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10 11:37:50   字数:2043字

“是呀,好久未曾见到父亲大人了,想必他也想念骆儿了,正好让他带着骆儿在南楚各地转转,好好的玩一玩。”玉檀凝视云韵,眸中爱意流转,不能自已。

玉檀说着,似乎想起什么,继道:“等我回来,让骆儿拜盛韶为师,好好学一学他的机谋智略,夫君可同意?”

“盛韶…天机深沉,才略非常的盛韶么!若让他教导骆儿,这当然是骆儿之福,只是他性情孤傲,连皇兄邀他担任朝中大司马祭酒,都被他以生性疏懒才微学浅不堪其任为由婉拒了,与我更是半友半敌,心意难明,他未必会同意教授骆儿吧?”云韵缓缓说道。

“檀儿自有妙计,让他答应,夫君且放心吧。”玉檀笃定地巧笑道。

“好吧,那就看檀儿的了,我现在先去见皇兄,跟檀儿待这么久,想来他定是等得焦急了。”顿一顿,想起来:“此番回南楚,就让云昭保护你们吧…”

没有再多说,云韵有些不舍的抱了抱玉檀,感受着檀儿温软如玉的娇躯散发着淡淡馨香,云韵心绪安宁归于宁静,然后在玉檀明亮清丽的目光中,轻轻推门而去。

玉檀风姿依然卓立原地,她凝眸望着门口渐远的身影,略略沉思,俄而黛眉豁然,展颜嫣然一笑:“夫君放心吧,还有檀儿来为你筹谋画策!”

=================================================

“殿下,巳时已到,还需快些进宫,以免陛下等候太久!”

铁铮跟随云韵,走在一条人流如织的热闹大街上,朝皇宫盛功殿方向而去。

云韵点点头,知柴明已回,不再多言。

街道上人来人往,十分热闹,两侧店铺林立,酒楼饭庄、药铺诊屋、书室画坊,布店缎阁,各色店铺应有尽有,家家店铺皆是人流如涌,生意兴旺。

铁铮一路仔细注意着人群店铺,时刻防卫在云韵左右。

昨夜刺客未能得逞,今日极有可能复来,不可轻忽。

栖凤街与宁凰街相隔五间民房,正是通往皇宫盛功殿最近的主路。

阳光煦灿。使得秋的街道上也充满一股暖意,风拂脸颊,也平添几分惬意。

皇宫四门正对应宁凰街、栖凤街、玉麟街、封武街四街。

栖凤街防卫主将,乃是张钺亲弟,此时正带队巡逻至此,见是逸王爷和铁云川之族兄铁铮,忙顿住身形行了个军礼道:“末将张戢,参见逸王爷,铁老。”

铁铮看向面前这名披甲戴胄的熊身虎躯之将,颔首略略点头,自己虽无职衔,却是逸王爷最亲之人,对方尊一声“铁老”也是理由应当。

云韵淡然而不失亲近道:“将军辛苦!”

“末将不敢!”张戢声音朗然而清脆,他恭敬得站直虎躯,目光却默默从铁铮移向云韵,心道:铁云川辞去陛下亲授的羽林卫统将权要之职,只是为了暗中保护眼前这位不会武艺的逸王爷,可见逸王爷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何等重要,听闻当年“玄机阁”下“云尘三将”另外二将也在帝都,逸王爷又是陛下唯一的爱弟,自是金体玉尊,此三人皆万夫不当,只要愿意,自是重掌高权,却又一致谢绝羽林卫、赤英卫、虎翼卫三大禁卫军统将之位,都是为了这逸王爷,若能与王爷挚交,亦不负此生。

只是想到铁云川当年杀伐果决的样子,张戢心内升起多种复杂心绪,铁云川曾是自己的上峰,对铁云川,饶是心志坚定、淡漠生死的张戢还是有一层深深敬畏的。

思虑只在一瞬之间,张戢再次行了一礼,道:“末将职责在身,不敢久滞,得罪了。”说罢,眼神略含歉意的看了云韵和铁铮一眼,便领着队伍,甲胄发出自相碰擦的声音,领着队伍继续巡逻着栖凤街。

云韵继续步移前行,皇宫很快就要到达。

正当云韵走到栖凤街边一民房门口处,此地相对僻静,人流也趋少。

两名蒙面手执短刀之人,突然现出身来,赫然站在云韵身前。

帝都本是防护极为精密之地,却在经昨夜遇袭后再次见到刺客,铁铮一边对张钺、张戢防护不力感到一丝愠意,也为刺客胆大妄为而讶意。

他踏步上前,护住云韵。

几个附近的百姓见此情状,立刻纷纷避离去。

两名刺客突然冲向铁铮,拔刀劈砍而来,刀势凌厉,一左一右裹挟铁铮上身下腿。

铁铮大喝一声:“来得好。”手中早已抽刀跃起,躲过左侧刺客之刀,回挡右侧来击。

“叮——”刺耳的兵器交击声响起,铁铮一刀之力,震得那名刺客虎躯直退五、六步,险些站稳不住身姿,差点跌倒在地,他眼神露出一丝畏惧,不再率先行动,而是看向另外那名刺客。

只见另一人身影速动,突然奔至云韵身后,对着云韵极尽刀势,高高斩落。

“王爷小心!”来不及奔回,铁铮瞠目欲裂,爆喝声中,手中铁刀一掷,飞向刺客。

“好机会。”见到铁铮手中已无兵器,那名刺客大喜,急忙上前与铁铮缠斗在一起。

铁铮挥刀阻住杀手斩向云韵的一刀,他自己却被另一名刺客纠缠着左闪右退无法脱身。

“王爷躲开。”铁铮大喝,心内懊悔不已。

原本以他的高强武艺,绝对不可能会让刺客逼近云韵,只是自己刚才略一分神,便让那刺客钻了空子。

恰在刺客一顿,再次挥刀朝云韵朝去的时候,“噗——”一声响起,心口却传来一阵剧烈疼痛,一柄三尺三寸长的粗重铁戟已经刺穿那名刺客的胸膛。

那名刺客至死也不相信自己就这样死了,他瞪着双目,努力转身朝短戟飞来之处看去——一名目光似要喷火的高壮男子正冷冷盯着和铁铮击斗之刺客。

这名被铁戟扎投身躯的刺客最后的目光看到的是高壮男子将另一支短戟挥出的那瞬。

另外一名刺客也立刻被击杀当场。

从两名刺客身躯上抽回短戟,铁云川走到云韵面前,半蹲行了一军礼,惭愧道:“云川失职,令王爷受惊,请狠狠责罚云川。”

铁铮松了口气,好险啊!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