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水墨星月   更新时间: 2017-12-10 23:13:02   字数:4488字

“媚……大表哥,那个长翅膀的怪胎去哪里了?”一觉醒过来,四肢乏力,头晕目眩,就连那个怪胎都看不到了。

媚魅摇摇头道:“先是被发狂的你打个半死,又被人救走了。”

“我发狂?我怎么发的狂?不对!你先告诉我是什么人救得他?居然有人可以从你的手里把人救走。”我差点吓得从萧颖身上滚下来,居然有人有这么大本事,媚魅是什么人?原古时期的修神者,强的一批,谁那么大本事能从他手里救人。

听萧颖和媚魅描述,那个救人的家伙应该不是普通人,或者说应该不是地球人,浑身蓝色,身高和我差不多,不过听描述……赤裸着上身,一条黑色的皮裤,肌肉很发达,也是撞墙进来的,进来的时候媚魅也抓住了他,不过在抓住的瞬间变得浑身无力,好在只有一刻的时间,很快就缓过来了,但是一时神念和神源都没办法用,所以也没办法追上去,但是现在想追,但是神念却扫描不到他们留下的丝毫痕迹,完全寻不到。

“所以,我觉得他用的是自身的种族能力,就像是我的能力一样特别。”种族能力……媚魅的种族能力我见过,翅膀上那种奇怪的粉末,只要沾到,必死无疑。

还有之前见到的那些外星人,他们的能力也个个都很特殊,但是都很厉害,估计那些人的种族能力媚魅也防不住。

“种族能力?风月大哥不是人?”萧颖这话,怎么听怎么像骂人,我和媚魅不由的把目光转向了她。

萧颖见我和媚魅这样看着她,开始紧张了起来,忙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骂人的意思,不过什么是种族能力啊?”

我和媚魅对视一眼,心想是不是让萧颖听到的太多了,我们交换了一下眼神,还是不要告诉萧颖的好。

“那个……萧颖,你听我说,有些事情……有些事情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我和风月已经牵扯进一些危险的事情里了,所以不希望把你也拉进来,虽然你现在处境也不安全,不过相信我,如果再牵扯进我们的事情里边……我们都不一定可以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所以还是不希望你再趟这趟浑水。”我真诚的看着萧颖的眼睛,祈求着她的谅解。

不过萧颖却是一阵的失落,看得我揪心不已,差点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吐出来。

“是因为我太弱了吗?”我万万没想到萧颖会这么问,我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她,一时想不到该怎么回答。

是因为她太弱吗?虽然不想承认,不过答案……应该是的,一个文文弱弱的女孩子,怎么看上去都不像是有战斗力的样子,我怎么忍心让她涉险?

就像我一直不担心媚魅一样,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牛逼,他能打,他厉害。

看着我心虚的偏过头,萧颖更是一发不可收拾,“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们都是因为觉得我弱,所以什么都不和我说,什么你们都自己扛下来,本就是应该我来接受的事情你们都想要为我解决,我妈妈的事情已经够让我难受的了,我不希望你们为了我受到伤害!我宁愿受到伤害的那个人是我!”

难以想象,萧颖的内心到底承受着多大的煎熬,要不然她也不会说出这种话,看着她再次落泪,我的心很疼,疼得我难以呼吸。

我用尽全部力气,从萧颖腿上起来,坐在她的旁边,把她搂在怀里,希望用这种方式分担她的痛苦。

谁知道媚魅不由分说的过来就一巴掌打在萧颖的脸上。

萧颖躺在床上,一下子就不哭了,一脸的懵逼,捂着被打出一个红色手印的半边脸静静地躺在床上,什么声音也不出了。

我一下子就来气了,站起来就吼道:“我艹尼玛的媚魅,你特么的干什么?我咳咳咳……咳咳……”

话还没说完,我就剧烈的咳嗽起来,仿佛要把肺咳出来一样,虽然还不至于真的咳出来,不过还是咳出来了几口血。

我无力的躺在地板上,想动根本动不了,萧颖看到我吐了血,倒在地上,立马过来想要扶我,被媚魅一把推开。

我想要追问什么,却被一把捂住了嘴。

媚魅冷冷的看着萧颖道:“你很弱,也很没用,我也不知道这个蠢货为什么喜欢你,那么软弱,而且什么都不会,只会一昧的抱怨和哭鼻子,你是真听不出来还是假听不出来,他说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你好,你呢?你却一直在抱怨,有这时间还不如想想以后怎么做才不会妨碍别人。”

