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水墨星月   更新时间: 2017-12-12 22:31:23   字数:4095字

我看着这些人,眼眸中止不住的愤怒,这一刻,却有一个人站了出来。

“这个人不会说谎的,我相信他。”有些怯懦,不过我嘴角露出一丝微笑,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颖。

“不是刚才还说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呢吗?现在就相信我啦?”我故作不在意的调侃着,只要萧颖信我就够了,管别人怎么想干嘛,至少有人站在我这一边了。

萧颖把头一扭,说道:“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不是做一个坏人,况且……你会保护我的,对吧?”

我微笑着道:“萧大美女现在肯接受别人的保护了?那好吧,不过……”

我直勾勾的盯着萧颖,“你不会还想着别的事情呢吧?甭想了,我也是为了你好。”

听完我这话,萧颖眼神变得黯淡,看来是被我猜中了,萧颖还想着从我这里套修炼方法和别的事情,不过我会说吗?不会!现在我的处境虽然不是绝经,不过将来可说不好,黑星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来,虽然杀光了一波,不过还会有别的来,更不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重点是……曾经媚魅都被黑星人击败过很难想象他们到底有多强。

全车人都被我们的谈话给整蒙圈了,在有这么两个危险人物的时候还可以聊天,大概是觉得我们是疯子的居多,毕竟没有谁可以在有匪徒的情况下还可以如此畅谈。

不过这两个贼不贼,匪不匪的家伙确实让我没办法紧张,如果我有吃的,绝对不鸟他们,就算我这样,旁边不还有媚魅嘛,这可是比我恐怖无限大的倍数的家伙啊!

“小子,你们两个人能说明什么?我这里可是一大车的人给我们作证,你们两个就是串通好的。”

刀疤脸牛逼哄哄的说着,就像是全车人都真是和他一条心的一样。

不过那个西装男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瞥了一眼刀疤脸,然后对着我说道:“我和那个哥们素未谋面,你却诬陷我们合伙偷东西,然后还找这么个小孩子和女人来帮你,接着蹦出来这么个……”

说着,西装男看了一眼萧颖,然后整个人呆住在原地。

不过他反应不慢,一下就调整了过来,接着胡扯:“不过看你们的打扮,好像都还是学生,我们虽然宽容,不想和你们计较,不过还是要你们和我们走,去和你们说道说道,让你们懂懂道理。”

我给了萧颖一个眼神让她别怕,然后身子慢慢向后靠,靠在了一个座位的旁边,这个座位上的人看到我直接就吓跑了,全车的人也对我避如蛇蝎,就像是离我们进了就会出事一样。

不过这可是他走的,怪不得我,我直接理所当然的坐在了这个座位上,刚刚走的那个人还一脸怨恨的看着我。

那个西装男走到司机旁边,不知道在司机耳朵旁说了些什么,那个司机身体颤抖了一下,然后赶紧把车停下。

我看看外边,这就快到黑暗地带了,旁边也没有了什么房子之类的,周围都是半人高的草丛和树林。

“走吧,下车,我好好给你们上上课,教教你们怎么做人。”西装男对着我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催促着我下车。

周围的人也跟着附和着他。

“是啊,你快下车吧,别耽误别人。”“就是,你们诬陷人家就听人家的啊!”“胆小鬼。”“敢作敢当,赶紧下车,别浪费别人的时间行不行?”“赶紧滚,滚下车去怂逼。”

我一笑,这群人,看我软就好欺负是吧?那好,我现在是软,不过……我可是有个不软的兄弟,不只是不软,还足够硬。

我一抬头,对着媚魅说道:“表哥,这里有人想教咱们做人啊?这个事你怎么看?”

“是吗?我怎么没看到?”媚魅的话的意思我秒懂,不过还是继续往下说道:“哦?就那两个傻逼,个头不高,品德更低的那俩。”

媚魅转过身背对着他们,说道:“你说那两个?他们是人啊?”

