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水墨星月   更新时间: 2017-11-11 01:12:03   字数:3106字

这个时候,王爷爷给我丢过来一个“我什么都懂”的表情。

天啊,我这可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啊!

“王爷爷,如果我说我可以成神你信不信?”我试探性的问了出来,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有些事情科学真的解释不通啊。

“好了小少爷,晚饭你就没好好吃,我就知道你晚上肯定会饿的,这就去给你端吃的来,还有就是这个小帅哥,你也没吃吧?你也等等,我这就把吃的送过来。”说完,王爷爷就溜了。

我转过身,没好气的对着媚魅,愤怒两个字都写在了脸上。

“媚魅!你……唉~”指着媚魅咬了半天牙,还是什么都没说出来,毕竟真的什么奇怪的事情都没有发生,我还能说什么?

“那个人是你的爷爷还是保姆?”媚魅倒是没关注其他的,只是在问我这样一个问题。

“你说王爷爷啊,那是我家的管家,怎么了?全名王强龙,不过这么瘦的身板还是这么硬朗啊。”我感慨着,看着王爷爷身板这么好,我也很开心啊。

“不,其实我想说,他和之前监视你的人气息很像。”从媚魅的眼神,我可以看得出来,他不是在开玩笑。

我从我的房间拿出房卡,我的这张房卡可是可以打开除了我爸妈房间以外的所有房间。

进到我房间旁边的客房里,反手打开灯顺便把门关上反锁。

“你是说之前跟踪和监视我的是王爷爷?”我根本不敢相信,他怎么会跟踪和监视我,真的多年的生活我不敢相信他是这种人。

“我是说很像,但也不完全相同。”吓了我一跳,差一点就真的让我怀疑王爷爷了,毕竟这种事媚魅也不会说谎骗我,更没有骗我的必要。

不过接下来,房间里陷入了一片寂静,死一样的寂静,特别是在这样一种氛围里,时间长了可真是会把人逼疯的。

“咚咚咚——”

“少爷,你们是在这个房间里吗?”外面是王爷爷的声音,看来他把饭菜送来了。

我起身就要去开门,媚魅一把抓住了我,把我按了下来。

“你……”我刚想说“你想干什么”就被媚魅制止了,他捂住我的嘴,又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然后他走到门前,把门打开。

然而打开之后是几个佣人端着一个个盘子,每个盘子都用一个金属的罩子扣住。

不过在这几个佣人看到媚魅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我也是忘了,就媚魅这样的妖孽,如果去做古代采花大盗,估计很多女性都会期待着被劫色吧。

“呦,是小帅哥啊,我把吃的给送过来了,让她们端进去吧。”王爷爷说到。

不过媚魅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三个字:“给我吧。”说完,他就用食指和大拇指拿住一个盘子,然后往屋子里一扔,接着这个盘子就完美的降落在我的身前。

不过不只是一个盘子,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一共八个盘子,每一个他都是这样扔进来的。

“好了,你们可以回去了。”媚魅转身就要往里走。

“哎,小帅哥,别这么着急啊,我就在门口等着,等什么时候你们吃饱了就说一声,我把盘子收走。”

王爷爷叫住媚魅说到。

“嗯,知道了。”接着媚魅就走进来关了门。

不过媚魅还是阴沉着脸,“媚魅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媚魅看着我,摇了摇头说到:“正因为没有任何的不对我才觉得不对。”

真是,没有不对的地方不好吗?怎么还觉得不对?

看着我一脸困惑的表情,媚魅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唉~我探查了每一个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之前监视你的那个人的气息,不过又都不一样,这就说明他们都和之前监视你的人有过接触,不过……”

“什么?”这种时候还卖关子,真是,想急死我啊!这可关乎小爷的安危啊!

“不过这些人根本没有一点问题,我检查了他们的思想,完全没有想对你不利,甚至这几道饭菜我也检查了,根本没有任何问题,但是还是总感觉哪里不对。”说完,媚魅又陷入了沉思。

“咕噜噜……”我现在可没心思管那么多,天大地大,吃饭最大,还是要先填饱我的肚子再说。

打开这八道菜,两份黑胡椒牛排和两份水果,一份是三个苹果,一份是三个桃子,除了没有饮料,算起正宗的西餐了。

“咚咚咚——”

“少爷,还有那个小帅哥,你的还忘了东西。”忘了东西?忘了啥?

