进行大修整,牛马饲料也要储备吧,草原严冬可不大好过,今天想必不可能会来,说不得,只好随二公子去了。

徐晟见段凌不再言语,却仍有踌躇之态,又递了一个眼色给身旁刚才说话的年轻男子,便狠狠一抽马鞭,率先策马驰入猛虎林内。

“大丈夫当提三尺青峰,纵横沙场,驰骋朔漠,横刀斩将,建不世功业,方不负今世男儿烈烈,区区猫儿尚且惧之,又怎能指挥千军万马为三军统帅,段百长,你若惧怕,可速速退去。”

徐晟的身影在远处高高响起,马蹄嘚嘚,段凌苦笑一声,只能率十二名军士朝徐晟方向迅速追踪而去,只留下年轻男子在原地,他拨转马头看了看过来的道路,雪下得太大,地上残留着一行深深的马蹄印,几株顽强的野草从厚厚雪渍中探出微小的身躯,努力将叶儿迎向天空,看着这几棵小草,年轻男子脸庞上浮起一抹淡淡苦涩却又倔强的笑意,提着弓弩的手用力紧了紧,然后迅速拨转马首,加鞭驰马奔进猛虎林。

年轻男子与徐晟同岁,只是徐晟月份略长,故而便被徐晟当做弟弟了。

两人十年前便一同来到北疆,朝夕生活了十年,感情早已经如同亲兄弟,连徐晟亲兄长,年已二十六的徐昊有时候也会羡慕的说:“自己这个亲大哥都未必比得过他在徐晟心中的地位。”而素来威严肃容的徐征也将他当做自己子侄看待了。

只是因为身世特殊,不便续用本名,就被大帅徐征起了一个新的名字,叫做蔺无眠。

猛虎林间,清冷寒霜、凛冽冰冻。

几只被马匹动静惊飞的鸟雀将枝桠上的积雪抖落到了地面上。

一只躯干快赶上一头小牛犊、鬃毛上沾着雪片嘴边长着两柄匕首般锋锐獠牙的大野猪从一颗虬枝叶尽的老栎树后面探出半个脑袋,抽动着黑簇簇的彘鼻,一对褐色的彘眼中流露出饥饿的目光,探梭着这片儿领地,彘爪缓慢而有节奏的落向覆盖着积雪的松软地面。

这头野猪走了几步,突然间停了下来,目光专注的盯着不远处的树丛下,接着鼻孔用力的抽了抽,似乎是想要嗅出树丛下那被一团树叶覆盖着的东西。

踯躅的犹豫了片刻,野猪终于下了决心一般,小心的挪动庞大躯干,走到树丛跟前。

饥肠辘辘的野猪用鼻孔拨弄了几下树叶,嘴里低沉的“哼哼哼”着,似乎是发现了什么高兴的事物,它那圆溜溜贼唧唧的小眼睛放出一丝亮光,紧接着便低下头去张口吞食。一场连绵五日的大雪过后,冬日的暖阳慵懒地将它薄暮般稀淡的光芒洒向雪霁之后的燕平城。

燕平城是大渝帝国北部朔州朔阳郡郡府,作为防御毗邻的北方游牧民族“大漠苍狼”入侵的重城要地,自是将之修筑得墙高垒厚,濠阔池深。

燕平城作为朔阳郡最大城池,占地广袤不容小觑,城内长年驻守着五万久经战阵的北疆精兵,军中统帅乃是大渝开国皇帝云行烈帐下第一名将徐安世之子——现年四十五岁的靖北侯平北大将军徐征。

厚可盈尺绚如白石的积雪将整座燕平城飙染得如同裹妆上银装蜡氅,平添几分妖娆娇莽气息,伴着寒意,使人心头浮躁去了几分,略生沉稳豪气睥睨之慨,仿佛雪后能使天地万籁重获新生。

靠近燕平城北几十里外有一处广阔繁茂的山林,名为猛虎林。山林层峦叠嶂,波涛如怒,林中长年出没各种走兽猛物,虽然林子中也有各种兔儿、野雉的小眼睛放出一丝亮光,紧接着便低下头去张口吞食。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