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骆夏   更新时间: 2017-11-12 17:15:14   字数:2271字

“小娃娃,这大晚上也没有什么灯光,你又没有夜视的能耐,纸张也不会发光,倒不如拿回去仔细的看一看。”

乞丐见云行烈拿着绢布纸努力看着,便说道。

“前辈说的是,是在下心急了!”

云行烈小心翼翼的收起了绢布纸,放入怀中。

“却不敢动问前辈姓名!”

云行烈说道。

“嘿嘿,洒家的名号无足重要,知与不知,又有什么关系,既然洒家已经将那东西交给了你,你以后就好自为之吧。”

乞丐似乎有些意兴阑珊了,语气中也透露出一丝疲惫的感觉。

“在下对前辈赠物之恩,感激不尽,只是这《神机九变》究竟是什么样的机密,缘何得到它便能够得到天下了呢?”

云行烈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乞丐话语中的一丝倦怠,追问着说道。

“呵呵,说道神机九变,洒家倒是愿意跟你们说一说。”

乞丐提起精神,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想当初,大奕帝国的建立,也不过是因为那个人得到了“神机九变”中的其中一变,方才可以辅佐大奕先祖创建大奕帝国,当初,大奕帝国建国后,为了防止此书落入民间,让大奕争端再启,特意下令销毁,却不防,那奉命之人,却将此书私自收之,所销毁的,不过是一本无关紧要的普通书籍。”

乞丐说道此处,便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后来,大奕皇帝得知此事后,便将此人诛杀,并抄了他的家,然而,纵然派遣数百人,却始终找不到这本被他私自收藏的书籍下落,很多很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人见过这本书,便是连原本得知这本书存在过的那些人,也渐渐作古,后人,只是从繁浩的卷帙典籍中得到此书的只言片语,却也不过是将它当做无关紧要的一句野史的记载来看待,谁又会真心去寻找这书籍的下落呢?”

乞丐叹了口气:“却不曾想到,原来此书竟然仍然在世,只是已经被分散成了一页一页的纸张,四处流落了,所以,无法找到它原本完整的样子罢了。“

云行烈大为惊讶,真是想不到,这书籍居然还有这样的典故在里面,心中忍不住觉得神奇。

却听那乞丐继续说道:“神机九变,自然是九种机谋权变之道了。”

乞丐说着露出一丝复杂的笑容:“各位,可知这九变是哪九种么?”

管洛和众人相互看了一眼,便是云行烈也根本无从得知,俱是茫然的摇了摇头。

“洒家也是某些机缘巧合之下,才得知的,这九种机谋权变之道,便是:“

一为武变:是为武学之机要,是十八般兵器的精髓奥妙,得其一种兵器精妙,便可纵横沙场,为万人敌之一员猛将;

二为心变:是为察言观色,从只言片语细微表情变化从窥测对方心中所思所想,以及控制心绪之精妙,掌握此道,是为反客为主之法。

三为兵变:是用兵征战,指挥千军万马,克敌制胜的兵法韬略,得此,可为绝代统帅。

四为阵变:是兵型战阵布列之法,其中,各种未曾为世人所知之失传阵法,皆有其详。

五为言变:是纵横家们捭阖于天下的绝学,知此,可无往而不利,合纵连横,随心所欲。

六为谋变:是天下顶尖谋士军师们的权谋智策修行宝典,知此,可谋身,谋家,谋过,谋天下。

七为巧变:便是器械机关之技巧,虽是小道,然而若能详习,亦可为天下一大家,强军利民之辅弼。

八为术变:是风水阴阳之学,学此,可勘测天星、风水、天文、天象、阴阳之道,是为帝王之学。

九为国变:是宰辅之必知者,得知此变,自当为政治国,强国富民之所必学也。

此九变,是为神机九变。”

听完乞丐的一番详细解释,众人这才恍然。

原来这《神机九变》,涵盖之内容如此丰富广博,无怪乎为得之可得天下之说。

“前辈,原来这书竟然如此珍贵!”

云行烈这才了解到,乞丐对自己的厚爱,否则他也不会把这一本书中的一页送给自己。

“惭愧,惭愧,洒家到现在,虽然是听说过这本书的神妙,却是只得到这一页而已,就是小娃娃洒家送给你的这一张、”

乞丐说道:“小娃娃,我知道你现在便是万般辛苦,想要成为顶尖武学高手,也是不大可能,况且,你也绝非练武奇才,故而,洒家便将这一张纸送给了你,这纸张上面画着的图形,便是“武变”中的弓术,洒家细细研究过,知道若是小娃娃你好好的下一番苦功夫去钻研箭术,成就自然也是不小的。”

云行烈点了点头,心中对乞丐的感激之情,更加的深切了。

乞丐继续说道:“小娃娃,你虽然不肯答应做我的徒弟,但是,就凭你愿意主动去击杀苍狼蛮子的举动,洒家也愿意和你真心结交,以后若是多杀几个苍狼蛮子,也别忘记了告诉我一声。”

“前辈,你以后还会继续留在归安县城里吗?”

云行烈好奇的问道。

“这却不是,洒家一向自由散漫惯了,今晚也不过是随意挑选一地,暂时留歇罢了。”

云行烈问道:“前辈,那在下以后应该如何找得到你呢?”

“这个嘛,洒家却是无法回答你,洒家只能说,只要有缘,咱两自会再见。”

乞丐嘿嘿一笑,笑声中却是透着一丝丝的真诚。

在边儿上看了良久的两个小少年岑澈和柳咏,此刻却是有些不大耐烦了,岑澈便开口说道:“云大哥,管大哥,我们赶紧回去吧!”

云行烈回头应了一声,然后将岑澈拉过来说道:“澈弟,这位前辈是一位高人,我们能够遇见是一种很大的缘分。”

“哼,什么高人啊,就是一个乞丐嘛!”

岑澈心情已经不太好了,被夜风吹得有些发红的脸颊此刻正嘟起了嘴,很不高兴的样子。

“那好吧,咱们赶快回去吧,确实也是耽搁了不少的时间了。”

运行了拱了拱手,转身对乞丐说道:“前辈,我等冒昧了,今夜赠书之恩,晚辈他日必当报答,桓家小公子染了风寒还需要林先生过去,就不多叨扰了!”

说罢,云行烈便朝管洛等人点点头。

管洛朝乞丐也是拱了一拱手,算是作别的尊重。

身侧的林风醒却是一直带着淡漠的神色,一句话也没说,静静看着他们。

乞丐见众人要走,点点头:“洒家也是要走咯,明天还要去江平城品尝那美味让人难以忘记的叫花鸡啦,那滋味真不赖啊…咦?”

本来抬腿迈步就要起身走人的乞丐,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宝贝似的,深邃的眼眸一亮,看向身前的小孩儿岑澈。

骆夏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