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10 11:22:19   字数:2039字

云韵知道铁铮所想要说之事,只是他清闲散漫惯了,若是周遭有一群甲胄锋藏的精锐士兵作他的扈从,他还真的是浑身上下都感觉到不习惯,甚至拘束,似乎就像是被押解一般难以持之以常。

所以,宁愿多几次晚上这样的危险行刺遭遇,云韵也是绝不允许有那么多人跟随左右的。

况且,铁铮叔的武艺,绝不亚于天下一流高手,有他护卫,足矣。

是以,尚未听完铁铮的话,云韵便果决的打断道:“不必,有铮叔在,我心安矣!”说完这话,他拍拍铁铮的肩膀示意他安心宽怀。

铁铮跟随并且护卫云韵二十年时光,两人的感情早就超出寻常主从之间的情分。

名虽主从,实则叔侄。

所以,论情分,云韵只信任铁铮一个人;论武艺,云韵也只赞叹铁铮的磊磊光明行事无不可对人言。

还有一种对于云韵来说独特的想法:死生皆命,何必强求!

在他心里,人固然一死,早晚有别而已。

若是刺客真的得手,那也不过是早些解脱。

若是为了身躯之累而惊惧担忧,不过徒增疲惫,于平常心无益。

一队人数约在三十名上下的甲胄整齐威武勇壮的执戟军士,在一名虎背熊腰,左颊一道深长伤痕浑身上下散发着骇人杀伐之息的中年男子的统领下,踏得街道地面也发出隆隆声音的肃然中,跑到云韵和铁铮面前。

“末将张钺,护卫来迟,请王爷责罚!”

统领张钺显然也是看到了射入地中的箭矢,屈身行着军礼,恭敬而甚为愧赧的说道。

今晚是他带队巡查这条宁凰街,身为京畿八护卫之一,居然让刺客不被察觉的摸到房檐之上,还对大渝唯一的王爷下手行刺,几乎使这位谋国之人殒命于几个宵小之手,这岂能不让他震惊而惶恐。

只是武艺绝强的京畿八护卫,轮流守护毗邻皇宫的四条大街,以防不测,即便真有人要进入宁凰街,自己也不可能没有半分察觉!

除非,贼人之中,有护卫之人带携!

难道,这群护卫之中,也有贼人党属?

想到此处,他不禁侧脸瞄了一眼自己身侧这群百战精兵,这些人能够成为护卫京畿重地,绝非寻常人家出身,若非家室清白,加之沙场百战武艺绝伦,是万无可能成为京畿护卫队属的。

若非他们,那又是谁?

“责罚就不必了,王爷不喜生事,只需加强戒备,切不可再发生此类事情。”

铁铮语气淡淡的代替云韵说完,顿了一顿,又道:“若是张将军能够查出这些贼人下落,王爷自当感激不尽。”

毕竟张钺能够如此短促时间内赶到,也是真心真意想要护卫这条街的。

而那些刺客,想必个个武艺不俗,才可在如此戒备森严的宁凰巡夜的精锐中隐介藏形,不被发觉,就算再责罚张钺,也不过是让一个忠于职守的良将寒心,而令贼属更加得意猖獗。

张钺听完铁铮的话,感激的朝他点了点头,毕竟,只要王爷说一句自己护卫不力之类的话,那么他张钺的前途可就不保,纵然不被革职,也要降职。

“末将现在就带人去追寻那群贼匪,只是王爷回府,还需护卫,可否让末将护送王爷回府后,再行抓捕之事!”张钺此刻是真心实意想要护卫王爷,毕竟,王爷遇险绝不允许再次发生。

一直不说话的云韵这才仔细打量起面前这个中年护卫统领,平心而论,张钺脸颊上这道伤疤,不但未对他造成削减容颜之影响,反而令这位百战勇将更增添几分悍武威容,身为护卫京畿之地的护卫,除了超高的武艺,威武的容颜也是一种需要。

而云韵却听出了张钺语气中的真诚,对他要护送自己回府的请求,他委婉的予以了回绝。

“张将军职责在身,不可擅离,京畿重地,岂可片刻无将军值守!”

云韵同时也听出张钺为何不派人护卫,而要自己护卫的原因:他是担心护卫队之中藏着贼属,也或者说怕护卫保护不了王爷。

“既如此,末将便追寻贼党去了,王爷多多保重!”说完此话,张钺不再做片刻停留,带领护卫队,朝着刺客逃遁的方向追寻而去。

“张将军可算得上是名良将!”铁铮看着张钺奔跑而去的背影,目露赞赏道。

“走吧,铮叔!”云韵感到有些疲惫的淡淡说道。

“是!”

--------------------

一觉醒来,天已大亮。

云韵一夜安睡妥眠,精神甚佳,洗漱完毕后迈进府中用膳房。

膳房名为“逸膳”。

云韵和云王妃玉檀、爱子云辂都在此处用饭。

饭食一般有婢女小环来做,玉檀也时常亲自做几道云韵和云辂爱吃的饭菜。

铮叔则住府内离云韵主房数百步外的偏房中,偏房离王府正门非常近,若非云韵呼唤,几乎不到“逸膳房”来。

逸膳房中布置干净简洁,窗明台齐,几样简单的饭食正摆置于桌上。

云韵微微一笑,知道自己起得略晚,玉檀和辂儿估计早就吃过了,也不多言,坐下拾箸吃起来。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自外而来,一身淡雅素装,颜容稚嫩却清丽雅柔、粉腮杏眼的小环走了过来,她发髻低垂,浅笑莺语:“王爷起来啦!王妃带着云辂小公子出门去了,现在应该快回来了。王爷赶紧用膳吧,饭菜是小环刚刚端出来的,还没有太凉。”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你的事情,我这儿暂时不用你来。”云韵点了点头,喝了一口粥,温和的说道。

“那小环先退下了,王爷慢用。”说完,小环朝云韵款款轻施一礼,眸光闪动款身退下。

云韵一边慢慢地吃着早饭,一边心中赞赏小环的懂事伶俐,府中很多事情,不需要自己亲自交代,她都能一一做好,一点儿也看不出,她才刚满十五岁。

待他悠然吃完的时候,门口适时的传来铁铮中气十足的浑厚声音:“殿下,宫中来人了,陛下召见!”

云韵起身朝外走去,门外铁铮正恭敬迎候着他。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