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版
背景
默认
字体
默认 特大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宽度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威尼斯人真钱棋牌

作者: 小八   更新时间: 2017-12-19 21:18:09   字数:2002字

路上突然出现了奇怪的一幕,黑色单马尾的男人背着剑,拽着一个戴围巾的少年向前飞奔。

“师傅……快放开我,我要喘不过气了……”

两人正是浪九海和秋语这对师徒,此时两人正在前往帝都的路上。

浪九海打量了一下秋语,坏笑着从身后的背包中拿出两个沙袋。秋语见状差点没晕过去。

这家伙,口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怪东西……

“来,腿上绑沙袋,有助于腿部肌肉爆发性。胳膊上……”

“这样就够了!如果再加怕还没到我就已经累死了!”

腿上绑着沙袋,秋语每走一步都觉得和安徒生笔下的人鱼公主有同感。说是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一样倒是不至于,但是他充分体验到了瘸腿的人的感觉。

“师傅,和我聊聊天吧,能减轻一下我腿的痛苦。”

九海摸了摸脖子,说道:“真没办法,你想聊点什么?”

“为什么师傅被称为队长?还有,您之前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说不会参与国家的事但是最后还是要来?”

“嘛嘛,这可是很长一段的故事啊,你真的要听吗?”

秋语点点头。

“或许会很无聊哦?”

他迫不及待的说:“别废话了快讲吧!”

“真性急啊,从哪讲起呢……就先从这个国家开始讲好了。华夏本是个富裕的国家,诸如什么‘天府之国’,‘天朝上国’这类的称号数都数不清。然而上一代的统治者狂妄自大,闭关锁国,后来就导致了这个局面,国家落后,被外国侵略。”

这段历史,秋语似乎感到很熟悉,很亲切。这不就是自己国家历史的真实写照吗?

“第一场战争我也不顾父亲劝阻参加了。虽然最后打输,敌人打开了我们的国门并和我国签下了不平等条约,但是我却因为战功升为了猎刃零番队的队长。猎刃是华夏的最强军队,每一位队员都有以一当百的实力。而零番队便是其中最强的一支队伍,没有之一。总之我小时候苦练的剑术全是没白费。”

原来,师傅这么厉害……

“本以为一切都会好起来,然而与其他的国家战斗依然是接连战败。统治者从第一场被打开国门的战争已经被打怕了,之后一直采用割地求和的方式苟延残喘。我对这个国家彻底失去了信心,所以就退出零番队,伙伴们也都一起退出了。但是新皇已经登基,貌似还跟很贤明。说不定他是这个国家最后的希望,如果华夏真的落到那个太后手里,啧,完全不敢想。”

想不到华夏还有这样的故事,和祖国差不多。那时国家落后,落后只能挨打。但是现在不同了,在国家主席的带领下,祖国人民站起来了。

月亮悬在半空中,两人走在野外幽静的小路中,突然一声狼嚎。前方的树林中出现了无数绿莹莹的光点,不用想,那正是狼的眼睛。

“徒弟,咱们两个中奖了。这些狼估计是饿了吧!”

“这个完全不用你说啊!”

九海坏笑着说道:“来玩个游戏吧,徒弟。我查三位数,咱们两个就开始跑。谁被狼抓住了就喂狼怎么样?”

“恕我拒绝!”

“3!逃命啦!”

伴随着九海的一声喊,狼群就像受了刺激一般向两人跑来。

毕竟是和自己命有关的事情,尽管腿上绑着两个大沙袋但是还是阻止不了求生的渴望,秋语一边骂着一边逃命。

不管怎么激发自身潜能,沙袋的重量是真的超级重。体力就要耗尽了,秋语停住了脚步,回过头。

“真受不了,我干嘛要一直逃跑啊,直接这样不就行了吗!strike!”

身体突然一阵疼痛,预期的冲击没有出现,秋语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眼前又出现了那个银发女子。

“还不行,还不行……但是,不要害怕。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可恶……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量的狼包围了秋语。秋语的意识很清楚,但是就是无法动弹,还有那个银发女子在一直说着什么。

“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好熟悉的声音,好熟悉……

“我是……”

“徒弟!师傅来救你了!”

手起剑落,一只狼的头被瞬间砍断,血溅得四处都是。

群狼们见到同伴被杀,愤怒的向他呲牙咧嘴发出奇怪的声音。

“你们这群小狗崽子,敢欺负我的徒弟,还早了五万年呢!”浪九海把剑收回剑鞘,那些狼的头全部落地,顿时血流成河。

秋语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到底做了什么?完全没看到他有动作,那些狼就……

“被惊艳到了吧,蠢徒弟!这就是用剑的最高境界了,其实我刚刚确实有挥剑,只是速度太快你没看到罢了。如果努力训练的话,你也能达到这种‘人剑合一’的境界,用剑气杀人。人剑合一,再破的剑只要加上持剑者的内力,都有可能成为最强!”

秋语的身体好了很多,但是双腿发软,肉也有跳动的感觉。“对了,师傅。你刚才看到有一个银色头发的美丽女人了吗?”

“哪有啥女人啊,你没发烧吧?走啦走啦。”浪九海拽起秋语,并帮助他卸下腿上的沙袋。“刚刚腿扭了么,好吧蠢徒弟,我就背你一程好了,也权当修行。上来吧,腿好了就赶紧给我下来。”

他贴在九海的背上,两人向梁州城走去。离帝都还远着呢。

秋语仍然不敢相信那个女人是梦,因为她触摸自己的感觉是多么的真实。

而且,她想说却没有说出的话到底是什么?她到底是谁?一切都显得扑朔迷离,一切都像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

两人继续赶路,野外的路很不好走,天气也有些雾,能见度很低。

前面隐隐约约的能看到一个高大城门的影子了。

“每次路过这里时我都绕过了,还没来过这个梁州城玩过。也累了很久了,进去吃早饭啦!”

小八说: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