“媚魅是你的外号吗?或者是你修炼之后用的称呼?”萧颖没有理会媚魅的话,反倒是问起了媚魅他的名字,也是啊,现在媚魅的名字只是那个被诸葛文杜撰出来的风月罢了,别人还真不知道媚魅是谁。

媚魅都不看她一眼,只是随便的回答道:“是吧,有什么事吗?”

谁知道萧颖扑通一下跪了下来,对着媚魅说道:“我想要拜您为师,请您成全。”说着,萧颖就给媚魅磕了一个头。

“我不收徒,更不会收女徒弟。”说完,媚魅把捂着我嘴的手拿开了,然后一下子亲了上来。

“唔唔唔……”我浑身无力,现在想说话也什么都说不出来,还没办法反抗,任由媚魅凌辱我却没有任何办法。

“你们……”萧颖也是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显然他也没想到媚魅会对我这样,我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一定全都毁了。

过了五秒,媚魅从我身上起来说道:“现在你再起来试试。”

“我日你妹,你特么的干什么,我要和你说多少遍你才能懂,劳资不是基佬,不搞基,是直的,拜托你记住OK?”媚魅这货,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就是没办法放过我,这次直接都趁虚而入强吻我,我能有什么办法。

“周天,你……”萧颖一脸不可思议的指着我,我反倒是很尴尬,唉~我真的不是gay啊!

“萧颖,你听我解释,是这个呆逼强吻的我,他是弯的我可不是,你千万别误会。”我忙站起来挥手解释着,千万不能让萧颖想歪了,要不然到时候我跳进黄河都是gay就死不瞑目了。

萧颖连忙摇头说道:“周天,不是你想的那样,是你脖子上的那个黑色的手印消失了。”

我一惊,我脖子上的手印?我连忙伸手摸了摸脖子,然后问道:“我脖子上什么时候有的黑色手印?是怎么回事?”

“你被那个长翅膀的怪物掐住之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只想往前走去帮你,虽然我知道我什么都不会,不过还是控制不住往前走,不过你却突然变得很厉害,一下子把那个怪物给打打残废了然后你就晕倒了,你晕倒之后脖子上就一直有一个黑色的手印,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说着,萧颖凑过来又仔细看了看我的脖子,然后摸了摸,摸得很舒服,让我不由一阵心猿意马,但是在萧颖确定那个手印是真的消失了,也就把手收了回去。

“那是阴气入体,不过阴气只会出现在死人和鬼物身上,这又是什么种族?身上会带有阴气,而且异常浓郁,太奇怪了。”原来刚才媚魅是为了帮我,不过……两个大男人在一起……咦——真的很恶心啊!让我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不过小爷我强忍着这种反胃的感觉。

看我脸上表情不对,萧颖连忙关心的问道:“怎么了?周天,是不是那些阴气没清除干净?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

我刚想说毒没吸干净想让萧颖再来一下,不过一想刚被一个男人亲过……总感觉怪怪的。

“没什么,虽然没事了,不过却被人占了便宜,还是个男人……”我这样说着,萧颖就在我脸上轻啄了一下。

我看着萧颖,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幸福来的太突然了,我刚想亲回去,萧颖已经闭上了眼睛准备好了一切。

我把头靠在她的肩膀上,伸手搂住她的腰,把她揽入怀里,在她的耳朵旁吹了一口热气说道:“有水吗?我先漱漱口。”

萧颖白了我一眼,不过还是给我拿过来一杯水,等我漱完口,再想要的时候,萧颖调皮的对我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跑开了。

“想要亲我可以,不过,你要教给我怎么像你们那样修炼,然后把所有事情都告诉我。”我看着无比严肃的萧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她刚才表现出来的就真的是喜欢我吗?其实只是为了换取她想要知道的事情吧?只为了一场交易,看来还是我太过自作多情了,也是啊,我就是一个纨绔子弟,就是一个除了花钱什么都不行的废物,谁会看上我这么一个废物。

“你只是为了知道这些事情吗?对不起,我做不到,我不想伤害你,也不希望你来伤害我。”我淡淡的说着,如果这一切只是为了一场交易,我真的做不到。

看了看窗户外面,又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不过再一看,邮件箱里有一封邮件,不过现在也没空看了,还是要先把萧颖送回学校去吧。

“走吧,我们去学校,媚魅,不用背人了,直接过去吧。”媚魅少有的对我惊讶了一次。

媚魅吃惊了一下就缓了过来,然后说道:“你怎么就知道我知道学校在哪里?或许应该问你怎么就知道我可以直接去学校?”

