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小八   更新时间: 2017-11-29 17:12:38   字数:2042字

“你给我放开她!”

冷刹捂着被砍断的手痛苦的发着抖,然而他却大声的笑了起来。“轻敌了吗,居然会回来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愚蠢!何等愚蠢!居然又回来了吗?哈哈哈!”

“少废话!放开她!”

冷刹扔开手中的澄枂,被砍断的手臂居然有恢复的迹象!“你在发抖呢,是因为害怕吗?”

什么……那家伙的手臂居然……?

好恶心……

“这就是提克迪奥斯大人的[祝福]啊!”他断掉的手臂化成了一把钢刀,“所以,这是我跟随那个男人的原因啊!现在我的目标转为你了,你这家伙很让我愉悦啊!”

完全没有反应的余地,下一秒冷刹就闪到了秋语的面前,几乎要把自己的脸贴在了秋语的脸上“我要慢慢的折磨你,砍断你的手脚,然后再把你的脑袋……”

“啊啊!”

他一拳打中了秋语的腹部,秋语叫了一声,向后滚了一段距离。

好……疼……

冷刹摆出嘲讽的表情说道:“这就不行了吗?!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回来的啊?!快点给我站起来,站起来啊?愉悦,真的太愉悦了啊!”

和这家伙正面对抗的话,根本没办法打赢。身体好疼,完全没有办法站起来……

真的没办法了吗……我会,死在这里……

“这就站不起来了吗……无聊,无聊!那就先从左臂开始吧,一点点将你切碎!然后把内脏挖出来……哈,哈哈,哈哈哈!”

突然,冷刹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把目光转向了一旁倒着的澄枂。

他把刀架在澄枂的脖子上,狞笑着说:“对了,有个好玩的游戏呢!不如……不如在你的面前把这位公主大人杀掉吧?她是对你很重要的人吧?不过这样才有意思,这样才好玩啊!我想看你那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的样子太美了啊哈哈哈!”

澄枂也还有着意识,但是和秋语的情况差不多,也完全无法站起来了。“别管我了……快跑啊废物!”

事已至此。

我怎么还可能……

秋语的身体居然发出了蓝色的光芒,然后缓缓的站了起来。“既然我选择了回来……我怎么可能还会逃走啊!我已经不会逃了!”

“噢噢噢?站起来了吗?有意思,有意思啊哈哈哈!愉悦,太愉悦啊!来,陪我玩玩吧,这样就能让你感受到更多的绝………”

秋语冲上前,用拳头狠狠的打在了冷刹的脸上!“少给我废话啊你这人渣!”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已经被打的变形了。嘴角也被打出了鲜血。

“喂……喂喂……你刚才是揍了老子一拳吧?什么事情第二次的话可就不好玩了啊……现在啊,当我自称老子的时候事情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啊!”冷刹身体中本应是手的地方长出了一把巨大的刀。“来吧!老子今天就给你个痛快!”

祝福……

那种东西,我不是也有吗!一个名字自动的跳进了秋语的脑袋中。

秋语伸出右手,全身的蓝色光芒集于一处。

“固有领域·绝对之壁——展开!”

一道巨大的蓝色光盾展开,防御住了冷刹的刀!

“什么!居然防住了吗!不可能,不可能!区区普通人!”

光盾逐渐向前移去,压制住了冷刹的刀,而他的刀居然出现了裂纹!

冷刹不可置信的喊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冷刹的刀完全碎裂了,秋语的盾也已经化作了蓝色光点消散。两人都没有继续战斗的力气了,刚才消耗了两人所有的体力。

喂……小子。我问你。”冷刹已经冷静下来,喘着粗气问:“为什么做到这个份上?”

秋语也躺在地上,摆成“大”字形。“你可能不会懂吧。因为,我和你不同。我有想守护的东西。”

他轻蔑的笑了笑,“是吗……这次就先饶过你了,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你。”

一道黑色的门打开,冷刹跳了进去,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黑色士兵们随即消失了。

赢了,终于……

这双手,也有能守护的东西吗……

身体在光盾消散的时候被冷刹刀飞溅的碎片划出了一些小伤口,正在隐隐作痛。

他把手伸向太阳。

突然,一把剑指向秋语。

唉?

剑的主人是,澄枂。

“你这家伙,是什么人?”

声音的主人也是澄枂。没错,是澄枂。她正在拿着剑对着秋语,问秋语是什么人。

秋语干笑了一声。“喂……别开玩笑了……”

“还有意识吗,看来是个普通人。黑色头发,黑色眼睛,没见过的服饰……你到底是什么人!”

秋语的精神几近崩溃,淌下了眼泪。

把我忘了吗?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我……真的挺不住了——

不知道已经过了多长时间,秋语慢慢睁开了眼睛,恢复了意识。

身体下的触感很柔软,是床。

我还没死,而且不在野外。

一个娇小的白色短发小姑娘出现在了秋语眼前,看装束应该是一名女仆。“呀,客人已经醒了吗?”

好可爱……

“啊啊。我这是在哪……咳咳……”

女仆递过一杯水,说:“这里是瑞德国的帝都哦。听说客人您是在荒野被发现的,当时公主大人刚刚打败魔王的手下就发现了您。后来公主亲卫的骑士团也赶到了,就把您一起带了回来。说起来,公主大人还真是厉害呢!”

等等……打败魔王手下的不是自己吗?

为什么澄枂会忘记我?

秋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难道是那个时候……

固有领域·绝对之壁。

一定是那个东西。除此之外,想不到其他东西了……

为什么?那不是神的祝福吗……可恶……

女仆给秋语拿了一件崭新的衣服,“客人清更衣。还是说要我帮客人换上?”

秋语忙慌张的摆摆手。“那就不用了!”

“好,那么我就去外面等客人您了。”女仆说彬彬有礼的说道,“王吩咐过,等客人醒了就让带您去见他。时间刚好呢。”

王要见我?

到底是什么事?

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就对了。总之……先去看看吧。

小八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