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水墨星月   更新时间: 2018-12-11 23:14:52   字数:4437字

我看了她们两个一眼,满脸的嫌弃丝毫不掩饰,“我又不是在和你们两个说话,废话再这么多一会后面那群人追过来我可不管了。”就是啊,再烦劳资,直接把你们送去给那群人渣暖床。

“你……”那两个三八,咬牙切齿半天,愣是就挤出这么一个字来,看的我心里不禁暗爽,哈哈哈,还是栽我手里了吧。

萧颖轻轻拽了一下我的衣角,我转过头看着她的眼睛,她很是紧张,咬着下唇,看上去很纠结。

“萧颖,怎么样?”我轻声的问,心跳的很快,仿佛在害怕什么,也好像是在期待什么。

“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专注学习,而且……我觉得我们也不合适。”

不合适……这算是在敷衍我吗?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感觉现在说什么都显得苍白。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看你们,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还有哪里不合适?”看见亲人了,这才是我兄弟啊!庄文熙,我收回我之前对你说的所有坏话!

“不行的,真的不可以。”萧颖还在拒绝,我真的就那么差劲吗?

“怎么就不行?刚才不是还说什么都行呢吗?”

听着她们两个说话,我感觉我刚才真的不应该那么多事的,现在为难的人太多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继续下去。

我挥了挥手,然后说到:“文熙,别闹了,刚才我们确实玩的过火了点,她不愿意就算了。”说完,我放开了萧颖,“你们走吧,注意点,被再被流氓抓住。”

接着,拽住庄文熙的手,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大概走出去几百米,庄文熙一把甩开我的手。

“行了,都这么远了,也别装逼了,玩够了吧。”但他看着我认真的表情,又觉得我不像是在开玩笑,“卧槽,周天你不会真喜欢上那个萧颖了吧?”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更不知道该怎么去解释这件事,况且,我都不知道我现在是怎么想的。

“也对,为了萧颖,碰上那么一群流氓上的还那么猛,我都不知道你小子有那么大本事,看来爱情的力量真是强大。”

这蠢货知道些什么,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冲上去,而且我根本控制不了我的身体,最诡异的还是那个盒子,怎么回到我手里的?

“对了!盒子!”我瞬间茅塞顿开,就是那个盒子,这诡异的一切肯定都和那个盒子有关,我一定要找回那个木头盒子。

“盒子?什么盒子?”庄文熙一脸懵逼,根本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也来不及解释。

在路上随便拦下一辆出租车,顺便说一下,这个黑暗地带因为危险,所以很多人都不愿意多停留,这里的出租车也就多了。

“庄文熙,陪我回学校一趟,我去拿东西。”庄文熙什么都没说,跟着我就上了车。

车上,我和庄文熙解释了一番,庄文熙都特别的吃惊。

“卧槽!哥们你行啊,这就捞到一个宝贝,然后还让你给扔了,我真是不懂你们有钱人的世界,你怕就是传说中的大佬了吧?”听完我的解释,庄文熙一脸的吃惊,别说他,如果不是我亲身经历我都不会信,这一切都太匪夷所思了。

先是白日梦发了一阵呆,然后就拿到个宝贝盒子,然后被我扔进垃圾桶,刚才打斗的时候又出现在了我的手里,更诡异的就是我根本不知道那个盒子又是什么时候消失的。

司机在前边听了这么多,却是有些不屑,扭头对我说:“唉~我说你们这群年轻人啊,整天就是神啊鬼啊的,连我这么大岁数的人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鬼,都是骗人的,你们啊,好好学习才是出路,要不然将来也只能和我一样开出租过日子,连个媳妇儿都讨不到。”

听完司机的话,这我就不服气了,什么叫连个媳妇都讨不到?你知道我是谁吗?还神啊贵啊都是骗人的,那你怎么不说你车上这个财神的雕像是假的?真是的。

就这样,一路上我们谁也没有再说话,直到到达目的地,交钱下车,交钱的时候,我连打表都没看,伸手扔下二百块拉着庄文熙就下车了,让你个司机说我,你算老几?劳资拿钱都砸死你。

到了垃圾桶旁边,我们也不顾别人异样的眼光,上去就翻垃圾桶,可是这几个垃圾桶我们翻了个遍别说木头盒子,连个纸盒子都没有。

“周天,你说这大白天的见鬼了是怎么的?就这么一个木头盒子就这么凭空没了?”我也是纳闷,就扔在这里的垃圾箱里了,可现在怎么找就是找不到,真是奇了怪了。

“文熙,你说那个盒子是不是长翅膀飞了?要不然刚才打架的时候那个盒子怎么过去的,又无缘无故消失了。”看来刚才那个盒子出现在我的手里不是幻觉,是真实的,不过重点是从我手里消失了那个盒子又去了哪里?