“呵呵,对啊,他们不是人。不过他们都不是人怎么教咱们做人?不如你去教教他们怎么做人吧?”我轻蔑的说着,这个时候就该装逼,而且逼格越高越好。

不过媚魅没动,那个刀疤脸倒是沉不住气了,手从那个女主播身上拿开,女主播一下子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我艹尼玛的王八犊子,敢特么的骂老子不是人,今天JB的弄死你们。”接着,短刀就这样对着媚魅的肚子一插。

全车除我之外的所有人全都扭过头不敢看了,不过我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那个刀疤脸快速的抽插着短刀。

不过地面却一滴血都没有,反观那个刀疤脸,感情也是一直闭着眼在戳人啊!自己都不敢看。

“喂!脸上有刀疤的大哥,你插人倒是睁着眼戳人啊!闭着眼什么都看不到有什么意思啊?”我戏谑着那个刀疤脸,心里别提多爽了。

这个刀疤脸慢慢的睁开眼,看着已经弯了的短刀和依旧站着的媚魅,一脸看到鬼的表情。

“你你你……”看着毫发无损的媚魅,这个刀疤脸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我不急不缓的说道:“不知道大哥你的一根骨头多少钱,说个价格。”

听了我的话,这个刀疤脸眼珠子一转,硬气的说道:“老子跟你们说,老子要是断一根骨头,要你们十万,你们自己看着办。”

听到他这话,我一脸看白痴的表情看着他,小爷我什么时候缺过钱?不就是钱吗?你想要讹我,我也同意。

不过这个刀疤脸可能是会错意了,开口就说:“怎么?信不信老子打断两根骨头再找你?”

说着,他就举起拳头打算给自己一拳,我连忙摆手说道:“大哥,别这样,碰瓷多不好啊!”

这个刀疤脸一脸得意,立马又牛逼了起来说道:“怎么?现在知道错了?跟你们说,刚才你们要有这态度,老子兴许还能原谅你们,不过现在晚了,赶紧跪下给老子道歉。”

我掏出电话,打给王爷爷。

“喂,少爷,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就是现在打人缺钱了,王爷爷,你往我上次那张刷空的卡里打两千零六十万,快点。”

说完事情直接就挂,不过刚挂王爷爷就又把电话打了回来,我没接,等了几秒,手机就收到转账的通知了,两千零六十万,一分不少。

接着我从钱包里把卡抽出来,扔给刀疤脸,“现在钱到手了,动手吧,人身体二百零六块骨头,都打断,少断一块我买你的命。”

车上所有的人全部都震惊了,两千零六十万,这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我只为了打断一个人全身的骨头就随随便便把钱扔出来,怎么可能不让他们震惊。

刀疤脸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不过却迟迟没有下手。

“大哥,那个……能不能我少要点,少打断几根?”刀疤脸一脸讨好的表情,毕竟拿出这么多钱还一点不心疼的估计也只有我了,我爸妈干的也不是什么干净的活,从知道他们的工作的时候我就已经对钱没兴趣了。

就是为了这些钱,完全不顾家里,不顾性命,那要这钱来有什么用?还不如做点让自己高兴的事情。

我没有理会刀疤脸的求情,直接对媚魅下令道:“表哥,打断他全身骨头,然后扔出去,我看着恶心。”

媚魅出手很利落,基本上每一下落到刀疤脸身上就会有几根骨头被打断,这应该还是媚魅压制自己力量,不愿意在如今这个社会引起恐慌,要不然他一根手指就能把刀疤脸挫骨扬灰。

起初刀疤脸还在嘶吼,到后来,也不知道刀疤脸是不是还活着,总之什么声音都没了,就算不死也差不多了吧?然后媚魅一只手把他提起来,对着外面一扔,也不知道扔出去多远,草丛有半人高,一落地就把人淹没了。

我把目光转向西装男,现在最紧张的就数他了,我的财力和能力他已经看的清清楚楚,也是怕的要死。

他赶紧把刀子架在那个少妇的脖子上,以此威胁我们,“别过来,你们要是敢过来,我就杀了她!”

