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水墨星月   更新时间: 2017-11-13 01:08:17   字数:4157字

“不好意思,完全听不出来一点不同,如果是空心的,敲击的声音总会有不同吧?”我质疑着媚魅,不过看他,一副早已看透一切的表情。

他走到我的旁边说到:“如果你都能想出来的话?盖房子的人怎么会想不到?给你点提示,不同的材料敲击打出的声音不一样,坚硬程度也不一样。”

按照这么说来,那么就是一堵墙用不同的材料建筑的,那么用坚硬的石材建空心的地方,声音听上去比较闷的材料去做实心的地方……

我又摸了摸强,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不过确实可以感受得到是两个手感,有一部分摸上去确实比别的地方要硬很多。

“那我们怎么进去?总有打开这个门的方法吧?”我问到,既然媚魅什么都懂,那机关这一块应该也明白一些咯。

媚魅一把搂住我,目测他有两米左右,一米八的我看他都只有仰望的份。

“你这个混蛋干什么啊?”强行搞基?你漂亮我承认,不过不要这样好不好?毕竟劳资还自以为是攻呢。

“当然是进去咯,要不然呢?”接着就听他叽里咕噜的念叨了几句什么,然后

楼着我就往墙面上撞。

这么个人确定之前干的是劫匪不是盗贼?怎么总感觉他这穿墙用的太随心所欲了,有种职业病的感觉。

不过,进到那个密道里之后……MMP啊!怎么是一个垂直向下的隧道?真是日了狗了,这一天天的怎么

这么作?

“啊——”不是我想这么大声叫唤,真的是情不自禁啊,不知道会不会被外面的人听到啊。

“怎么样?刺不刺激?给你来点更惊喜的。”说话间,媚魅抱着我调转角度,大头朝下就冲了下去,感觉这样比刚才还快,这个死妖怪是不是想要玩死劳资啊。

不过,不一会我就看到了外边有光,但是这个媚魅还没有打算把身体翻回的想法,继续着这样的大头朝下,倒栽葱的方式往下冲。

妈蛋,你这个混蛋打算摔死劳资还是怎么的?你是没事,有没有想过我?

不过,就在掉出洞口的一瞬间,我感觉重心立马就向下了,不是曾经的向下,而是我现如今的向下,以倒栽葱的模式下感觉到的向下。

“媚魅,你这是又在搞什么鬼?”踩在隧道旁边的白色地板上,并且根本就是实实在在的感觉,并没有一点要悬浮或者掉下去的感觉。

媚魅摆出一副不关我事的架势,这就让我很为难了,不过我抬起头看了看,确实,我现在这个角度上,上边确实是一个类似于教堂的房顶,在低头去看刚才掉下来的那个洞,我的天,怎么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块黑色的圆形地板。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突然,媚魅好像是有什么发现。

然后我就问到:“怎么了?媚魅?什么有意思?”

谁知道他走过来从身后抱住我,然后飞到半空,“你要干什么?”

他摇了摇头说到:“别说话,往下看。”

我再低头看下去,这是一个太极,我们刚才出来的就是那个阳极中的那个眼的位置。

看完这个,我们两个又降落下来,仔细的端详起这里。

这里围着太极有十个门,门上各有一个大字,分别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任、癸。

“这里是什么地方?”我问到。

“这里是你家,我怎么知道?”媚魅这家伙,一定知道,就是不告诉我,“现在还不好说,走,先进甲门看看。”

没办法,跟着媚魅进了甲门,看到的是零星的摆放了一个个的大型玉器,最小的也有人头大,最大的比我还高大一些,和媚魅差不多,不过每个玉器上都贴有一张符箓和一张白纸,有的纸已经有些年代了,有些许的发黄。

我们先到最大的那么玉器前面,不过看到这个玉器,我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这上边贴着一张黑色的符箓,上面花着白色的诡异符号,具体是什么我也看不明白,像这种事也就只能请教媚魅了。