“我也不知道啊?按理说这就是个死玩意儿,不可能会动的。”说完,庄文熙看了看手机,“靠!都TMD十一点半了,我看也找不到了,我们还是回家好了。”

我想了想,也是这么个理,既然那个盒子在我手里出现了两次,那么说不定什么时候还会出现第三次,既然这个盒子这么诡异,我们真想找也不一定找得到,不找的话说不定还会自己再冒出来。

接着嘛……我们打车去了市中心区,然后我家管家王强东就在市中心车站那里等着我,庄文熙他老爸的店也就在市中心,我们也就在这里分别了。

“哎呀,我说我的小少爷啊,你可别总是这么吓我啊,都十二点了你才来,下次可别在那块地界上多待着了,那里没一个人是好惹的,先生和夫人长年在外地工作,你说说你要有个什么好歹我可怎么和他们交代……”我的天啊,每次回来基本上都是这么一番嘴炮杀,不过我也没办法啊,毕竟是为了我好,我也不好说什么。

“好了,王爷爷,我知道了,您专心开车吧。”真是快受不了了,王爷爷的嘴炮杀是我最受不了的,不过想想,从小到大,我基本上可以说是王爷爷一手带大的,从五岁之后,我也就过年的时候才能看到爸妈回来,剩下的时间一直是王爷爷照顾我,直到现在,如果说感情的话,除了我爸妈和我最亲的应该就是他了。

虽然他一直这么唠叨在我听来有些啰嗦,不过我也不知道他还能再和我啰嗦多久,到时候说不定没了他和我啰嗦我还会不习惯吧。

从中心区和北市区之间是唯一没有黑暗地区的区域,因为住在北市区的全部都是有钱人,再怎么样也要维护这些人的安全和利益,要不然到时候上边也不好交代。

北市区,远远就可以看到有一个大门口,然后一边一个保安站岗,这里的保安都是从部队里找来的退伍军人,所以安全可以得到很大的保障。

每个在这里居住的人,不管是这里的房主还是保姆甚至保洁都有登记,所以每个人想要进去都要先检查证件,如果有什么不对,被打成报废也只能忍着,这里边的人可没一个是好惹的,想伪装进去想也别想。

例行检查,其实也只是走个形式,我和王爷爷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这些保安都认识,连车牌号都知道,所以我们就算直接开车进去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我们真那么闯进去他们也会有些为难的,毕竟还是要登记的,万一真出点什么差错他们真的没办法交代。

回到家,吃完饭就回房间了。

无所事事的打开电脑,然后……尼玛突然就又关机了!什么鬼?断电了?不会吧?

北市区理论上是全年三百六十五天不断电的,如果断电,那就说明市中心区电力不足了,否则不会选择占用这里的电网,而且也不会一下子全部切断这里的所有电源,多少会给留下一些电的。

“王爷爷!怎么断电了?”我大喊一声,却没有回应,见鬼了,就算王爷爷不来,其他的佣人也会过来啊,可是一个回应的人都没有,就像是……第一次遇到那个盒子的时候一样。

这么说,那个盒子就在我附近!说实话,当时我的内心真的是非常的激动,看来这个盒子一直就在跟着我啊!

不过再一寻思,背后渗出层层的汗珠,如果那个盒子一直都在跟着我……那还真是个邪性的东西。

打开门我就要往外跑,却发现门口站着之前给我盒子的那个老太太。

当时我的气就不打一出来,立即破口大骂出来:“艹你妈的,给我的是个什么破盒子?老子想甩都特么的甩不掉!你现在还跑我这来了,你安的什么心?啊?信不信小爷弄死你!”

