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10 17:31:09   字数:2098字

“既然云兄弟愿意相陪,管洛求之不得,那便一起去吧!”

管洛听闻云行烈也要去,自然没有不允许的道理,连忙答应。

边上,小岑澈见了,也连忙表示要跟着去。

岑澈道:“云大哥,管大哥,我也要去。”

“行,一起去!”

管洛和云行烈同时说道。

“嘻嘻…你也去啊!”

“小瓜皮”柳咏歪着脑袋嘻嘻一笑。

“是啊,你都去,我当然要陪着你啦!”

“真是好朋友啊!”

“爹,你先上楼歇息吧,我和管大哥他们一起去看看。”

岑澈转身对父亲岑二开口说道。

“好吧,你要去,就去吧,你们一路上小心点,尕娃,你不要在外面胡闹,知道了吧!”

岑二知道无法阻止,只能多加嘱咐。

“我知道的啊,爹你就放心吧。”

岑澈高兴的说着。

“掌柜的,楼上的住客,你麻烦你多多看护一些了。赵明,你也跟着吧。”

管洛对一个还在楼下,没有上楼去歇息的护卫说道。

“是,小人一定照顾好他们。”

归月楼掌柜堆着笑容,说道。

赵明在旁边一听,也是连忙声喏,就带上朴刀,走了过来。

“大家抓紧吧,县城早就关了城门,一个时辰内就要实行夜禁了。”

管洛说着,快步朝外走去。

云行烈、岑澈、赵明,还有引路的小孩柳咏,都跟随了上去。

…………………………………………………………

“这里就是归安县城里最好的医馆啦。”

众人一路跟随小孩一直走,不多时,小瓜皮站在街上,指着一家已经关门闭户了的铺子说道。

两扇黑色金漆的缀珠大门还真是华丽的很,想必医馆主人定然阔绰。

门口居然还有两尊大石狮子坐镇。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云行烈抬起头,朝门匾看了一眼。

“温良医馆”四个金边大字高高悬挂门廊之上。

管洛上前,“笃笃笃”拍了拍医馆大门的门环。

“有人吗,我们来求医!”

声音不是太响,也足够让医馆里面的人听到。

“有人吗?”

过了片刻,见里面仍旧是没有人出来,于是管洛再次高声喊了一句。

“是谁啊?”

里面似乎传来走路声,听说话的语气,似乎是显得不太开心。

想想也是,这种歇息的时候,被别人打搅,唤作任何人,总是不大开心的罢。

“是来求医的人,麻烦开一下门。”

管洛闻声连忙回答道。

大门“吱”的一声,略略打开一道缝隙。

从门缝中探出来一张略显苍老的脸。

他开口说道:“是什么人那,不知道我们温良医馆晚上不开张吗,再说了,我们先生早就歇息了,就算来求医也没用,赶紧回吧,夜禁就要开始了,再耽搁下去,小心被抓去衙门当了刺客。”

说罢,这个老者便要准备将门关上。

他心里也正不快活呢,这么冷的天气,早早上床,躲在暖和的被窝里才是正道。

刚刚被他热暖了的被窝,又让这些人给搅扰得自己起来穿衣服受冷。

真是不叫人省心哟。

他摇摇头就要关门。

使了使劲,却发觉门没法关合。

他定睛一看,原来两扇大门中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柄刀鞘给抵着,这才导致门无法子关上。

老者有些愠怒,但是他抬头看了对方一眼,又将刚要到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做出无奈的语气:

“这个客官公子爷那,我们家先生真的睡下了,就算你不肯让老朽我回去睡,可我这把老骨头又能做什么呢?”

管洛有些不大耐烦,他的眉眼渐渐冰冷了下来。

却听到对面老者仍然在絮絮叨叨:“就算我这把老骨头跟你们去了,难不成我就能变成我们家先生吗。我们家先生医术确实是高明得很,不管怎么样的疑难杂症,只要经过他的手,他都能药到病除,不是咱老骨头自夸自家先生,咱家先生这份本事,别说咱这小小的归宁,纵然是大大上狄郡,就算更加大大的朔州,不不不,哪怕是整个大奕,我家先生的医术那可也是数一数二的嘞!”

说着话,老者摇晃着头。

管洛却听不得对方聒噪的样子,手上稍稍用力,手中朴刀便将大门一把推开。

对面老者冷不防对方竟然敢这样直接推门,身形没有准备下,连连踉跄着后退了好多步,这才停下来,惊诧的看向管洛。

发现对面竟然站着三大二小一共五个男子,这下子他有些惊讶有些畏惧的说道:“你…你们想干什么,难道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我们先生歇息后是不坐馆的!”

“无论是谁!”老者显然是想到什么,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呵呵,老管家安好!”

虽然心中略带着烦躁和一丝丝的怒意,管洛却仍然强行压制着,他堆起笑容说道:“麻烦通禀一声,就说弘州桓家族长客旅至此,桓小公子途中偶然风寒、身体不适,烦劳先生出诊一趟,桓家必当重谢!”

“你、你、老朽…”老者指指对面的一行人,又指指里面,想说些什么,却最终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也罢,老朽就给你们通禀一声,至于先生肯不肯,那就不是老朽可以知道的咯。”

说罢,老者摇摇头,转身朝里面走了进去。

没多久,老者又再次走了出来,他看了管洛一眼,又将眼光扫了扫正在等待着的云行烈等人。

这才缓缓开口说道:“先生说了,这么晚过来求诊,本来是不能够接诊的,只是他说弘州桓家德高望重,为本朝元老名宿,就勉为其难的出诊一趟吧,只是,诊金方面,却是比白天要昂贵的多!”

“好说,只好先生肯出诊,桓家必当重谢,一应资费,十倍付讫!”

管洛闻言,恭敬的说道。

“也罢,既然是桓家人,且看你们的模样,应该也像是阔绰的人,既然如此,我回去让我家先生更衣起来吧。”

“劳烦了!”

管洛拱拱手谢道。

“不必客气,老朽不过是个跑腿的,怎么样都是应该的吧!”

说着,老者低着头再次进去了。

一直不说话的云行烈此刻却是皱了皱眉,心里疑惑道:既然他家先生已经同意接诊,为何又感觉他很不开心的样子,这里面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