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小八   更新时间: 2017-12-15 21:27:40   字数:2285字

飘飘一觉醒来,她发觉自己的感冒似乎已经好了。

她听见外面载歌载舞的欢快声音,便披上棉衣缓缓的下了床。

她刚一把脸伸到外面,便有一股冷风吹了过来,吹得她浑身一颤。

“秋语,张嘴,我可不是怕你饿哦~”祈绫叉了一块肉送到他嘴边。

秋语刚要张嘴吃下去,飘飘看到这一幕浑身起满了鸡皮疙瘩,马上跑到两人中间分开了两人。“不行不行!”

“秋语,这是谁?”

两人同时指着对方问。

总感觉,这下糟糕了啊……

“我和你讲!这么多年,我,我早就想到联合了,哈,哈哈!”弦断族长喝多了酒,开始满嘴跑火车。

弦歌想要阻止父亲,却被舞溯抓住了胳膊。“大人们的事,就让大人们自己解决吧。”

“啊啦,小溯可不是小孩子了哦。今天就是你们两人的成人之礼,也就是说从今天起,你们两个可就是大人了。”萤草走过来,摸着两人的头说道。

舞溯撇了撇嘴,“是嘛,可是我总感觉老妈把我当小孩子。”

“因为,你们在父母眼里永远是孩子啊。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他稍加思索,然后看向了弦歌。“都听她的好了。”

“唉?那……那个,伯母,我对结婚什么的……”弦歌慌张的说道。

“紧张也是正常的哦,我当年结婚的时候也是和你一样呢。你们看,那边的两个孩子多亲热~”

两人看向了抱紧着鞠亚的嫣梦和努力想挣脱嫣梦的鞠亚,不由得失声笑了出来。

“是啊,那两人感情还真好呢。”

一旁的冰霜神龙变成了蓝发青年的样子,正坐在一个火堆旁独自喝着酒。

“呦,您来一起喝一杯吗?”砯雷赤着膊向他走来。

“随意,敬语就免了,叫吾冰霜就好了。那个族长呢?”

“酒量太差,喝了一点就睡过去了。你能喝多少?”

冰霜笑了笑,看着他说:“你有多少?”

“多到喝不完。”砯雷吹了个口哨,立刻有几个族人抬着几大瓶酒垒在了旁边。“都是好酒。”

冰霜先斟了一杯,把鼻子贴在杯边闻了闻。“闻味道就知道,吾也有很多年没喝过了啊。”

“这么多年你不用吃东西就能活下去的吗?”砯雷疑惑的问。

“当年雪冥也问过这个问题。龙种吃东西全凭爱好,就算不吃东西也可以吸收天地的精华活下去。说起来,你和舞擎一点都不像。怎么说呢,可能你比他更开朗吧。”

砯雷哈哈一笑,说道:“如果你是八代,你会怎么做?”

“吾不知道,吾不知道如果自己面对这件事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但是雪冥既然做出了那种抉择,那么他也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虽然最后还是失败了。可笑的是吾,居然放任自己守护的族人们自相残杀而无作为。”

“我理解,为了遵守和挚友的约定嘛。换做是我,我可能也会这么做吧?以后冰雹之石还是要拜托你了。来,不提不开心的事了,喝酒!”

月亮挂在半空中,秋语估计了一下时间,大概已经半夜了。然而周围的气氛丝毫没有受到影响,族人们大概是要彻夜狂欢吧。

毕竟分裂了许久的两个民族终于归一了,这种喜悦当然会很令人振奋。

“我困了我困了!我先去睡了,秋语,你也早点,我可不是担心你熬夜会伤身体!”祈绫打了个哈欠,向帐篷走去。米莎似乎也略带困意的叫了一声,跟着祈绫走了。

飘飘沮丧的低下头,说道:“秋语,这次我完全没帮上忙,你该不会嫌弃我吧?”

秋语笑着说:“怎么可能?既然一起出来旅行就是伙伴了,怎么可能会嫌弃你啊。”

“真的吗?”

“真的,傻瓜。”

明天就要出发去下一个地点,已经没时间浪费了。他们休整的每一秒钟,魔王说不定都在行动着。

第二天,秋语等人收拾好了行囊准备出发时,两族的人民都出来告别。不,现在已经是一族了。

秋语向人群中望了望,唯独没看见祈绫。“那个,舞溯。你看见祈绫了吗?”

舞溯回头看了一眼,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一样。“应该快了啊……”

话音刚落,祈绫便从帐篷中跑了出来,手中拿着一条围巾。令人惊讶的是,她的身后不仅跟着山贼们和米莎,还有大量的雪原熊和雪猿猴们。

祈绫亲手把围巾给秋语戴上,说道:“虽然很想和你一起去旅行,但是……对不起,秋语。我想要在这里培训这些动物们,让它们成为人类的好助手。这条围巾是大家的功劳……不过你记住,可不是特地为你织的哦!”

“你们就放心的去下一个国家吧!”舞砯雷向众人伸出了大拇指说道:“一定要打败魔王!”

弦断也看着他们赞许的点点头。

弦歌背上背包,向秋语说道:“那个……从今天起我也想和大家一起去旅行……可以吗?!”

“好啊!那我们就是伙伴了,一起来吧!”

“谢谢,承蒙大家关照了!”

舞溯羡慕的叹了口气。“女孩子真好啊——我也想去,可惜因为族内建设的问题走不开啊。不过罢了!弦歌,等你回来我就娶你!”

冰霜神龙飞了过来,伸出了前爪。“我来送你们一段距离吧。”

一行五人坐在了它的背上,向下一个国家飞去。

“暮秋语——!”祈绫把双手拢在嘴边,想要说什么却又没说,只是和族人们一样微笑着招了招手。

秋语怔了一下,问道:“唉?她说什么?”

“她说喜欢你哦。”弦歌说道。

“是吗……”秋语抚摸了一下脖子上的围巾,躺在了冰霜神龙的背上。“真是个好女孩啊。”

一旁的飘飘把脸颊吹得鼓鼓的,撅起了小嘴。

鞠亚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啦,现在不是只有你在他身边吗?”

嫣梦抓紧鞠亚的胳膊点点头。“嗯,老公说得对。”

“什么时候变成老公了啊!”

大家都笑了起来,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J靠着墙,用拐棍支着地艰难的走着。因为受了重伤,他勉强的走了两步之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可恶……暮秋语,暮秋语……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要破坏我的计划!咳……”

从角落中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两个满身是血的人歪歪扭扭的走了出来。他们走路姿势诡异,身上散发着一股异味,让人感觉很是恶心。

“额……啊……”

J慌张的从拐棍拔出了一把刀。“别过来,你们别过来!”

突然两道刀影闪过,那两个人的身体已经化作两段,呈完美的切面倒下。

“J,一段时间不见,这么狼狈啊。”

J看到那个男人,不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你是!”

小八说:

我已经不会再被欺骗了,也不容许再被背叛了。起来也根本听不到主的声音,既然听不到主的声音,那就代表主早已对这国家失去信任了。——贞德Anvger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