我瞥了他一眼说道:“别装了,书包没在你身上,你也这么有恃无恐的陪我们玩了这么久,一定是已经把学校那里都安排好了,所以才会回来找我,要不然之前我那么惊险你的性格不会躲在一边看着,一定是早就出手了,肯定是你来的时候偶然碰到我力竭晕倒,然后顺便救了我。”

“嗯,看来你也不傻嘛,为什么之前就一直不用脑子。”呵,我说对了你也嘲讽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

“周天,你不是说你喜欢我吗?我可以不要真相,只需要你告诉我怎么修炼,我就是你的人,随便你……做什么……”萧颖一把从我背后抱住我,恳求着我。

“我不想一直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不想要一群人为了我去拼命,我不要别人的这种像是施舍一样的怜悯,我要变强!”

萧颖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不过告诉她修炼方法……不知道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好不容易她今后可以过上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却想要挤进术界这个圈子,或许……她的想法是正确的吧?在我挤进这个所谓的术界之前,我又何尝不是向往着自己可以拥有超能力?可以腾云驾雾,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是等我开始修炼之后发现一切都不似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步步杀机,而且还要防范着旧敌的复仇,就像是今天,虽然不是来找我的,不过应该是来抓萧颖的,如果没有媚魅,萧颖怕是尸体都已经凉了。

我没有答应萧颖的请求,双手按住她的肩膀说道:“萧颖,不管你是真的喜欢我也好,还是说只是想要超强,总之,我是不会给你我的修炼方法的,你也不要想了,修炼,不像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好,反而更加的残酷。”

这个时候媚魅说话了,“其实你就算告诉她怎么修炼也没用。”

听到这话,我和萧颖同时转头看向媚魅,只听她接着说道:“其实刚才我探查过了,萧颖身上并没有任何的灵,我也很奇怪,只要是有生命就会有灵,这是存在的表现,凡是活物身上就必须会有灵,花花草草都不例外,就算是鬼,身上也会有属于他们的灵,可是萧颖身上……一个灵都没有。”

“什么?一个灵都没有?那灵又是怎么回事?”既然没有灵,那就分析一下灵是怎么回事,然后想办法让萧颖有灵不就好了,不对,有了灵不就说明萧颖要修炼了?不过没有灵……那萧颖会不会出事?

“灵是由魂魄的力量产生的不同的修炼魂魄也会变得不一样,修灵,其实也是在使灵魂变强,而且同时带动身体变强,不过就算是没有修炼过的人,身上也会有一定数量的灵,这些灵,决定了一个人的智慧,决定了这个人的资质,决定了这个人的生命,灵低到一定的量,就会没办法在身体里存在下去,就会灵魂出体,不过灵魂这个东西很是脆弱,特别是弱到这样的灵魂,风一吹,可能就散了,或者被阳光照到,直接燃烧殆尽,什么都不留,但是,就算是鬼,也是有一定的灵的,是这些灵决定了灵魂的强度,可是像这种一个灵都没有还可以存活下来的,我是真的第一次见。”

听媚魅的话,没有灵的除非魂飞魄散,只要是活着,就会有灵,就算是死,也有灵,只是灵数量和质量的变化而已,那么……那些厉害的鬼应该是变成鬼之后用一些特别的方法使灵又变多了,而且强了,但是却为时已晚,这种时候也只能倚仗自己的灵数量多而且质量高,去进攻那些普通人。

但是理论上没有了灵就说明这个人魂飞魄散灰飞烟灭了,可是萧颖现在可还是好好的,这又怎么解释?

水墨星月说:

碎觉碎觉

求票票,求收藏,求包养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