“这张符是什么我也看的不是很明白,不过和我那个时代的封魔逆反符很像,不过又不是很相同,毕竟这张符笔画少了太多。”媚魅说着他那个时代的符和这个符的区别,“不过封魔逆反符确实没多少人可以用,毕竟对自身的消耗太大,而且也不是什么好符,封魔逆反符需要全身修为作为代价,封印对方,并且修为不够高的人不仅没办法催动符箓,反而会被反噬,吞掉一身修为还没什么用,不过如果成功了被封印者力量越强,被镇压的就越狠,力量弱的,更是没办法挣脱,算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不过看这张符虽然简化了不少,还算是凑合,依然可以起到镇压的作用,不过对力量确实是还是有要求的,如果对方足够强,确实是可以挣脱,但是想想现在的末法时代,估计也不会有这种强者,但是使用这张符箓的代价还是全身的修为。”接着,我们又看了看那张附带的纸,这上边是被封印者的信息。

不过好看这张白纸,媚魅又丢给了我,我看了两眼,差点也没背过气去。

这上边写的全是古文字,虽然偶尔可以看出一个两个的字,不过就凭这几个字,我断定这是文言文,这让人怎么看?

“唉~如果有什么古文大全,文言文字典,甚至是新华字典也好啊,虽然这几本书我都看过,不过真是什么都没记住啊!”感慨人生,书到用时方恨少,确实如此,早知道就好好上学了,现在看个这玩意两眼直发蒙。

“你说你看过的那些东西现在试试还能不能想起些什么画面?”想?这个时候去想?有没有搞错,这么想要想到什么时候?还不如回去拿两本过来现查呢,不过还是试着想想吧,万一真能想到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就在我努力回忆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入侵了我的大脑一样,那是一星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被由内到外的被扫描了一次。

我猛的睁开眼睛看着媚魅质问到:“媚魅,说,你对我做了什么?如实交代。”

“你不用管我做了什么,至少现在我们可以知道这张纸上的内容了。”说完,拿起这张纸就看了起来。

看完之后对我说到:“这上面的内容就是在介绍被封印在这个玉器中的那位的信息。名号,梼杌。分类,甲级魔物。后面的,就是这只魔物的介绍,我读出来估计你也听不懂,所以给你翻译一下吧,嗯……”他思考了一下,“西方蛮荒之地,有一只凶兽叫做梼杌,长得很像老虎,毛长,人面、虎足、猪口牙,尾长,自身傲狠,难训,喜欢为所欲为,本身是北方天帝颛顼的儿子,桀骜不驯,最喜欢玩弄人类,会鼓励一些坏人做坏事,而他却躲在一旁看乐子;也有时候,他会主动现身帮助坏人,不过他不是主动帮助坏人,其实,梼杌只是为了玩乐!等梼杌玩烦了或者饿了的时候,便将人类当做食物,一口吞下!”

这……我看着贴着这么一张符箓的大佛,突然感觉到大佛温和的外表下却暗藏着这么一个魔鬼。

怪不得需要这种符箓来封印,这样一个邪物,必定需要一张强力的符箓来镇压。

接着,我们走到了另一个半人高玉器的附近,这是一个玉雕刻的龙,栩栩如生。

这上边贴的是一张白色的符箓,上边有着红色的符咒。

“这是简化的血影缠丝符,也算是封印符咒里几乎顶级的那一类,不过我倒是知道一个人,他可是会血影缠丝术,这可是一种封印禁术,付出的代价是足够量的精血,只有用足够量的精血才可以进行封印,这种封印只要没有外界的干扰,是永远也别想解开的。”我去,那真应该被列为禁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不过很有可能自己会把血流干净还封印不了。

说着,媚魅取下来那张泛黄的白纸,从头看到尾然后说到:“这只魔物名号八爪火螭。分类,甲级魔物。不过介绍就只有短短的一句,大荒凶兽八爪火螭肆虐南海,祸害无数,看上去不是很强啊。”

不过我觉得这个

八爪火螭一定没有这么简单,否则也用不着别人用精血去封印了。

接着,我们看遍了这个房间里的所有魔物,其实说实话,也没几个,也就六七个,还有就是那些符咒,也都是那些贼强的符咒,需要的代价也全都不低,看来甲级魔物真是强的一匹啊!

