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10 11:22:00   字数:2075字

“皇兄找我?”云韵一向清闲惯了,只愿意做个悠闲的自在王爷,更是很少理会俗务。皇兄了解他的性子,若非有要紧的事,也不会烦扰他,今天却是令人来唤他,莫非边境战事又起了!?

想到此处,云韵抬首问道:“铮书可知是何要紧事?”

“老臣不知,但陛下遣‘金雕’柴明来府,想必是有要事,老臣斗胆猜测,莫非是大梁军来犯!?”铁铮思索着答道。

“既然如此,可容我更衣,铮叔先去告知柴明,令他先行回宫,我更衣后立刻前往。”云韵没有迟疑,果断说着话就朝前走去。

“老臣了解。”说着,同云韵同时迈开步伐,朝待客厅而去,此时柴明正在待客厅内焦急等着回复,只因皇上已经催了很多遍了。

云韵尚未走到更衣的房间,就听到一个孩童稚嫩的声音,只听这小男孩的说道:“娘亲,孩儿不愿意上学,就不上学了好不好,辂儿想在家陪着爹娘。”

“傻孩子,哪能不读书呢,你是男孩子,将来肩膀上要承担好多的事情,现在不多读点书明事理懂人情,将来怎么能继承你父亲的侯位!”一个温婉中透着率真的女子声音说道。

云韵听完,展颜露出笑容,是玉檀和辂儿回来了。

果然,女子话音刚落,云韵就看到一名容颜动人,眉宇散发着几分英气的美貌女子牵着一个约四、五岁模样的小男孩出现在他眼前。

“父亲——”小男孩一见到云韵,便张开双臂朝云韵跑来。

云韵一把将粉雕玉琢可爱至极的小男孩抱起,在他的小脸颊上轻亲了一口,笑呵呵道:“辂儿去哪了?”

“咯咯…娘亲带我上街去买玩具啦!”小男孩似乎极为开心,指着他娘亲手里拿着的玩具笑个不停。

“我带他去转转。”玉檀看着云韵,微抬皓腕,动人的美眸凝视着云韵,宛如天籁的轻轻说道:“辂儿也好久没出门了,你用过饭了吗?我让小环给你热着。”

“我吃过了,”云韵点点头:“难得辂儿今天这么高兴,以后多带他去外面玩玩,小孩子的天性不能太压制,让他快乐长大比什么都重要。”

“你就惯着他吧。瞧把他给宠成什么样子了。”玉檀说着话,看着正被云韵抱着却还是不安分地在云韵怀里调皮捣蛋的辂儿,宠溺而略略无奈的语气说道:“今天带他去先生那里了,这孩子,说什么也不要去上学,还跟我闹来着。”

“是吗?”云韵乐了,“这娃娃还不愿意去上学呀,你没跟他说学堂有好多小朋友可以跟他一起玩吗?”说着用手指轻轻点了点云辂的小额头,惹得辂儿又是一阵咯咯直笑。

“说啦!”:玉檀佯怒微嗔道:“还不都是你,总在孩子面前说什么功名利禄浮云作,自在悠然乐逍遥,这孩子还拿这句话回应我呢。”

“是吗?”云韵笑乐了:“这孩子还能记住我说的,我云韵的儿子果然聪颖,没事的,小孩子嘛,到时候见了学堂那么多小朋友,他也一定会很乐意去的,现在只是闹闹小孩脾气,对了,我还要赶去宫里一趟,皇兄看样子是遇到什么要紧事了。”

云韵将辂儿递给玉檀抱着:“辂儿乖,我去见你大伯,等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好呀好呀,爹最好啦。”辂儿拍掌欢快。

“皇上召见你?”玉檀黛眉微蹙,一听就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不过她了解云韵,若是他觉得是他的责任,纵然千难万难也不会放弃,这跟现在这样悠闲自在的模样完全是别如天壤。

“时辰不早了,我换身衣服就进宫。”说着,云韵朝更衣室走了进去。

玉檀轻蹲蛮腰,宠溺的摸摸儿子的头说道:“骆儿自己去玩,娘亲跟你爹说几句话。”

“娘亲我去找悠悠玩去啦!”骆儿欢呼一声,接过玉檀递给他的小玩器跑出门去。

玉檀笑着轻喊:“小心点儿,别摔了。”

“哎!”远远传来小男孩的回应。

更室内。

玉檀轻舒皓腕,为云韵披上宫袍,凝脂般的香肌玉肤微微贴着云洛背脊,美眸轻云回雪,若秋水般楚楚动人,只听她在云韵耳畔温柔道:“夫君自来竭虑多思,侯名虽然带着“逸”字,却从未有浮闲之日,为大渝江山鞠躬操劳,如今大渝已是定鼎,与大桓、大梁并称三雄,虽然两国虎视眈觊,加之其余小国林立,那自有陛下与诸朝臣共分国是,岂能事事皆系夫君,檀儿虽女流之身,然而将门所出,戎马数载,已感俗物紊心,今日得与夫君携手,此生所幸,只愿与夫君泛游五湖,逍遥安乐,怎忍心夫君劳累如此!?

“檀儿心中之意,我未尝不知不明,只是一身所系,乃是大渝江山,若我不能为皇兄安定帝位,使四方诸国不敢稍起窥视之心,怎能安居此心,檀儿,我今生与你皆为夫妇,亦我心中最大之乐,只是桓国未灭,大梁梅长苏又已奉命起兵征讨,此人聪慧多谋,深谙韬略,不可不小心应对,小环身份,玄机阁已探查清楚,亦梅长苏精心安排,我已设下一局,专等梅长苏入瓮。”

云韵转身敛眉,轻搂玉檀,不无忧虑的说道。

“梅长苏颇有智谋,夫君之思虑,当需慎之又慎…”玉檀温柔而担忧的说道。

“我心中已有计较,不过一虚虚实实之策,只是需要檀儿带小环前去别处,不可让她再通消息于梅长苏,此计方有成功之望。”

“我明日就带小环和骆儿去我父帅那里暂居一段时日,待夫君事成,我再返回。”

“如此,有劳檀儿奔波了,此番回南楚,可代我向岳父大人问安,若非他老人家,大渝也未能与南楚结盟,更重要的是,感激他老人家将如此绝代佳人,付予我为妻,心中感恩之心,此恩此情云韵难以报答…檀儿与他老人家也已经年为见了吧?”

云韵回想起南楚名帅玉仁昭当年慧眼识人,在云韵落魄之时,不嫌弃他一无所成,将爱女玉檀下嫁,又且资助他的往事,心中无限感慨。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