这时候,她却诡异的笑了起来,那个笑容很僵硬,看起来非常恐怖,我也是才发觉到事情的不对了。

反手甩上门就往屋子里跑,可是又能跑到哪里去?房间就这么大,躲在哪里都会被发现的吧?

“嘭!”一声巨响,只感觉后背一阵疼痛,然后可以听到耳边有风声,接着,不知道多少木头碎屑从两旁飞过去。

慢慢转过身,就看到那个老太太脸上还是那副诡异的笑容,不对,应该说是比之前更加诡异恐怖,嘴角咧开的角度更大了,几乎快到耳根了,就站在那里,右手手掌向前伸着。

我嘞个去,这么大力气,这还是人吗?或许这就是我从一开始就忽略的问题,她好像从一开始就不是人吧,从我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应该知道,可以让周围的人全部消失,然后有瞬间出现,这样的能力本身就不是人可以做到的吧!

我该怎么办?我还能怎么办?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字——跑!

可我能跑去哪里?门口已经被那个怪物老太太给挡住了,我还可以从哪里逃脱?

不过我也不可能就这样坐以待毙,我必须想办法,找办法逃出去。

转过头,阳台!对!我可以从阳台逃出去。

二话不说,我立马跑去阳台,反锁阳台的玻璃门可是……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我这可是三楼,不说跳下去也是死路一条,就算不死也肯定残废啊。

不过不跳也绝对死啊,想明白这一点,下定决心要跳下去,如果是后背着地的话说不定也不会出什么事,毕竟脊柱全是人类身体最坚固的骨骼之一吧?算是吧……这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上课什么都没听……书到用时方恨少啊!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身后又是“嘭!哗——”的声响,不知道什么时候,身后的那个变态老太太又跟了过来,姿势一点也没变,还是刚才伸手的姿势,不过笑容却越发的诡异,现在只能说已经咧过了耳根,不知道她的头会不会掉下来。

也是这时,我才想起来我身后还是有伤的,就在我想起的瞬间,背后传来的撕裂般的痛楚,妈蛋,我现在想什么不好偏想这些,这倒好,后背着地的想法也报销了,不过不跳的话……

落在这个变态老太太手里我肯定还会受尽折磨而死,如果就这么跳下去摔死应该还好看一些。

两眼一闭,毅然决然的向前纵身一跃。

我……这辈子就这么完了?我还有好多事没有做啊,真的好想再见我爸妈一眼,不过我死了他们会回来吗?还有宿舍里的那群好哥们,我走了以后他们会不会难过?我的位置会不会有其他人去替代?

真是的,我都要死了,还去想这么多干什么?

这时候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人,萧颖,我为什么会想到她?

想到她……或许只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让我有触电的感觉的女孩吧……

不过……我脑海里慢慢浮现出更多,开始我还是以为我只是喜欢上了萧颖……后来才发现,不只是这样……

在一片荒漠一样的地方,天上黑漆漆的,不过地面却在发光,然后,是一个一身古装的人,那个人的脸……萧颖!

我猛然睁开眼,发现我悬浮在距离地面大约一米的地方,我的左手里……木头盒子!

我的天,在这关键时刻,又是这个盒子救了我,不过在我发现的瞬间……

“哎呦!”悬浮的力一下子消失了,摔得可真疼,说到疼,我反而没发现我背后再有疼痛传过来,把手反过去摸了摸,没摸到之前的那些木头碎屑,不过把手伸出来一看,却有什么东西烧过之后留下的黑灰一样的东西。

松了一口气,靠在楼下草坪的树旁歇会。

回想着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些东西,只是我的幻觉吗?可是为什么会有这些幻觉?虽然只有一幕,不过感觉那幻觉好真实,甚至还有一种熟悉的感觉。

突然,看到眼前有一个人……

妈蛋!那个变态老太太怎么又追上来了?她是怎么跟上来的?这么快,卧槽!没搞错吧?

转身想跑,发现又出现一个一样的变态老太太,再转身,又出现一个,不是她在瞬移,而是真的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变态老太太,这……分身术?

水墨星月说:

emmm……萌新只想说……看官姥爷们别急,现在开始切入主线(萌新是慢热喵),前面看的不过瘾的不怕,萌新后边会很精彩的(今晚还有一章,萌新还是学生啊,写完一章发一章的。)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