我看了看媚魅,媚魅也一脸懵逼,不过,既然外面叫了,就应该有人出去一下的。

“还有什么?”我在吃饭,当然就是让媚魅去开门了,不过这货真的不饿?

王爷爷拿出一瓶红酒和两个高脚杯,“忘了这个。”

接过这些东西,他没有再扔,而是拿着走了进来,然后门就自己关上了。

“这是什么?”媚魅拿着红酒瓶子对我晃了晃问到。

我差点没喷出来,老哥,你连红酒都不认识?不过想想,他那个时代应该没这玩意儿。

这时候就到了我装逼的时间了,我把嘴里的食物咽了下去,然后说到:“不知道你那个年代有没有酒?这个是红酒,也是酒的一种,是用葡萄酿出来的,可比别的酒好多了,虽然味道你喝起来会有一点点怪,不过我们这个时代的成功人士都是喝这种酒的。”

谁想到他直接用手把塞子拔了下来,我只好在背后默默地放下了多功能瑞士军刀。

“咕咚咕咚……”说这是怪物一点也不为过,一口喝掉半瓶红酒试问还有谁?

“喝起来味道怪怪的,不过还可以,就是没有我那个时期的酒烈啊,喝起来不够爽。”老哥,还不够爽?也就是你这种妖孽,如果换成别人估计已经爽死了。

“也就是你啊,别人可受不了这么喝,还有,红酒确实不烈,不过后劲不小。”接着,我就看见媚魅身上冒了一阵白烟。

“媚魅,你这烟是怎么回事?”我指着他头上最后的一律烟问道。

他反而是不以为然的说到:“没什么?只不过我用攻力挥发了酒力,那么也就不会有后劲了,我要保持清醒,对方说不定现在就在盘算着些什么。”

听到这里我也才想起来那个神秘人的事情,“对了,媚魅,你刚才说这些人都和神秘人有过接触,那么他们身上神秘人的气息有多重?”

媚魅想了想然后说到:“在一起接触的时间应该不短,并且你家那个管家应该还和那个藏头缩尾的家伙有联系,他身上的气息是所有人里边最重的。”

难不成真的是王爷爷想要害我?为什么?我们的关系不是一直都很好的吗?他为什么想要害我?

“周天,听我一句,在绝对的利益前面,除了亲情,并没有任何值得相信的人,除非那个人根本不在乎利益,或者这点利益还不够他动心。”媚魅这话说的不无道理,不过我还是想不通,我从五岁起就是王爷爷把我带大的,如果他真是看上我家的钱了想杀我完全没有必要等到现在吧?况且,我家现在虽然表面上我是最大,不过我根本什么都不管的,所有财产的支配权还是在他手里的,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把我的推断和媚魅说了,然后媚魅摇了摇头说到:“你不知道吗?人都是有野心的,当某一个时期野心被满足的时候,这个人就是一个好人,不过,等到野心再变大的时候,这个人,就不一定还是不是人。”

“可是你不是说过了吗?你检查了这里的所有人,对我都没有恶意!”我还是反驳了出来,让我去怀疑王爷爷,我真的做不到,真的真的不行。

“这也是我在想的,这些人为什么身上都有那个人的气息?而且都仿佛什么都不知道一样。”是啊,什么都不知道……不对!他们有知道的,之前王爷爷闯进我房间的时候,他说过有保安看到了花园里有可疑的人。

“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想……王爷爷应该就知道一些东西,不过我也不确定,所以我们还是旁敲侧击的问一问比较好。”我说到这里,眼角的余光看到媚魅又喝了一口红酒,而且还有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他嘲弄似的看着我,然后说到:“还有脸说你没怀疑过你家的管家,现在这又是在说谁啊?”

我也不理他,走到门口把门打开,果然,王爷爷就靠在门边,看到我出来,赶紧站好了。

“王爷爷,之前你说保安看到花园里有可疑的人,不知道是什么人,为了什么来的?”我觉得我不太适合撒谎,现在连问问题都不知道该怎么含蓄一点。

“这个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总之就是在监控里看到两个可疑的人,说是可疑,其实是因为监控丢失了一部分时间的内容,等再有东西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可是没把这两个人拍清楚,就像是鬼一样,并且原本我们以为只有一个人的,不过后来发现一些端倪之后,又不停的回放暂停。最终确定是两个人。”听这个描述,监控拍到的应该就是我和媚魅了,不过监控为什么会丢失一部分资料?

水墨星月说:

不知道现在再更能不能全是一天6000了,不过还是更了,去睡觉了,大家晚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