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水墨星月   更新时间: 2017-12-12 20:10:44   字数:4721字

“风月,这样不会有什么事吧?”我焦急的问道,能不能修炼先放在一边,就这没有灵就值得关注,毕竟这种事情很是危险,一个搞不好就没命了。

媚魅沉思了一下,不过还是摆了摆手,示意他没有办法,然后他说道:“这种事情我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倒不如放到一边顺其自然,她没有灵天道都允许她存在了,也就是说她有她存在的必要,或许……”

我可没空听他什么分析,更听不进去那些或许什么的,只想要知道这个事情做怎么办,,直接打断他的话语道:“我只想知道怎么可以让她生出灵,或者你仔细想想,有没有哪种人比较特殊没有灵的,你不是说那个什么种族吗?有没有听说过这种种族?”

我盯着媚魅,希望寻求到可以帮助我的答案。

“没有灵?这种人在只有修神者,他们的灵不会被检测到,你觉得她是吗?她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是修者,更不是修神者。更不要和我说那什么种族,没有灵的种族有没有?有,不过,我笃定她绝对不是。”媚魅的眼神很坚定,不过他却不多说什么,我想问,不过问了就能知道,看这货这样子就知道问了也白问,绝对不会和我说的。

但是他沉思了一下又说道:“不过,或许是她变异了吧。”

变异?亏你想的出来,你怎么不说她变性了?呸!不对,把小爷思路都弄混了,不过变异,还有这么变异的?变异一个人的根本?早知道,根据遗传学,就算再怎么变异也只是显性基因突变,隐性基因突变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像这种人类自古以来就恒古不变的灵魂,到这里会变异?太扯了吧?

不过一时也没有更好的解释,也只能这样接受了。

“你们俩别编了,不能教我就直说吧,况且这么大的世界那个什么修炼者又不是只有你们,还有你们说的那个灵,我随时听不懂是什么,不过既然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有,我也绝对不可能没有,你们就别骗我了,要走我们现在就走吧。”说着她拽起箱子就要走,我立马把她拉回来。

“让他来吧,这样快一点,虽然我不知道你是真的没有灵还是假的没有,不过我会帮你的。”我满脸的真诚,希望萧颖可以听我的,不过她却完全不顾,拉起旅行箱就走。

头也不回的给我们留下一句:“不需要,谢谢。”

这时候媚魅拍了拍我的肩膀道:“既然她不乐意,那我们走吧。”

我低着头思索了一下,跟着萧颖后边往外走。

媚魅一把把我拉住,看着我的眼睛说道:“怎么?她都不要你了,你还对她这么上心干什么?是不是吃饱了撑得难受,别人不喜欢你还非倒贴。”

“你遇到你喜欢的人,你懦弱了,所以她离你而去,可是我不会,我要用我的行动让她知道只有我可以和她在一起,永远在一起。”我丝毫不畏惧的对上了媚魅的眼神。

可能是被我戳到痛处,媚魅眼神明显多了一丝犹豫和悲伤,让我有种做错事情的感觉,不过既然已经错了,那就一错到底好了。

媚魅看着我的眼神,我眼神中的坚定再一次让他妥协了,其实我发现媚魅这个人表面上冷冰冰的,其实还蛮可爱的,其实他也只是孤单的太久了,现在才开始成长,才学着去学会感情,事实上他也会悲伤、会难过,知道对错,懂得理解,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选择孤立自己,即使是现在,他除了我,和其他人也是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让谁都没办法碰到他。

“既然我错过了,就不能再让别人也错过,你想要去追她,我帮你。”突然,我又出现一种不好的感觉。

一阵头晕目眩,我们直接出现在萧颖的旁边,我也顾不上头晕,上去就想要拉住萧颖,可是刚出去一步,脚下不稳,直接扑在了萧颖的身上。

“你听我解释,我不是故意的,还有刚才的事情,也请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知道你和我那个所谓的什么狗屁前世,我只想今生和你在一起。”我们这样,引来不少人的围观,都在一边指指点点。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世风日下,道德沦丧,在大街上就这样。”“老头子,这小伙子就和当年的你一样不要脸。”“小兄弟,哥挺你。”“流氓,禽兽,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卧槽,真是喊什么的都有,我也是没脾气了,如果换成哪个有高血压心脏病的估计会直接扑街吧。