“杀了她?你要杀就杀便是,反正她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不过我保证她死了你也别想活,有你陪葬,她也不亏啊,哈哈哈哈……”我这样一说,西装男脸上深情更是紧张了。

“我跟你说,我可是虎哥的人,你敢动我回头吃不了兜着走。”听到这个西装男这么说,我的笑容更加灿烂。

“就算那个‘虎哥’来了我也让他吃不了兜着走,你还敢威胁我?呵呵,风月,动手,废了他。”听到我这么说,西装男一下子就不淡定了,举起刀就要往下捅死那个少妇,那个少妇也是面如死灰。

“啊——”鲜血在车厢内迸射,染红了一片,一只手在空中飞舞,留下了一条优美的弧度线。

人群在躁动,全都在躲避着鲜血和断肢,以免自己摊上事情。

“看吧,杀人不要太紧张,把手都甩丢了,唉~让我说你什么好。”确实,我无话可说,谁知道这货这么会玩,杀人抹个脖子不就完了吗?非要玩大动作,难不成是脑子有问题?

西装男捂着伤口趴在地上痛苦的挣扎着,不过他根本堵不住流血的伤口,血已经流了一地,而且伤口还在喷溅。

少妇吓得脸色苍白,身体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走了一样,瘫在了地上,那个小男孩从刚才开始就已经吓得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了,现在直接跑到少妇旁边抱住他的“王阿姨”嚎啕大哭了起来。

女主播已经被吓得哭不出来了,刚才还在排挤我们的那群人也躲得远远的,连个屁都不敢放,萧颖看到这一幕反而是跑到车门那里狂呕起来。

“把这个垃圾扔出去,我嫌碍眼。”我指着西装男对媚魅吩咐道。

媚魅提起西装男,就像刚才那个刀疤脸一样,一甩手就扔了出去,就像是真的在扔垃圾一样。

这时候我调转枪头对着那群势利眼,冷冷一笑,“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我听的不是很清楚,想要再听一遍。”

静,死一般的静,没有一个人敢回话,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当这个出头鸟。

“我数到三,没有人回答我就把你们全都打一顿扔下去。”我软,你们帮着那两个混蛋一块来欺负我,现在我不软了,倒要看看你们这些人想怎么样。

不过我数数的方式和别人不太一样,所以还要和他们说一声:“忘了告诉你们,我数数是倒数……三!”

“我们说你是大好人,你做得对。”“是啊,他们那么混蛋,还合伙偷东西,活该。”“我们刚才脑子坏了,说错话了,不过您大人有大量是不会计较的对吧。”“是啊,您大人有大量,大人有大量。”……

一听我直接数三,这群人都惊了,立马开始讨好我,真是墙头草两边倒,不过今天我就是来燎原的,一丛野草,不留也罢。

“你们不是很忙吗?怎么不赶时间了?”我一脸戏谑的看着他们,不过在他们看来,我这无疑是一个接受了他们奉承巴结的表现。

“我们有什么好忙的?闲得很。”“我就是闲的慌了才出来的,怎么会赶时间。”“时间多的是,不怕不怕。”……

“既然你们这么有时间,不如我来教教你们怎么做人吧?”接受他们巴结奉承?抱歉,我这种小肚鸡肠的人做不来,有仇必报,有恩必还这才是我的准则。

这时候后边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扭头一看是萧颖。

“放过他们吧。”这下我有点纠结,这群人……

“你们记住我的话,今后再这么势利眼,随时有我会来和你们收账,不会做人就别出门。”说完,我往座位上一靠,就闭目养神起来。

说实话,我也真的很累,做坏人真的超级累人,不过做好人也不会有人夸赞,倒不如做坏人,还有人阿谀奉承,一整天在耳朵旁说好话,不用东奔西跑,不会为了明天发愁。

“司机,开车。”我说完这一句,也就没了意识,真的是太累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水墨星月说:

碎觉碎觉……

晚安撒。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