不过就是那个人头大小的玉器,竟然是一个骷髅头,上边又是一张封魔逆反符,这倒是让我特别留意了一下,不过看这张纸张比较其他的还算是新,而且字也是现代汉字,我也都看得懂了。

名号吴幽。魔物等级,甲级魔物。从十八层地狱爬出来的鬼魂,怨气缠身,所到之处阴气遮天,阳光照射,自号幽鬼王,不过经过一战,力量远远在其他鬼王之上,已经接近鬼神境界。

看来这里边不止封印着魔兽,还封印着鬼魂啊,并且看来鬼魂也有这么可怕的。

看完了这里的一切,我们走出甲门,既然看完了这些,就去乙门看看。

不过看完了甲门里的魔物再来看乙门确实都太弱了,根本没什么值得看好的,唯一一个让我觉得有意思的就是年居然封印在这里。

名号年兽。魔物等级,乙级魔物。太古时期,有一种凶猛的怪兽,散居在深山密林中,人们管它们叫“年”。“年”的形貌狰狞,生性凶残,专食飞禽走兽、鳞介虫豸,一天换一种口味,从磕头虫一直吃到大活人,让人谈“年”色变。慢慢地,人们掌握了“年”的活动规律,原来它每隔365天窜到人群聚居的地方尝一次口鲜,而且出没的时间都是在天黑以后,等到鸡鸣破晓,它们便返回山林中去了。男男女女便把这可怕的一夜视为关煞,称作“年关”。

这样一看,这里封印的这些东西还真是稀奇古怪的。

然后我们再去丙门,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再看的了,再到丁门,只剩下了魔物名号和等级,已经没有了介绍。

“看来这里是一个封魔殿啊,在我那个时期也有的,不过不会分的这么细,只是同一天被封印送过来的放在一起,然后再给这些魔物加封一次,就会把它们永久性的放在那里,再不会有人去管。”媚魅说到,看来他知道的还不少,终归是见过大世面的人啊,虽然我家很有钱,不过相比较起媚魅来,突然感觉我这就是个土豪而已。

“周天,你家这个地方确实很有意思,如果发现了其他有意思的地方记得叫上我,我帮你进去。”呃……这家伙,是不是有点太……

不过说到进去,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出去,但是……从我现在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是从下面掉进来的,现在该怎么出去?

“媚魅,我们怎么出去?不会是瞬移吧?”媚魅听完我这话当下大笑个没完,这怪我啊?你总是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强行带着我飞,我哪里受得了,就这样留下阴影了嘛。

“其实这就是一个阴阳颠倒大阵,把这个世界的阴阳颠倒过来,所以引力也就被颠倒了,不过这个阵需要的消耗也不多,只需要大量的磁石就够了,然后以反顺序的天干地支排列就好了。这种阵其实很好出去,就像进来的时候是阳鱼眼,出去的时候走阴鱼眼就好了。”说白了,就是从黑的那边走白的地板就好了嘛,早说啊!

二话不说,我就跑到那边去了,然后在那个阴鱼眼上刚一站上去,一下子就踩空了掉了下去。

“啊——”这种坐过山车的感觉还真刺激,不过出去后会怎样?

正在想着,旁边就有一个人抱住了我,然后带着我一个翻身,又是大头朝下。

我没好气的斜了媚魅一眼,他倒也不以为然。

出去之后,发现在一个长方形的金属通道里,看了看,原来是地下室的通风口,顺着这里,我们爬了出去。

不过……为什么我家下面会有这样一个封魔殿?我爸妈为什么一直瞒着我?更重要的是,我似乎放走了唯一一个会知道所有真相的人。

水墨星月说:

唉~又是凌晨更新,更完了,去睡觉了,看官姥爷们晚安。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