“你起来!”听到萧颖这么喊,我赶紧起来,不过双手一滑有趴下了。

顿时全场皆静,鸦雀无声,所有人看我都看呆了,我也是的,这是怎么回事?按理说我阴气入体,灵力透支,过度缺氧在媚魅给我“调理”可一下之后应该已经全都没事了才对,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咕噜噜~”呃……我也想起来了,从昨天中午一顿饭之后到现在都没吃东西,能有力气了才怪呢。

媚魅过来就帮忙把我扶了起来,萧颖也站了起来,不过她现在看我的眼神很复杂,讲不清里面都有一些什么情感,看上去就很是深奥,让人看不懂。

“萧颖,你听我说……”

“没什么好说的,现在你和我是两个世界的,已经说不上什么了。”这个时候碰巧公交车也来了,萧颖上车就走了,我和媚魅也上了车,徒留刚才看戏的那群一脸懵逼的吃瓜群众还杵在那里没缓过来。投币的时候为了我浑身无力,掏钱都费劲,直接让媚魅从我钱包里掏出来一张十块的扔进去,反正就这么几块钱也没什么好计较的。

由于车内人比较多,所以也就没有了我们坐的地方,我又浑身无力,只好一只手搭在媚魅身上,依靠他站着。

这个时候我右边有人拽了拽我的衣角,我扭头一看,是个大概六七岁小男孩,眼睛大大的,很有灵气,小脸圆圆的,看上去很可爱。

“大哥哥,你身体不舒服吗?你坐我这里吧。”这个时候有个座位,我反倒不好意思坐了,毕竟对方还是个小孩子,我怎么好意思坐他的座位。

“没事的,大哥哥没事的,谢谢了小朋友,你坐着吧。”我挤出一副自认为还算温和的笑容说道,虽然我真的承认我没有媚魅长的漂亮,不过也不丑啊。

谁知道他直接起身,把我往座位上拉,“大哥哥不用和我客气的,我们老师和我们说我们要多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帮助别人我们也能从中收获快乐。”

听到这个小孩的话,不禁让我心头一暖,我现在反而觉得那个座位特别的神圣。

就在我要坐上去的时候,突然有一个留着寸头,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穿着西装的人抢先坐了上去。

“叔叔,请你起来,这个位置是我让这个大哥哥坐的。”小男孩声音虽然稚嫩,不过很坚定,让我不由侧目,对他的印象大大提升,增添了不少好感。

不过这个男人拿出一颗烟,点着,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对着这个小男孩吐了一口烟,呛得小男孩不停的咳嗽起来。

“你干什么?”我大吼一句,车上所有的人都被我的话把目光吸引了过来。

“我没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说着,他把抽了一口的烟扔到我的脚边。

然后接着说道:“车上禁止吸烟你不知道吗?看看,吸烟就算了,还随地乱扔,而且为了这么个座位,还要对我这么个读书人大打出手,要打我,大伙你们给评评理,有他们这样的人吗?”

接着,周围的人开始不住的对我指指点点,这个时候,“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你们别听他胡说,都是他瞎编的。”我急忙对着车厢内的人解释着,可是我现在在别人眼中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是那么的滑稽。

小男孩已经不咳嗽了,就用他稚嫩的声音铿锵的为我解释道:“这个位置是我给大哥哥的,却让这个叔叔给抢了,也是这个叔叔抽的烟,还对着我吐了一口烟。”

这个男人低下身子,伸出一只手掐着小男孩的脸蛋说道:“小孩子说话要讲证据,要讲理,谁说这个位置是你的了?你就有权利决定谁来坐,现在的小孩子怎么都这么不讲理,一定要家里好好管教管教,而且烟也在你这个大哥哥脚边,怎么就能说是我抽的烟呢?下次诬陷人也要找到证据再说吧?明明是你们想要坐我这个位置,但是我不给你们,你们就用这个办法污蔑我,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这个人这话一说出来,整辆车上的人对我们指指点点的声音就更大了,甚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主播,直接开启了直播。

不过这个主播突然大喊一声:“抓小偷,那个人是小偷!”

霎时间,全车所有的注意力都从我们这里挪开,汇聚到了主播那里,这个主播一身的休闲装,看上去很清纯,也对,现在网上那些主播哪个不是这样的?都是为了赚钱花高价买的化妆品,然后整容什么的。

我们顺着主播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个很普通的中年男人,左脸有道疤,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特点。

事情发生的突然,这个时候这个小偷似乎还没缓过来是怎么回事,手还在刚刚这个被偷东西的人的包里。

被偷东西的也是一个中年人,身材微微发福,国字脸,看上去像是个做生意的大老板,金手表,金戒指,金项链,不过在我看来应该都是假货,他也不是什么老板,不然也不可能在这里坐公交车,早就开车走了。

这个人一看自己被偷了,也是一脸的愤怒,不过这个时候这个刀疤脸从身后摸出来一把短刀,这个男人一下就把要出口的话都咽了回去。

“小妹妹,你刚才说什么?谁是小偷啊?哥哥我可是好人,刚才看到这位先生有东西掉在了地上,给他捡起来放回包里。”这个刀疤脸把拿着刀的手背在身后,正对着的这个主播完全没看到这个刀疤脸手上拿着刀。

“我看到的,就是你在偷东西。”

这时候这个主播还在坚持着自己的说法。

这个刀疤脸可不管那么多,两步就到了这个主播面前,一下夺过手机摔在地上,瞬间黑屏,坏的不能再坏了,然后把刀从身后移到了身前,抵在这个主播的肚子上。

“小妹妹,我真的是好人啊,只是给那位先生捡东西,不过你再拍我可就全是侵犯我肖像权了,不过我一不小心把你的手机摔坏了,这我可要赔你的,一会你就和我走去商量商量补偿的事情吧”说着手上的短刀往前微微用了点力。

“呜呜呜……”我听到旁边有声音,连忙转头一看。

就是刚才那个戴眼镜的人,在用力的掐着那个小男孩的脸蛋,脸上表情狰狞,就好像想要把这个小男孩掐死一样。

“住手!”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伸手把那个男人的手打到一边,从他的魔爪里吧小男孩夺了回来。

在看看小男孩的脸,已经被掐肿了,变成了紫色,看来这个男人不是什么好鸟。

一个少妇从这个男人身后的位置上起身跑了过来,这个少妇包养的很不错,很漂亮,而且身上散发着一种成熟的妩媚,并且身材也很好,该大的地方大,该细的地方细,凹凸有致,她过来一把就把小男孩搂在怀里,看的心疼不已,“小迪,疼不疼?都肿了,别怕,一会阿姨带你去看医生。”

这个小男孩很坚强,看得出来,他很疼,不过他却一直忍耐着,强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反而安慰起这个少妇来:“王阿姨,没事的,小迪是男子汉,这点痛不算什么。”

这时候那个人模狗样的男人不知道从他的包里掏出来一个什么,然后蹲在这个少妇身边,他的眼神中透露着贪婪,一只手就顺着这个少妇的腰把她搂在怀里,这个少妇想要反抗,可是这时候这个男人吧他从他包里拿出来的东西顶在了少妇的臀部,那又是一把短刀,一把和刚才那个刀疤脸手中短刀一模一样的短刀。

“这孩子和你有关系啊?不过他刚才诬陷我,你是怎么教育的?不如一会和我来,我教教你该怎么做。”这个男人的样子真的让我很讨厌,而且刚才小男孩还想要帮我,我怎么能坐视不管。

不过再一看他手中的短刀,我突然想明白一件事,他和那个刀疤脸肯定是一伙的,一个负责吸引注意力,另一个负责偷东西,不过他们看已经暴露了,再怎么样都要全身而退,不过可以顺便捞点好处谁不想干呢?

“大家快抓小偷,这两个人是一伙的。”我指着这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说道:“这个人负责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又把手指向了刀疤脸说道:“这个人负责行窃,两个人是一伙的,快抓起来,送去警察局。”

车上这些人大家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站出来的。

“小子,你特么的说谁是小偷,今天给我解释清楚喽,”小说话的是那个刀疤脸,虽然还没下车,不过他的手已经在那个女主播身上不老实的游走起来,但是一听我这么说放下指着刚才被偷的那个发福的国字脸说道:“你问问他,我偷他东西啦?我是好心帮他把东西捡起来,才不叫偷。”

“是是是,他就是帮我把我掉的东西捡起来,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他,他怎么可能会是小偷呢?”这个国字脸的胖子也复合着刀疤脸,把矛头对向了我。

接着我旁边的这个人模狗样的西装男也不淡定了,起身说道:“你说谁是小偷?你有证据吗?你问问整辆车上有水看到了吗?”

然后他用目光扫过车上的所有人,这些人纷纷摇头表示没看见。

水墨星月说:

emmm……晚安撒,碎觉觉惹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